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 > 二十九、东征苏福(下)
    李秀成睡了个好觉,早上起来打了套拳,神采奕奕地巡视太平军阵地,用了早饭之后,亲兵来报,“阊门上挂了一条红色的布条。”李秀成大喜,“不枉费本王等了一日,州城今日可下!诸军收拾好,随时攻城!”

    “是!”

    徐有壬和朱均两人一夜未睡,就这样枯坐到了鸡鸣时分,徐有壬转身进内,不一会,换了官服出来,拱手和朱均说道:“城内平安就交给你了。”

    “抚台请自去。”朱均也起身拱手。“只要下官在一日,苏州城自然平安一日。”

    徐有壬点点头,簇拥着亲随出门,走到巡抚行辕,徐有壬翻身上马,准备到苏州的每个城门巡视一番,到了阊门前头,徐有壬下马,准备上城头瞧瞧,刚刚走进女墙边上的小巷子里,一队绿营清兵就朝着徐有壬一行人走来,零零散散,等到那伙人瞧见了巡抚的旗帜也不跪下回避,还径直走来,徐有壬的巡标觉得不对劲,大喝:“什么人,抚大人还不跪下行礼!”

    “动手!”一声低沉的声音从那伙绿营之中响起,绿营兵纷纷从腰间抽出武器,对着毫无防备的巡标大肆厮杀起来,噗噗是刀头和肉的声音,徐有壬突遭变故,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慌乱,随即冷静下来,“慌什么,这些是奸细,杀了本官重重有赏!”

    措不及防的巡标亲兵来不及抵挡,让几个人杀到了徐有壬前面。一个粗鲁的汉子狞笑地一刀挥上徐有壬的头部,被边上的巡标亲兵拼死一挡,这才让刀势偏了一偏,把徐有壬的顶戴砍落,连带地削去了一块头皮和几缕头发。

    徐有壬血流满面,来不及抹去血迹,身边的巡标已经被砍翻在地,徐有壬临死不惧,朝着挥刀砍向自己的太平军内应怒喝道:“奸贼!卖城给发逆,城中父老不会放过你们的!”

    “报。阊门已经打开。请千岁示下!”

    “好!”在闭目养神的李秀成一跃而起,哈哈大笑,“如此不费吹灰之力便得苏州大城,实在是赏心悦事也!速速进城。我怕那些内应支撑不了多久!”亏得自己在二破江南大营的时候就已经悄悄派遣人进入江南各城。之前气势如虹。无需攻城便已经弃城逃往,如今留的后手终于在这姑苏城下用上了!

    朱均走出了巡抚衙门,这时候街上已经乱糟糟。人们惊慌手足无措地四处奔跑,除了自己的亲兵,再也没有人注意站在巡抚大门口的按察使大人,朱均听着越来越近的喊杀声,叹了口气,转过身子对着边上的亲随说道,“你们都散了吧,这时候出城还来得及。”

    “大人!”侍卫长跪下,“跟着属下一起走吧!”

    “糊涂,本官乃是一省臬台,如何能做这弃城之事,快走!”朱均转过头,用力地关上巡抚衙门的大门,往着花厅去了。

    那些侍卫拿眼瞧着侍卫长,侍卫长咬了咬牙,一跺脚,“走,把大人的女儿带上,我们杀出去!”

    花厅上雕梁画栋,孤零零地只有一条随风摆动的白绫,朱均踩上了圆凳,把白绫在半空中打了一个死结,闭上了眼睛,双脚轻轻一蹬,整个身子就挂在了半空中,把自己应尽的责任尽到了。

    咸丰八年正月初三日,李秀成利用内应在阊门伏击江苏巡抚徐有壬,徐有壬至死大骂不绝,随即献出城门,李秀成攻陷苏州,署理按察使朱均自尽殉国,其女不知所踪,徐有壬妾遇难,子殉国。

    曾国藩木着脸,在帐中默然不语,“本官刚刚上任,就有一座大城陷落,自然是本督这个两江总督失职,等会我会写折子和皇上请罪。”

    “大人刚刚上任才不足半月,这苏州城之事怎么能和大人相干?”胡林翼劝慰道。

    曾国藩缓缓摇了摇头,“本官自然有应尽之责,不过咱们也不能再如此等下去了!”如今趁着发逆主力均在东边——陈玉成也在攻打扬州,“传本官的令,王锦绣!”

