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五、导火之索(三)
    “拖字诀?”叶名琛喃喃复述说道.

    “正是,拖,要拖得洋人心服口服,而不是避而不见,若是视而不见,恐怕又是会激怒洋人,若是再如前次英人围攻广州之事发生,恐怕,”郭嵩焘停下了话头,可叶名琛心下雪亮,若是再这样发生一次,恐怕自己的男爵爵位不保,头顶的顶戴,身上的仙鹤补服,也要丢掉了。

    叶名琛虽然有些迂,到底不傻,“那洋人交涉之事就交给伯琛了。”

    “下官哪里敢当,”郭嵩焘假意推脱,“有大帅主持,哪里轮得到小子这候补道台来办洋务。”

    “伯琛何须过谦,皇上面授机宜,要你料理洋务,老夫也刚好可以喘口气,卸下这千斤的担子,你且别推脱了,等你上了手,老夫也会向皇上上折子,总要权责一统么。”

    “多谢大帅栽培!”郭嵩焘打蛇随棍上,连忙起身行了一个大礼。

    巴麦尊对着巨大的南非黑木打造的落地镜打量着自己,他脖子上的暗红色的天鹅绒蝴蝶结系不太端正,巴麦尊抬手正了正蝴蝶结和燕尾服,五月份的伦敦天气反复无常,现在正下着绵绵细雨,窗棂下种在陶制花盆里的黄色玫瑰花被淋湿了,雨露微吐,分外楚楚动人,巴麦尊今天分外兴奋,下午两点三十分,他要去下议院参加一个辩论,作为善于雄辩的巴麦尊来说,这可是比刚果咖啡和伯爵红茶更能提神的东西了。

    边上的起居室门无声的打开,进来了一个黑褐色卷发的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朝着巴麦尊恭敬地鞠躬,“首相大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干的好,约翰,”巴麦尊兴致勃勃地赞许了自己的侍从官,接过了约翰手里的一个小牛皮文件包,“准备的资料在包里面了?”

    “是的,阁下。”

    “好的,那就让下议院里面的那些辉格党的老头子们见鬼去吧,”巴麦尊仿佛胜券在握。拿起了倚在壁炉边上的手杖。大步走出唐宁街的首相官邸,佣人已经在门口支好了丝绸做的雨伞,巴麦尊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问跟着自己出门的侍从官。“约翰。你还记得我在查尔斯勋爵组阁时候。我担任外交大臣,你记得吧?那时候我第一次在下议院做演讲的时候,被大家欢呼的那句话是什么?”

    “首相大人。我当然记得,您说的那句话是:外交官的议定书是很有用的,但装备精良的重型炮舰是再好不过的和平保卫者。”

    “onderful!就是这句,如今这么多年,我也已经是首相了,”巴麦尊得意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全英政治家都想入主的房子,虽然不是什么新房子,但是入住者无疑不是精英中的精英,巴麦尊压一压圆礼帽,上了马车,招呼还站在门口的侍从官,“来吧,约翰,一起去下议院,跟着我一起再创造辉煌吧!”

    “至死不渝,首相大人。”

    马夫挥起马鞭,两头白马拉着马车迅速平稳地朝着远方驶去。

    “国家之间的利益无法调和!”

    巴麦尊站在下议院的演讲席上,眼神坚定,开头就抛出了这句话。

    “各位议员们,大家都知道了万里之外的广州,我们国家的船只,亚罗号,受到了中国政府无礼的对待,不仅水手船员被扣押,甚至连亚罗号船上飘扬的米字旗都被丑陋的留着猪尾巴的中国士兵撕碎踩在脚下!不仅仅如此,中国的广州总督还不肯就此事赔礼道歉,这样的耻辱,大英帝国和女王陛下,包括在下,都是难以忍受的!”

    议员席上议论纷纷,一个红色头发的大肚子中年议员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瞧着巴麦尊淋漓尽致的表演。

    “现在该是我们惩罚远方中国的无礼行为时候了!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为了我们国家的商人们正当经商权利不受侵犯,为了我们大英帝国的光芒能撒到那块愚昧的土地上去,我,巴麦尊勋爵,在这里恳求下议院的议员们同意内阁授予权给内阁,对清国开战!”

    几个年纪颇大的辉格党人起来质询,都被巴麦尊驳倒了,不少人的眼神朝着坐在第一排的红头发大肚子中年议员瞧去,那个红头发议员清了清嗓子,站了起来,正坐在高高台上的议长皱了下眉头,却也开口说道:“本院现在准许查尔斯,惠灵顿男爵先生发言。”

    “议长大人,首相大人,”红头发的查尔斯站了起来,优雅地朝着两人抚胸行礼,“在下有话要说,”

    巴麦尊正欲开口,查尔斯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倒是觉得这个时候对中国开战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当然,从战争的角度来说,如今的中国正在全力围攻南边的反叛,我们大英帝国的舰队和陆军一旦到了中国,当然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不不不,我不是想要强调这点,”查尔斯带起了眼镜,不自己的首相大人,低头自己的稿子起来,“我想告诉各位议员的一件事,自然也无关于国家之间的感情问题,当然还要说到,我们大英帝国优秀的商业上来,我在这里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一些数据。”

    查尔斯挥了挥手中的一叠纸,犀利的眼神在眼镜下面扫视过来,“自从1855年开始到现在,我们和中国之间的军火贸易从刚开始的200万英镑,到了去年的800万英镑,”有几个不太清楚军火贸易的议员惊呼出声,“今年才是五月份,根据中国东南沿海城市宁波传来的数据,交易额已经到了400万英镑,可见,按照正常的情况下,1857年就是今年的交易额一定能突破1000万英镑,这是多大的一笔数字!和中国的军火交易不仅仅能把我们军火商的陈旧落后的丢在库房里处理不掉的军火消化掉,还能促进不少于1000人的就业,解决5000家庭人口的温饱问题。”(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