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二、公使北上(一)
    芜湖,多云转晴。

    坐镇芜湖,正在全力攻打当涂的两江总督曾国藩接到了上海传过来的文书,曾国藩眯着眼睛文书,捻须沉吟许久,边上的胡林翼不知发生了什么,连忙出言询问,曾国藩摇了摇头,长吁一声,“本来以为老夫只要管着江南发逆的战事便罢了,没想到洋人的事情还闹到我的头上了!”

    “大人,此话怎讲?”

    “英法美三国公使前往上海,投书于老夫,说要商谈事物。”曾国藩放下了文书,淡然答道。

    “英法两国也就罢了,如今的事儿怎么还干系美国了?”胡林翼好奇地问道。

    “哼,”曾国藩冷笑一声,“不过是想浑水摸鱼,狐假虎威罢了,瞧着中国如今闹着发逆捻贼,以为有机可趁,想捞几把好处,和英法两国一样。”都是来吸中国的血的!

    “如今总督大人的要务是要平定发逆,这洋人的事儿,还是退给别人比较好。”

    “正是,本官不比两广总督,有五口通商大臣的差遣,洋人的事物本官管不着,这就让文书回复,让他们找黄宗汉去,让老黄头疼,这些官司我可不去打,虽然洋人可恶,老夫也是恨不得灭了他们,可事有轻重缓急,眼下最紧要的是发逆的事儿!”曾国藩放下此事,“再者说他们也可以去宁波府找穆杨阿么,他也是通商协办大臣!”

    “总督大人明知故问,还在这里说笑。”胡林翼也诡笑,“如今宁波府可是有一半的洋人商人在哪里,若是公使们到了宁波府,万一那些军船吓到了穆杨阿这个洋人眼里的财神爷,提不起购买的兴趣,让今年宁波府购买火枪火炮少了许多,那些商人可要吃了自己国家的公使们了,为了此事,如今的洋人可是识趣的很,就别说宁波。从广州过来。就直接到了上海,浙江一步都没踏进去!”

    “这样算是花钱买平安了,到底比白白赔什么军费钱要好!咱们还能用买来的火器平叛!”曾国藩摆摆手,“彭玉麟的水师都按上火炮了吗?”

    “都按上了。按照大帅的意思。轻巧的火炮都按到了水师上。为防着安装不便,又重金请了洋人的工匠来协助安装,此外荣禄将军的火枪火炮也配备整齐。”

    “好!如今咱们水师势大。长江左右发逆片甲下不了船,非是如此,老夫还不敢全力攻击!”曾国藩颇为满意,“就等着王锦绣曾国荃李鸿章左宗棠全面出击,四下合围,灭此朝食!”

    上海,阴雨。

    各国公使北上也是无奈之举,如今郭嵩焘在佛山声势浩大,除了团练屡屡进击广州之外,他更是号召广东军民捕杀落单的洋人,一个人头五十两,妇女小孩减半,整的巴夏礼在广州城头行走的时候,无数人红着眼睛瞧着这个实际上的广州总督,随之而来的是港澳两地的华工大罢工,两地商务全部停顿,巴夏礼虽然有火枪在手,但是也敌不过汹汹民意,如今趁着美国公使华若翰怂恿着联军北上理论,巴夏礼呆在广州城之中也是顺水推舟,离开广州城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的火药桶,北上去了。

    过了福建,巴夏礼雄心勃勃,正想仿效二十年前的前辈们炮轰镇海,发泄一下心头之气,没想到方一开口,就遭到了法国公使和法国公使葛洛的强烈反对,“领事先生,我个人认为炮轰镇海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这时候英法两国语言还未有什么区别,只是美国公使华若翰的平民用词让巴夏礼微微有些皱眉,“要知道我们美国,相当部分的淘汰火枪都是靠着宁波这个地方来处理掉的,也有不少的军火商人在宁波,要是在这里造成了骚动,那我回国之后能难向众议院参议院两院交代。”

    “我也是一样的意思,领事先生,”法国公使葛洛也开口附和美国公使华若翰的意见,“皇帝要准备筹集军费,中国这里的火器生意很值得丞相和财政大臣关注,巴夏礼先生想要解解闷,完全可以去再北的地方嘛。”

    巴夏礼虽然是英国首相巴麦尊的同乡,也是主张对华强硬的纺织业代表,但是也不能不顾虑国内军火商的声音,那些下议院的老头子们,对着巴麦尊无计可施,对付自己这么一个小小领事,要是自己让他们的利益受损,他们可以让自己永远地回不了英国本土,巴夏礼又不得不从善如流,带着两国两军部队掠过紧张万分的宁波府,到了上海。

    如今的上海在小刀会起义失败之后,已然是列国的乐园,上海道道台丝毫不能管辖上海这个城市,除了自己的道台府衙,巴夏礼在这里如同在香港一般自由自在,更是没有理由没有机会发飙了,法美两国公使都很乐意听从巴夏礼的意见,先是派了火轮船驶过南京到芜湖投书给新任的两江总督,然后几个人就在巴夏礼这个中国通的带领下,优哉游哉地坐着中国人抬着的软轿子,游历起这个远东城市起来。

    上海,阴有阵雨,西风。

    几个人正去了城隍庙回来,葛洛对蟹黄灌汤小笼包十分激赏,回来的路上还在感叹不已,“这和法兰西的鹅肝一样,是绝世的美味!”巴夏礼微微瘪嘴,要是葛洛知道是最为丑陋的螃蟹中挖出来的东西造就的美味,估计他会吐地稀里哗啦的,不过巴夏礼一路同行和葛洛相处的极好,也就不去拆台子了,几个人到了葛洛的住所,倒了上好的白兰地,美国公使华若翰还拆了一盒正宗的古巴雪茄,准备把这个坏天气的下午消磨过去,三个人说到广东的ji女时候,忍不住嘿嘿地笑了出来。

    酒到半酣,门外进来了巴夏礼的亲随,微微鞠躬,“领事先生,曾大人的回信到了。”

    “约翰,拿给我,谢谢。”巴夏礼放下了酒杯,接过了中国在东南地区最有权势人的回信,打开来,信很简短,不多会,巴夏礼就,只见原来得意洋洋红光满脸的表情如同外面的天气一般,变得极差了。(未完待续……)

    ps:尹望山做两江总督(管辖江苏安徽江西等地)时,曾对下属开玩笑地问:“诸位平

    日最怕什么东西?”有的说怕虎狼,有的说怕蛇蝎。尹望山说:“这些都不怕,只怕糊涂人

    啊!”

    众人大笑……求月票。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