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六、战争爆发(三)
    九月夏末的时节,咸丰皇帝和杏贞在大水法的前头葡萄架下打围棋,大水法在远瀛观前平台之南,北为西洋式石龛,石龛紧靠远瀛观平台,正中有铜雕西洋式狮子头,口中喷水,落入下面的半圆形七级水台,七层水台亦层层喷水,落入池旁两岸泄水沟.水池为半圆海棠形,左右岸上,泄水沟尽头各有翻尾石鱼一座,池中左右亦有石鱼各一。西洋牌坊来水自泄水沟自上鱼口中流出,落入下鱼口中,复将水势激回,反射喷入池中。池正中有一铜鹿,南向似跑,其角分为八杈,由各角尖上喷水八道。鹿东西各有铜猎犬五只,水由口喷出,射向铜鹿。池沿岸用白玉石精雕花纹,安放带座石花盆,内植三层线法松,此喷泉俗称十犬喷鹿。水池东西石鱼北侧,又有翻尾大海猪各一,水自口中喷出,射出三丈余。大水池外,东西各有十三层方形喷水塔一座,塔在水池中,池底有大喷水管八根,塔身上有小喷水管八十根,水射高六尺。塔顶有铜蒺藜十六角,喷水十六道,落入池中。这也是万能的郎世宁设计的,号称当时世界上三大喷水景观之一。

    葡萄滕下凉风习习,不远处的大水法喷出的水汽弥漫,正是避暑的好地方,素来怕热的皇后也颇为中意此地,杏贞下了一个黑子,笑着对咸丰皇帝说道,“皇上,您再不救,我可要吃掉这个角了。”

    咸丰哈哈一笑,“皇后。朕岂能让你吃掉这个角,”在腹心之地下了一个白子,“一步,如何?”

    杏贞顿时抓耳挠腮起来,心里不由哀叹,自己的棋力果然不如咸丰,咸丰贞的囧样,不由得开口调笑,“皇后,这下难住你了吧。嘿嘿”拿起手边的香糯解暑饮喝了一口。

    远处一个小太监急急地捧着一叠折子。绕过了大水法。走过汉白玉铺就的西洋式石龛前,帆儿眼尖,瞧见了远远赶来的小太监,瞧见帝后正高兴。连忙上前想拦住那个太监。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只见那个小太监满头大汗,走到咸丰皇帝坐的葡萄架下,一下子跪在了修剪整齐的草坪上。

    “启奏皇上。八百里告急文书。”

    咸丰皇帝正欲下子的手悬在了半空中,原本极好的心情被扫的不知所踪,皇帝冷哼一声,对着杏贞说道,“瞧瞧?真是没有片刻可以清闲!”丢下了手里的棋子,帆儿连忙上前接过那个小太监手里的文书交给了皇帝,咸丰皇帝折子,脸色一下子变白了起来,怔怔的不说话。

    杏贞瞧着皇帝的脸色,再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太监,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开口问道:“皇上,怎么了?”

    “英法联军向大清宣战了。”咸丰皇帝呆滞地说完这句话,突然恼怒了起来,把折子往棋盘上狠狠一摔,几颗和田玉仔细打磨成的棋子跌落在地上,“无用的叶名琛!”

    杏贞刷的站了起来,也是惊愕莫名,“不是叫叶名琛曲意和洋人打交道,怎么会如此!”怎么会拖时间都拖不住,真是糊涂蛋一个!我不是也提醒过郭嵩焘了吗,拖,一定要拖时间!

    “西林教案和亚罗号船事件之后,洋人越发趾高气扬了起来,”皇帝闭上了眼睛,一脸灰败之色,“江南发逆未平,这洋人又想骑在咱们头上撒野了!”

    “广州兵力如何?”杏贞连忙问,挥手叫安茜帆儿收拾起围棋,“若是准备妥当,能抵挡一番也是好的。”

    咸丰摇了摇头,“怕是不能够,咸丰四年广州红兵作乱,二十多万人包围广州,此后两广境内的绿营八旗全部用来平叛,再也调不出什么兵丁镇守广州抗击洋人了。”

    “那团练呢?”杏贞追问。

    皇帝越发苦笑了起来,“朕那里得知两广还需团练!办起来的团练都没拨付军饷,军饷都一股脑的到两江去平定发逆了,眼下团练怕是都散了。”

    “预备皇上的大衣裳,叫起吧。”杏贞吩咐杨庆喜,转过来又和皇帝说道,“皇上,估摸着这时候军机们都到了,还是去勤政殿商议吧。”又安慰皇帝道,“皇上且放宽心,先帝爷时候英军入侵广州,在三元里被当地乡勇阻击,吃了不小的亏,之后英人想入广州城,广州民宗十余万人列珠江两岸誓与英军决一死战,坚决拒绝英军入城,最终,英军摄于声势不敢入城,民心可用,无需畏惧洋人。”这也就是叶名琛这个糊涂蛋能得封男爵的资本,不靠着军力而靠着人心来博得了一个爵位,叶名琛故此对外越来越强硬,过分而又无知的强硬,没有丝毫仰仗的强硬。

    “唔,皇后总能宽慰朕,”皇帝脸上的忧色少了一下,站了起来,“朕先去勤政殿,皇后你过会子也过来。”

    “是,恭送皇上。”杏贞屈膝行礼,含笑地低头送走皇帝,抬起来,脸上的笑意一扫而空,肃穆了起来。

    边上的宫人不敢说话,只有帆儿不管不顾,上前把地上的棋子捡了起来,递给了杏贞,“娘娘,这棋子儿碎掉了呢。”

    杏贞低头一润的白玉棋子碎掉了小半个,凌厉的伤口提醒着杏贞玉石虽然美丽,但是毕竟是不经摔的。

    “碎就碎了,”杏贞接过了那颗残缺的棋子,放在太阳底下细细打量,半响没说话,手里剩下的半颗棋子里面也是裂痕纵横交错,“这种漂亮却没什么抗击打力的东西,碎了那就碎了吧。”

    杏贞丢下棋子,原本被坏消息震惊的心情随着旗子抛在了地上,摇摇头,让自己的精神振作了起来,“走,先回寝殿再去勤政殿,小安子,”杏贞吩咐安德海,安德海上前一步听命,“你出园子,去承恩公府有没有什么信件,都给本宫拿回来。”就不相信自己留了这么多后手,一个都用不上!

    “喳!”(未完待续……)

    ps:月票,,,,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