    安徽提督站了起来,拱手听命,“末将在!”

    “命你率领本部,沿江北而上,二月之前务必要到江浦!”

    “喳!”

    曾国藩站了起来,“荣禄曾国荃!”

    “末将在!”两人出列。

    “你二人江南一线出军,沿当涂,升阳,溧水一带,扫清江宁城外围,不拘泥于一城之失,定要杀的发逆心惊胆寒!”

    “喳!”

    “彭玉麟!”

    “末将在!”如今的长江水师总兵,彭玉麟出列听命。

    “你率水师,沿江而下,见船就烧,见舟就炮轰,我要发逆片甲下不了长江!”

    “喳!”

    “胡林翼,本官命你绸缪军中粮草,支付大军之需!”

    “此外本官还要行文命左宗棠李鸿章分别解苏杭之厄,若是事成,本官会向皇上请赏!”曾国藩这时候终于有了第一封疆大吏威风凛凛的气派,只见他刷的站了起来,目光炯炯,“本座要让发逆顾得了头,顾不了尾!”

    正月初九日,李秀成率领精锐悄然南下,试图偷袭杭州,不曾想被驻扎杭州的左宗棠提前发现,左宗棠率领楚军牢牢守住杭州,李秀成攻打三日无果,调转马头,攻占嘉兴府,至此,杭州以北,江宁以南,除了上海之外,尽数为太平天国所有,洪秀全大喜过望,亲自写下天王诗褒奖忠王李秀成,并在江南之地设立“苏福省”,省治苏州,由李秀成管辖。

    杏贞在养心殿和皇帝苏州沦陷的消息,原本淡然的心里,也不由得恼怒起来,这太平军特么的也太生猛了,还是攻下了苏州,明摆着欺负江南无兵么,还好左宗棠给力,挡住了李秀成的攻势,保下了杭州,要是苏杭两地都失去,就算曾国藩才当上两江总督,这烂账算不到他头上,他也不得不引咎辞职,为苏杭两地沦陷负责。

    “好一个无能的张玉良!”皇帝被这些年的坏消息弄得麻木了,可州沦陷,还是忍不住跳脚起来,在养心殿里来回踱步,“传旨,罢了张玉良的提督,让他滚回家吃自己去!”咸丰皇帝又想了一想,“不,抹了他的提督,给他守备,让他继续在军前效力!”

    皇帝坐到了炕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曾国藩的请罪折子也就罢了,他也是刚上任,无需对着苏州负责,不过申饬还是要的!皇后你无妨措辞严厉些,朕听曾国藩的折子里说他的进军调度,甚好,如此两江浙闽一盘棋,不怕发逆不败!”

    杏贞点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粮饷又要流水般地出去了。”

    “这也无法,幸好之前肃顺的意思,再让皇后你修改了一番,发了新币,如今国库倒是还好,肃顺又说要少发八旗的丁银,原先我怕八旗议论纷纷,眼下也顾不了这许多,只能饮鸩止渴了,”这时候杨庆喜进来打千,“万岁爷,军机们都到了。”

    “肃顺可否来了?”

    “也来了,一同等着叫起呢。”

    “叫他进来!”皇帝对着杏贞说道,“如今就先开起来吧,”杏贞给皇帝整了整衣服,又帮着皇帝按了按太阳穴,咸丰满足地长叹,“若是小事皇后你办了也就罢了,这等大事,朕不和肃顺商议过,总是不放心,皇上若是男子便好了,”咸丰笑道,“那你便可去前殿和他们议事,朕愈发轻松自在了。”

    杏贞笑了笑,“皇上就爱说笑,臣妾怎么能面见军机大臣,那皇上叫起吧,臣妾先把无关紧要的折子批了,在这里等着皇上。”

    “好,”皇帝握了握杏贞的柔荑,“且等着朕。”杨庆喜掀开帘子,皇帝走到了正殿叫军机大臣议事了。

    杏贞突然想到,忘了问皇帝,僧格林沁是如何在天津布的防,不过想到过些日子武云迪要入宫朝见云嫔,也就罢了,到时候问武云迪自然也就知道了,如今帆儿在自己边上,武云迪不敢不说的。(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