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二十三、请君入瓮(五)
    杏贞批完了今天的最后一个折子,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一直低着头瞧东西,对脖子的确不太好。()

    安茜送上来茶,杏贞喝了一口,枯燥之意缓解了一些,对着站在边上伺候的双喜说道:“你拿到军机那里去吧。”

    “喳。”

    杏贞起身,走出了勤政殿的东暖阁,外头五月太阳已经有些热了,照着不远处的几颗石榴花特别的红艳。

    来到清朝已经是五年整了,杏贞朝着那矫然的石榴花出神,这五年,自己从八旗的一个无知少女,懵懂进入宫廷,靠着自己的见识和知道历史的金手指,步步高升,又顺利生下大阿哥,终于到了皇后的位置,如今又能插手政事,有了批奏折的权力,恍惚间,自己好像也融入了这个角色,和这个社会里。

    “安茜,你说这江南大营保得住吗?”杏贞慢慢踱步绕到了镂月开云,那里的牡丹开的正艳。

    “我那里懂这些,这个要问外头的军机去。”安茜笑道。

    “我也不知道,哎,若是为了江南大营的几万人来说,自然是守得住最好,可若是各军互不统属,毕竟是难以持续……”杏贞自言自语,曾国藩早点统一南边的军政大权,这样才能快一点平定太平天国,如今是咸丰七年了,第二次鸦片战争马上就要到了!千万不能和历史上那样腹背受敌,太平天国和二次鸦片战争一起攻上来。

    “娘娘,这些事到底是外头的事儿。咱们还是要关心这宫里头的事儿,要知道,玉贵人马上就要生了!”安茜焦急地说道,“好几个嬷嬷瞧了玉贵人的肚子,都说是个男胎!这可马虎不得。”

    “没事儿,皇帝如今才一子一女,毕竟太少了些,若是玉贵人一举得男,那皇上自然龙颜大悦,本宫也开心。”咸丰皇帝偏爱那些身轻如燕娇小玲珑的女子。这样的女人能生出健康的小孩子真是见鬼了。

    “何况大阿哥如今长的极好。健健康康的,你平时里多留点神,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么自然也不可无。”安茜应下。“娘娘要不要去瞧瞧皇上?”

    “皇上在哪里?”

    “在天地一家春听戏呢。”

    “不去了。大热天的。人多的地方吵闹,不如回寝殿午睡去。”杏贞挥了挥帕子,“今年天气可真热。还好在园子里,水多风凉,不然这夏天可怎么过。”

    安茜担忧地叫了一声“娘娘”就不言语了。

    杏贞瞧见安茜对着自己回寝殿睡觉而不去陪皇帝的行为担忧的表情,不由得笑了,“安茜,你说我贵为皇后,又生下嫡长子,需要皇上的恩宠过日子吗?”

    “话虽如此……”

    “以色事人,能有几时好?若不能帮皇上分担烦恼,等到年老色衰的时候自然就会把你丢在一边去,如今本宫帮着皇上处理政务,还把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皇上少了烦心事,自然离不开本宫,也不需要日日赖在皇上面前邀宠。”

    后来气喘吁吁地来了杨庆喜,打千请安,“皇上新得了一篓杨梅,知道娘娘喜欢吃甜酸之物,特意吩咐奴才送过来给娘娘享用,不必前去谢恩了。”

    杏贞得意地笑了起来,对着安茜说道:“瞧见了没?”

    身后的小宫女收起了杨梅,安茜这才心悦诚服,“娘娘睿智。”

    “说不上睿智,是要经常有人在我身边提醒,免得我得意过了头。”可惜前朝无人帮衬着,自己这个皇后若是失了皇帝的眷顾,也是空中楼阁。

    “可惜啊,没个人帮着我出主意呢,不是说你,安茜,我说的是外头的政事……”自己也不是天才,政事不可能样样精通,这女中诸葛的称呼,还是靠着自己绞尽脑汁回想起以前历史书才得来的,政事也是皇帝拿了主意,自己当个打字机而已,可惜没有穿越到武则天时代去,那时候的北门学士那是赫赫有名啊,一群人归附于武皇后,出谋划策,摇旗呐喊。清朝一代的内外廷关防太严密了。

    荣禄亲自到了辕门前指挥,营房边上一些受伤的绿营团练兵在呻吟,荣禄无瑕去考虑这些,只问边上的军需官,“火药箭镞还能用多久?”

    “已经用了三分之一了,”军需官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若是发逆继续这么拼命攻打,到明天下午,咱们就没防守的军需了!”

    荣禄点点头,“你叫人烧好饭菜,等着犒劳三军,”荣禄上喘着粗气,浑身带血的唐德山,“德山,你继续压上去,务必顶住陈玉成,再过片刻援军就要杀回来了!”

    “大人,”唐德山盯着荣禄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们真的会回援吗?”

    “他们必须要回援,因为我们只是来帮着守大营的,江南大营原本是他们的事儿,我如今帮着顶了这么久,再过一个时辰,他们还不回援,”荣禄转过头,瞧着黑暗和火光,厮杀声和枪炮声交织的两军战地,“那咱们仁至义尽,收罗着兄弟们突围而去,就算江南大营尽数覆灭,咱们也是有功无过!”

