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二、公使北上(三)
    北京,多云转晴。

    “小安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杏贞得意洋洋地拈着手里的信,对着从宫外取信回来的安德海说道,父亲惠征在外头管着光禄寺的闲差,素日里都是极空的,平时里也都注意结交些不得意的官员,何况,这官场和紫禁城一样,都是消息藏不住的,庆海怎么得了个侍郎,穆杨阿怎么在南边金山银山地守着,李鸿章怎么发迹的,左宗棠又是怎么死里逃生,还有如今的叶名琛,原本军机议奏说是抄家,叶名琛家人发配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遇赦不还。皇后一句轻飘飘的“忠心可用,总比叛国的强”就让皇帝转了念头,还要广东地方把叶名琛给交涉回来。官场上的人也不是瞎子,风往那边吹,还能不知道,惠征府上越发是人头攒动了,不过惠征也是官场老油条,自然越发地低调谦和起来,对着外头人的打听恭维,是一丝半点也不露,也从未拿着杏贞的意思在外头招揽人,不知不觉间,凭着杏贞帮着皇帝批折子的权利,杏贞边上聚集了一些低层的官员,虽然大部分属于平庸之辈,但是杏贞还是在里面瞧见了一些后世都听说过的人名,虽然没什么具体印象,杏贞弱弱地想着,总不会是什么奇葩吧?

    册子上是惠征结交过觉得尚可的官员,杏贞记住了那些名字,若是皇帝提起这些人,自己再敲敲边鼓就是。如今的自己,六宫之中皆称自己为女相,可其实杏贞知道自己仅仅是参赞政事,算得上是天字一号的秘书而已,只有建议权,没有决策权,“把这个东西收起来,放进暗格里头,不要被人。”安德海进了里间,安茜把川贝甜汤送了进来。最近杏贞有些咳嗽。用了些汤,杏贞没听见大阿哥在宫里头闹腾,“大阿哥去哪里了?贞妃带去了?”

    “大阿哥瞧见大公主手里的玉簪花,闹着也要。贞妃娘娘没办法。拉着两个人去御花园了。”

    这个载淳。才四五岁就已经闹腾极了,杏贞摇摇头,“大阿哥有些顽皮过头了。什么时候和皇上说,该让他发蒙了。”

    “娘娘不是一直教些嘛,也无妨的,”安茜说道,“何况男孩子调皮些无妨,这样长的才康健呢。如今大阿哥是皇上唯一的儿子,谁都宠着他呢。”

    “但愿吧。”杏贞不置可否,刚开始生下载淳的时候,巴不得他每天活蹦乱跳的,这样在后宫之中才好养活,如今载淳已经是胖小子了,如今就觉得太闹腾了,没日没夜地闹,还好自己有着母亲的威严,在自己面前倒是不敢怎么过分撒娇,可对着别人,用帆儿的话说,那可真是“凤凰一般的!”,特别是对着贞妃钮祜禄氏,更是牛皮糖一般粘着,因为贞妃对着他最是宽容了。杏贞站了起来,最近开春,国内的政务大部分是要兴农桑的事儿,这些没什么变化,照例去办着就是了,身为皇后另外要做的三月份的先蚕礼了,这事内务府会去操作,也不需要自己操心,“走,陪我去御花园瞧瞧。”杏贞站了起来,吩咐宫里的人,“小安子,你留在宫里头,准备着养心殿来消息。”原本想着一同去御花园溜溜的安德海苦着脸答应了,杏贞见状,笑骂道:“行了,别皱着眉头,今年听皇上的意思是要早些去园子里去,我就让你今年一直呆在园子里头如何?让你!”

    “我的娘娘诶!”安德海尖叫一声,杏贞哈哈大笑走出了储秀门,信步走到御花园,天气是二月里难得的大晴天,瓦蓝的天上浮着大朵的白云,和煦的日光照在杏贞的红宝石头饰上,反射出柔和的红色光芒,帆儿悄悄地嘀咕,“下次出来就别带这些太亮的首饰了,我的眼睛都要闪瞎了。”

    杏贞翻了翻白眼,“这还是你叫我戴的,说是皇后的架子不能倒,红宝石配得上娘娘的身份!这是你的原话不是?现在你又嫌太刺眼了?”帆儿被堵住了嘴,杏贞决定乘胜追击,“等你以后出嫁了,我就把这套头面给你压箱底当嫁妆,大婚那天我亲自给你戴上,保证亮瞎武家那些太太们的眼睛!”

    帆儿的脸又红地像苹果一般,上前揪着杏贞的袖子不放手,宫人们都在捂着嘴窃笑,杏贞早就和皇帝说过,要把帆儿指婚给武云迪,皇帝对着这些小事向来很尊重杏贞,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不过先让武云迪预备帮着僧格林沁整顿好大沽口炮台,等海上风波过了再指婚,如今谁都知道皇后身边的贴身侍女要嫁入守备家,成为守备夫人了,人人皆是羡慕不已。帆儿跺脚:“我才不嫁人呢,我要陪娘娘一辈子!”

    “好了,和你闹着玩呢,你呀,到底脸皮薄。”杏贞用手指戳了一下帆儿的额头,“我到底还要留着你几年,等过几年再说吧。”

    一行人说说笑笑,不多会就到了御花园,御花园以钦安殿为中心,园林建筑采用主次相辅左右对称的格局,布局紧凑古典富丽。钦安殿为重檐盝顶式,坐落于紫禁城的南北中轴线上,以其为中心,向前方及两侧铺展亭台楼阁。园内青翠的松柏竹间点缀着山石,形成四季长青的园林景观。钦安殿左右有四座亭子:北边的浮碧亭和澄瑞亭,都是一式方亭,跨于水池之上,只在朝南的一面伸出抱厦;南边的万春亭和千秋亭,为四出抱厦组成十字折角平面的多角亭,屋顶是天圆地方的重檐攥尖,造型纤巧,十分精美。两座对亭造型纤巧秀丽,为御花园增色不少。倚北宫墙用太湖石叠筑的石山“堆秀”,山势险峻,磴道陡峭,叠石手法甚为新颖。山上的御景亭是帝后重阳节登高的去处。

    浮碧亭临水的假山上,长满了迎春花,碎金一般的花朵漂浮在水池上。(未完待续……)

    ps:张楚门在太湖洞庭东山教书。某晚师生正在灯下论文,有个鬼从窗棂里伸进头来。开

    始,它的脸像簸箕那么大,接着就像一口倒扣的锅,后来大到像个车轴,眉毛像扫帚,眼睛

    似铜铃,颧骨高大宽厚,上面堆积的尘土足有五斗。

    张先生斜眼微笑,顺手拿起自己新作的《桔膜编》给它道:“认得这些字吗?”

    那鬼沉默。张先生道:“既然不识字,何必装出这么大的面孔来吓人!”接又伸出两个指头

    弹那鬼的脸,发出破牛皮似的声响。张先生大笑道:“脸皮这么厚,难怪什么都不懂。”

    那鬼羞惭极了,脸皮缩小得像粒豆子。张先生抽出佩刀砍去,只听“铮”的一声,原来

    是枚小铜钱。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