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五、导火之索(四)
    查尔斯似笑非笑地直视站在演讲席上的巴麦尊,“可以预见到的情况下,我说的是首相大人一旦对中国开展,今年不仅仅1000万英镑的销售额要落空,在将来的几年,甚至十几年内,我们再也接收不到一笔中国政府的订单!要知道在宁波港口,我们和法国的美国的军火商竞争的很厉害,只要我们被挤出,他们两国的军火商一定会迫不及待地填补我们剩下的空位置,我们优秀的军火商品再也没有机会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了!”

    “查尔斯先生,作为首相,我不得不提醒你,整个大英帝国不仅仅只有军火商人为国家做贡献,还有很多鸦片商人为大英帝国的赋税提供有力的支持,很多商人对中国的开放程度很不满意,他们认为,1840年和中国签订的条约不能让自己的商品有效顺利地进入中国市场,我们不能因小失大。”

    “我继续保持自己的观点,首相大人,”查尔斯不卑不亢,他是全英最大的军火商人,到这个时候自然要为自己的生意努力争取更多的权益来,“我坚持认为现在唯一合法有效的措施就是让中国政府赔礼道歉,并赔偿一定的补偿金,但是,这些都可以通过外交手段来进行,无需通过军事手段,我要提醒首相大人一点,自从去年大英舰队攻入广州城之后,我们在广州的交易地点十三行已经被愤怒的中国人烧毁,而且从那以后。有关丝绸茶叶瓷器的贸易额也是一落千丈,不少行业的代表已经到我这里投诉过政府的无理行为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更加需要用强硬的手段教训那些不识好歹的中国人!”巴麦尊连忙借口,下议院里面的风向有些不对了,很多议员对着可恶的查尔斯话连连点头,“我在担任外交大臣期间发动了对中国的战争,取得了非常好的经济效果和政治效果,如今过去了十几年的时间,中国人大概已经忘记了我们大英帝国的枪炮是多么厉害了。”

    傍晚的伦敦终于不下雨了,不过厚重铁灰色的浓雾又弥漫开了。巴麦尊脸色也一如现在的天气。黑着脸走出了下议院,他走到马车前,深吸一口气,刚才经过激烈辩论后一会通过了对巴麦尊内阁的不信任案。这个对内保守。对外军事扩张的内阁首相有些忍无可忍了。

    巴麦尊停下了脚步。冷静地对着身后的侍从官吩咐道:“约翰,明天我们就来解散这个不可理喻的下议院!”

    “首相大人,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举动有些冒险。”若果改选失败,巴麦尊就要被迫辞去首相的职务了。

    “没有关系,约翰,我们托利党在下议院占的席位不在少数,还有,查尔斯的军火生意,很多人都眼红呢。”

    “好的,首相大人。”

    1857年9月(咸丰七年),巴麦尊解散下议院,下议院改选之后巴麦尊派别获得了下议院的多数议席,通过侵华战争的提案,并派出一支侵华军前往中国。

    第七区的一个伯爵府邸里,几个辉格党的中坚力量正在茶室里喝茶下午茶,佣人们送上了中国产瓷器盛的红茶和精致的糕点之后,屈膝行礼退下,几个人抽着雪茄默不作声,一个小个子穿着天鹅绒马甲满脸精明的五十多岁男子东,见没人说话,忍不住就开口了。

    “查尔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该死的强硬派!巴麦尊那个小子改选了下议院,现在咱们不能阻止他要向中国动武了!”这个人是全英第二大的火药供应商,向来都是和查尔斯同穿一条裤子的。

    查尔斯抽完了烟斗里的烟,朝着酸枝木的桌角敲了敲,“没错,这眼下对我们的确是一个大难题,无法在下议院阻止巴麦尊,那就意味着我们的生意马上就要泡汤了。”

    “现在外面对巴麦尊在下议院演讲时候说的那句话评价很高,你知道的,查尔斯,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友谊,只有永远的利益,”小个子男子夸张地用咏叹调的方式复读了一遍巴麦尊的名言,“听听,多么直白**裸的话语啊!泰晤士报在头版头条用巨大的黑体字重重地写了一遍,好像谁还不知道是巴麦尊说似的!”

    “前一段时间巴麦尊围攻广州的时候,在宁波的那个中国皇帝后妃的父亲,对,就是那个穆大人,已经婉转地通过我在远东的代理人,表达出对于大英帝**事政策的极度不满,上帝啊,要知道我们永远找不到比中国人更好的买家了,要知道中国人和我们的武器差距不止一个世纪!他们从来不计较价钱,给钱也痛快的很,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源源不断地大量提供武器和火药以用来镇压他们国家内的叛乱!”这可是典型的人傻钱多。

    “你说的对,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无法阻止巴麦尊了,保罗,”另外一个听了半天的白发男子无奈地摊手说道。现在的下议院和内阁里,纺织业鸦片种植业的势力非常强大,军火业现在完全无法与之抗衡。

    “当然不能眼睁睁地麦尊把我们的生意搅黄,”查尔斯慢吞吞地说道,用火柴又燃起了烟草,整张脸隐隐约约地隐藏在烟雾之后,“现在我们首先要征得宁波那个大人以及他身后更有权势的人谅解,保罗,你在宁波的那个人靠得住吗?”

    “放心吧,查尔斯,从他爷爷开始就在我家为我们家族服务,靠得住。”小个子的保罗打了响指。

    “好,那就用你在他手里的印章,别告诉我你没有,写给那个大人一封信,告诉我们对于英国政府发动毫无道义战争的立场和企图改变却无能为力的无奈,还有,”查尔斯环视众人,微微笑,“我们和中国做生意的想法一成不变。”

    “查尔斯,这可不太好,巴麦尊已经在下议院警告过我们了,不能再卖火器给中国人。”

    “‘这会造成我们国家英勇士兵无谓的伤亡~’这是巴麦尊改组了下议院之后在哪里得意洋洋说的原话,”保罗摊手,“真他那副做作样子!”

    “当然,大英帝国的利益也需要我们的维护,”查尔斯圆滑地打着官腔,“但是国家的利益当然也不能侵害到我们每个公民的权益,所以我们要在中间找一个平衡点,平衡点那就是,我们只要不卖大炮这些重型武器给中国人就好了,甚至还可以让中国人出具一份证明书,证明他们购买这些火枪是为了平叛,而不会使用到和大英帝国的战争上。”

    大家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查尔斯你的主意太棒了。”到时候只要白花花的银子赚进来,还管卖出去的火枪是拿来做什么用的。

    “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已经在枫丹白露颁布了命令,说要和英国一起惩罚中国。”商议好了自己的生意,大家开始闲谈起这场迫在眉睫的战争起来。

    “我亲爱的斯密斯,别管他们了,我们甚至还不如法国佬,法国佬可是为了圣,战!为了宗教发动战争,那里像我们的巴麦尊首相大人,为了鸦片生意的扩大和合法化发动一场万里之外的战争呢!”第二次鸦片战争之中,法国并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发动这场战争,法国国内对于西林教案十分的不满,群情汹涌,一致要求对中国发动战争。

    “其实作为军火商来说,我们希望战争越多越好,”查尔斯耸肩,“不过现在作为荣耀的英国公民,我们还是预祝英勇无敌的大英舰队旗开得胜吧!”众人言不由衷地举起骨瓷的茶杯,纷纷碰杯,言辞闪烁地举杯祝愿起来。(未完待续……)

    ps:月票月票月票!咆哮着要!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