    何况,我再也顶不了多少时间了。

    李秀成光照耀下的清军大营前,无数的太平军爬入深壕,爬上高墙,里面的清军虽然还在奋力反抗,颓势是渐渐的显现了,李秀成点了点头,正准备下令继续往前冲,身后响起了一连串的鸣镝之声,李秀成皱了皱眉,转过头望着身后瞧去,“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外围有清妖来骚扰了。”

    “左近并无清妖部队,难道是江北那边安徽来的团练?按照那姓李团练的性子。不会做这种火中取栗的事,”李秀成疑惑地说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睁大了眼睛,难道是?

    “报!忠王千岁,前面,前面是张国梁那狗贼的部队!还有张玉良!”

    “什么!”李秀成大骇,腾的站了起来,“他们不是南下救援杭州去了?”他怎么得知杭州那边已经虚晃一枪!李秀成定了神,瞧见边上的人慌乱一片。喝道:“慌什么!”眼睛瞪着南边传来阵阵厮杀声。“这里交给英王指挥,本王亲自去会会这个张国梁!我就不信,他张国梁长了翅膀,能从杭州飞回来!带路!”

    “是!”

    张国梁挥刀砍翻了一个太平军的指挥。哈哈大笑。“好。甚好,今个是赚够本了!一个指挥的头是杀到了!”张玉良在边上用长枪也刺了一个太平军士卒透心凉,“提督大人。某将也不输你!”

    “好,咱们两个比比底谁杀的多,杀的快!输的人,掏腰包请杏花楼一夜的花酒!”张国梁觉得浑身燥热,撕开了身上披的铠甲,露出了胸前的黑毛,一夹马肚,朝着前面奔驰而去,“老弟,我可是不等你了,要赶着上前去取李秀成的狗头!”

    “老哥,不用你等,我先去取了四眼狗的人头来!”

    两人带着洪流一般的骑兵,边上的步兵赶紧跟上,呐喊着冲上了太平军的包围圈。

    “战!为国而战!”

    五月十五日,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等五路大军合围清军江南大营,从上午辰时开始攻打至酉时末,不得寸进,陈玉成身先士卒,奋勇向前,江南大营终于被打开一个口子,就在此时,分兵救援杭州的张国梁和张玉良回援,在太平军包围圈外头四处冲杀,太平军攻势为之一缓,李秀成带队堵上张国梁部,两下相见,分外眼红,大战几百回合,忠王李秀成命力士潜入清军溃卒中,猝击张国梁,张国梁被创大呼,入尹公桥下而死。陈玉成在攻打江南大营时腰腹部中箭,荣禄见事不可为,纵火焚烧大营,并率部突出重围,会合张玉良,逃往句容,后又撤往金坛。此战清军死伤二万有余,太平军伤亡一万三千六百多人,可谓是惨胜。

    秀成入江南大营,命收国梁尸,曰:“两国交兵,各忠其事。生虽为敌,死尚可为仇乎?以礼葬之下宝塔。”

    败讯传至清廷,咸丰帝甚为沮丧,多次询问张国梁的下落,幻想张国梁大难不死。因找不到尸体,暂时不敢发表。两个月后正式宣布战死,优加追恤,为他追赠太子太保,三等轻车都尉,一等男爵,其子张荫清得袭男爵。后来又加赠,追谥为忠武,并饬令当地府县建专祠祭祀。

    当年定下的策略就是多杀太平军,所以就算花再多的银子,死再多的人,只要能灭掉太平军的有生力量,虽然这么说很冷血,但这是眼下唯一的法子,耗,以全国之力来把太平军慢慢的耗死,听到了江南大营再次覆灭消息的时候,杏贞正在玩着吉林新进贡的海东青,那只海东青浑身雪白,正是最为名贵的玉爪。

    太平天国的覆灭就在眼前,自从洪秀全定都南京,太平天国的败亡就已经注定了,为了救南京,只能老是玩着“围魏救赵”的单一老谱。“取势于千里之外”旋战旋走的“围魏救赵”,只能通过给敌人一时困扰缓解天京燃眉之急,一时之计非长久之计,可一不可再。蹇叔谏秦穆公说“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古代军事史上“非所闻也”的战略战术竟为太平天国作为锦囊妙计津津乐用,孙膑的围魏救赵是以逸待劳,而眼前的洪秀全画虎不成反类犬,不能以逸待劳,反而劳而无功或劳而少功,拖垮了自己,对敌人只是起一时的吓唬作用,丝毫不能平靖江南,剿灭清军的有生力量,而四处奔波对自己却是致命的。医的是“眼前疮”,剜却的却是“心头骨”。天京一地一时的平安是以牺牲自己的有生力量有利战机有效战果作为代价的。

    时东时西,忽南忽北,进攻不能彻底,战果无法巩固。浅尝辄止,大胜时机会丧失;随占随弃,使小胜成果往往放弃。进攻不彻底,等于没有真正的前方;随占随弃,等于没有真正的后方。大胜只如小胜,小胜有如不胜。即使陈玉成李秀成不断作战不断胜利,两个人几即使是岳武穆复生,也改变不了南京保不胜保,早不保夕的局面。

    “把这玉爪给大阿哥瞧瞧,放远些,别抓伤了大阿哥,大阿哥要是喜欢,日后给他养着,不过先让他学着熬鹰!”

    “喳。”(未完待续……)

    ps:超长章奉上。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