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十七、两江总督(下)
    “娘娘素来大心性,这奴才原本在太后娘娘跟前是知道的,没想到娘娘胆子如此之大,如今除了帮着皇上批朱,倒是干预起朝政来了。”德龄的声音低缓,似乎没有语调起伏。

    杏贞不以为意,“这话从太后娘娘身前,本宫就听到无数次了,那时候记得本宫就已经插手南边的平叛之事了,德公公想必不是想说这个,有话你就直说吧。”批朱的事情是皇帝同意的,甚至说,自己每件干预朝政的事儿都是皇帝点头过的,这个谁都不能拿来攻击自己。

    德龄眯起了眼睛,对着皇后的话语貌似颇为满意,只是闲闲地又抛出了一句话,“皇上可没让娘娘结交外臣,对了,还把家中的子弟送到南边去,好像是送入团练中了?”

    德龄低沉的话语宛如黄钟大吕,在杏贞心中反复震动,杏贞脸色大变,刷的站了起来,直视这个存在感极为微弱的前任慈宁宫总管太监,如今蜗居在这小小的偏殿之中,居然说出了杏贞最为隐秘的一些事情。

    窗外北风呜咽,德龄淡然后,一脸平静,“大清祖制并无王爷亲贵自领军队的,更何况皇后您了,就算干涉政务,也是在六宫之中稳稳当当地当您的天下人之母,为何要在外头准备这些犯忌讳的事儿呢?老奴思来想去,倒是有些想不通了。”

    “内宫和外朝相互支援,想来是后宫嫔妃的生存之道。本宫想着在外面未雨绸缪,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儿,今个若是皇上闻起来,本宫也是这么说。”杏贞从起初的震惊之中跳了出来,复又坐了下去,平静地说道。

    “可那自然也是外朝的文官,而不是结交武将了,老奴以前在园子里不小心瞧见过皇后娘娘和僧王碰过面……”

    “只不过闲谈几句在南边的事物罢了,本宫有心出力,但又怕有人会闲言碎语。所以只能是悄悄地见上一面僧王。提一点自己的拙见。”

    德龄缓缓摇头,“恐怕不是什么拙见,倒是极好的妙计呢。”

    “德公公就爱说笑,”杏贞心里转过了无数个想法。这个死太监到底几个意思啊。把自己的行踪摸的如此清楚。这是谁的意思?想必不是皇帝的意思,按照皇帝的性子,知道了自己这些事。肯定要怒气冲冲地来质问自己,不会隐忍到现在,还敬重有加,继续给自己批折子的权利。

    “本宫做这些不过也是为了大阿哥罢了,”杏贞想着措辞,总不能说自己知道历史的走向,所以现在抓紧先准备好一切可以准备的事物吧?杏贞一字一句地慢慢说道,“德龄公公是从小服侍皇上的老人了,我也不怕忌讳,你觉得皇上的身子骨如何?”

    德龄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随即直视皇后,说了一段宫廷秘辛,“皇上是早产的,当初他的母亲孝全皇后为了和五爷的生母争一个长子的名头,用了催产药,母子两个人的身子都受到了一定的损害,不过皇后娘娘说起了这个事,这话是什么意思?”

    杏贞是知道皇帝只活了三十多岁,因为印象之中,咸丰纪年只到了十一年就结束了,“皇上原本的底子就不甚好,加上自从咸丰一年开始,发逆就开始闹腾,之后捻贼,黄河水患,如今又加上了洋人攻占广州,要向我中国宣战!这内外交困,再加上,皇上不爱惜自个的身子,夜夜召幸嫔妃,本宫不免要为大阿哥着想,万一有不忍言之事,手里有着些兵权和认识些人,总是能将江山社稷延续下去。”

    “娘娘担心的是?”德龄拢在袖子里面的手,把大拇指和小拇指高高翘起,剩下三指蜷曲,比出了一个“六”的姿势。

    “本宫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是本宫指的是另外一个老六,如今他尚未入军机,便已经是权倾朝野,百官侧目,加上深受皇上喜爱,办事利落,却对着本宫十分的不满,不是说他有着什么谋反之心,但若是他以臣凌主,那便是肯定的事儿!忧虑至此,本宫不得不早作准备。”好吧,这个是自己唯一能想出来的解释理由了。

    德龄的眼睛半合,“自从太后归天之后,老奴除了还要想着皇后照拂六爷,别的事情已经了无牵挂了,皇后当年猜中皇上只是夺了六爷的差事,老奴佩服得紧,因此对着皇后娘娘十分的信任,如今皇后娘娘说清了事情,解了老奴的困惑,从今以后,老奴自当是一心侍奉皇后娘娘,娘娘有什么差事请吩咐便是。”

    怎么有点像特务头子的风范,杏贞点了点头,“德公公先后服侍过太后和皇帝,怎么好劳动你?”

    “体力活怕是干不了,若是打探些消息,想必还是能的。”

    果然,杏贞了然于胸,点了点头,“那本宫要做什么。”

    “皇上的确是仁君,想必六爷以后也是无碍了,老奴只想着要娘娘您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现在还不到时候,”德龄站了起来,慢慢地打了个千,“什么时候娘娘能一言九鼎时候,老奴就会和娘娘要这个承诺的。”

    这个老货,真是什么话都敢说,“那且吧。”杏贞转身准备走出了德龄的住所,打开大门,室外的北风夹杂着片片雪花蜂拥卷入室内,吹着冷风,杏贞的精神为之一振奋,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瞧着继续跪在地上打千的德龄开口问道:“德龄公公是站在那一边的。”

    “回皇后娘娘的话,以前站在别的人那边,如今自然是站在娘娘这一边的。”德龄低着头,杏贞完全瞧不见他的表情,从声音来说,极为恭顺。

    杏贞点点头,走了出去,德龄慢慢地抬起头来,神色复杂,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杏贞走到门外,发现安茜已经撑着雨伞在外面等自个了,从雨伞上的积雪来茜等的已经有段时间了,安茜担忧的上来叫了一声“娘娘”就不再言语,杏贞搭着安茜的手,“安茜你在外头听到了什么?”

    “没听到什么,外头风大得紧,只不过娘娘既然有话和德公公说,我也不方便进来,只管在外头候着便是了。”

    “嗯,日后对着德公公尊敬些,可千万不能失了礼数。”杏贞叮嘱道,“你把我的意思告诉整个储秀宫,听明白了没?”

    “是。”

    杏贞在雪地里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行着,“今天虽然是年初一,可养心殿里头的折子还没批,叫上小安子,咱们去养心殿!”杏贞的斗志昂然,丝毫不为了德龄窥破自己的心事而担心,叫上了安德海并几个抬轿辇的小太监,冒着咸丰八年的初雪,径直朝着养心殿去了。(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