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二十四、五羊城中(三)
    大家哄然大笑。郭嵩焘却觉得心里塞了一团烂絮似的一阵难受,拿着国耻开玩笑,这些人太无心肝。偏转脸那个接手本的门政戈什哈晃悠着从签押房踱出来,忙转身出来,迎上去问道:“我的手本履历递上去了没有?”

    “回大人,这种事卑职怎么敢马虎?”那戈什哈正剔牙,扔掉牙签笑道,“叶制台他老人家那脾气,谁敢催他?几十号县令,广东的府道官加起来二百多,都在候着他老人家呢!”

    郭嵩焘叹了一口气,问道:“制军现在正忙什么呢?”

    “他老人家刚午睡起来,已经请了伍绍荣和鲍参议,说一会要议洋务的事。还有个英国人叫汤姆的爵士,是香港总督的参赞……卑职只管传人送信,不敢搅扰……”

    “我有要紧的事,你禀报我要见他!”

    “制军说过,除了洋务,别的事一概不许打扰——回大人您呐!”

    “他现在在做什么?——你再去传话,郭嵩焘要见!”往日在京里拜见炙手可热的肃顺都没在广州这么难见,就算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太监见了自己也是恭敬有礼,到了广州,倒是被下马威了,郭嵩焘的心里有些恼火了起来,

    “回大人,”那戈什哈收了笑容,一本正经答道,“制军和胡师爷在焚香打坐,请祖师爷降乩。您要不信,卑职带您西花厅候见,隔窗您就能瞧见的。”

    郭嵩焘顿时气得手脚冰凉。放着二百多人的匪防会议晾起来不开,广东洋务海关军政要事不理,睡到下午四五点起来,头一件事是打坐请神扶乩——这还是朝廷再三降旨表彰,“制夷有方理政循道”的模范总督,如今又有了男爵的爵位!他铁青着脸,咬牙格格一笑,两块咸丰银元丢给那戈什哈,说道:“你带我去!”那戈什哈得了钱,一边往腰里揣。笑道:“谢大人赏。不过卑职真得关照大人一声。您是道台,坐西花厅是规矩名分;您别乱闯,一闯就闯出祸来,卑职可兜不起。叶制台最烦的就是这时候儿搅了他的坛场……”说着前边带路。曲折逶迤从大堂向西过月洞门。又穿过一带花篱罩顶石甬道。指着一溜五间房道:“西边两间是书房,大帅就在里头。这三间是花厅,里边隔栅屏风挡着。是相通的。茶水烟巴菰都现成,大人请自便,只不出声儿便没事。”说罢去了。

    进了花厅,江忠源才知道那两块银元的功效。满花厅南北墙全是亮窗镶嵌起来的,幕着淡青色的蝉翼纱,连中间的隔栅也都用檀香木屏风横挡,可开可合,只是抡着一条厚重的紫红金丝绒,隔壁书房那边说话声音都隐约可闻。花厅里两溜窗台,摆满了盆景花卉,什么月季玫瑰蕃石榴红橙柚子橘子郁金香,有的郁郁青翠,有的挂果累累,有的含苞带露,有的盛开怒放,美香不可胜收。沿墙有座椅有春凳,都陈着紫檀茶几,陈设豪华中不失典雅,和门房那边比起来,真有云泥之隔。两个丫头提着酒壶蹑手蹑脚正给花儿浇水,见他进来,忙放下壶,一双并蒂含笑蹲福几行礼,让座,沏茶,也不言声,一边一个站着。郭嵩焘极不惯这般伏侍,又掏两元一人给了一枚。那丫头却是可人,莞尔一笑收了,行个礼又去浇水。郭嵩焘半日才恍然,这是这屋里的规矩。略一定心,侧耳听书房那边动静,像是有人推磨般传来轧轧隆隆的声音,声音却是十分细微。忍不住好奇,走到帷幕前,撩开一条缝儿蝉翼纱薄得几乎透明,只见“书房”布置得新奇,北墙正中供着一张祖师画像,像前案上炉中香烟袅袅,案前还有三张米黄拜垫。说是“书房”,通屋里不但书架,书也是没有的。再人,那个花白辫子穿驼色背心的一望可知是两广总督叶名琛,还有一个余保纯是认得的,原是广州知府,撤差后留在总督衙门,当了叶名琛的清客幕仔;一个戴墨镜腰系槟榔荷包的,想必是胡师爷了。还有两个总角童子,**岁的模样。叶名琛站在神案边闭目合十喃喃念诵着什么。最奇的地下还反扣着一张桌子四脚朝天,余保纯和胡师爷相对,两童子相对,东西南北侧身站定,也都闭眼,一律左手前指,可煞作怪那桌子竟自动东北西南旋个不住……他跷,抠缝儿弯腰还要瞧个仔细,觉得有人扯自己的袖子。回头一茶那位姑娘,刚要问,那丫头扯他过来,悄声道:“千万惊动不得的!上回铸钱局方老爷也这么着,神没请到。方老爷那是多红的人呐,第二日就挂牌子撤差!您何必触这霉头?”

    “请神扶乩么?”江忠源小声问。

    “嗯……”姑娘的声音更小。

    “请的什么神?”

    “有时是吕洞宾,有时是何仙姑,有时老祖亲自降坛……有时谁也不来!”

    姑娘神气,郭嵩焘差点失声笑出来,忙捂了口。

    “嘘——”那姑娘以指压唇,指指“书房”,轻手轻脚拿起抹布和另一个丫头揩拭桌椅。

    郭嵩焘还待细听,却无须细听了。隔壁叶名琛极响亮地问道:“鹤驾光临了没有?”

    站在屏风边的余保纯答道:“请到了!”

    “是哪位?”

    “是铁拐李——仙家说他是李铁拐!”

    “保纯执笔,庸墨拂纸!”一个极亮的童音喝道,“吾神来也,叶名琛还不下跪!”便听衣裳窸窣,接着便是叶名琛的声音:“信官叶名琛求问:一问广州城防居民安否;二问洋人之事何时能了断;三问本人否泰!”

    郭嵩焘在隔壁不禁心下叹息:若论这三问,叶名琛不算脏污之吏,只是如此不学无术迷信鬼神,放着多少实实在在的军政民政要务不理,一味玩忽,这份子顽钝颟顶也真是天下少有!胡思乱想间,听见一童子叫道:“吾神降示,设乩架来!”便听搬乩架声,挪沙盘声,簌簌毛笔走纸声……移时,头一个童子叫道:“吾神去也!”(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