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二、公使北上(四)
    杏贞瞧着有趣,一时间停步不前,还是大公主从丽妃的怀抱中贞的到来,咧着嘴笑开了花,丽妃抬起头,连忙行礼,“皇后万安。”

    贞妃放下大阿哥,也连忙行礼,杏贞缓步走进浮碧亭,摆手让蹲下行礼的众人起来,“快起来,别多礼了,倒是在外面瞧着你们有趣,就不忍心来打扰你们了。”

    丽妃含笑说道:“那里的话,皇后娘娘来了,臣妾们才有意思呢,”又拉着大公主,“快,燕燕,”丽妃叫着大公主的小名,“给皇额娘请安。”

    大公主明眸皓齿,杏眼桃腮,虽然还是五岁,却已经出落地极为出挑,大方地朝着杏贞行礼,奶声奶气说道:“给皇额娘请安。”

    杏贞一把搂住大公主,眉开眼笑地说道:“我的儿,真是难为你了,学的如此的规矩!”大阿哥己的母亲抱着大公主,也上前搂着杏贞不放,嘴里还嘟囔着:“二臣才是皇额娘的儿子呢,姐姐她不是!”

    众人哈哈大笑,杏贞也搂住了大阿哥,“大阿哥,你还学会吃醋了啊?”大阿哥听到了大家的笑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埋在杏贞的怀里扭捏着不肯起来,杏贞笑了一会,招呼大家在亭子里的游栏上坐下,宫女们奉上糕点,杏贞拿了一块茯苓糕给大公主,又拿了一块薄荷糖给大阿哥,几个人说说笑笑,聊了聊些闲话,无非是最近什么胭脂好上色。开春要吃什么膳食激发阳气,那个嫔妃新得的首饰头面极为炫目。杏贞耐着性子听丽妃说了一番,等到丽妃缓口气喝茶的时候,杏贞见缝插针,转过头问贞妃:“妹妹,最近敬事房新进的宫人们都分配好了?”

    “是,”说起正事,贞妃也换了表情,严肃地回道,“按照前朝的例子。臣妾和丽妃妹妹一起分配了宫女;小太监原本也该分好了。可是有些个身子弱的太监,净身亏了元气,眼下还不能动弹,所以臣妾想着要不等他们身子好了。再一同发配便是。”

    杏贞点点头。“如此这般甚好。”杏贞对着太监这种违反人性的存在十分反感,只是眼下自己还不能改变什么,只能尽自己的力来让他们过的舒服些。“叫太医院的人既然进了宫,就是天家的人,皇上一贯是仁厚的,这些小太监也要体恤才是。”

    两人连连称是,又歌颂了一番皇后的仁德,搞得杏贞颇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几个人又进行友好的八卦洽谈,比如六额驸府上多了一只五彩的鹦鹉,花了五百两银子买的,端华府里的十二金钗鼻烟壶,锦绣绝伦,旗人们因为丁银的事儿,对着肃顺敢怒不敢言,悄悄地在背后扎了纸人诅咒肃老六,连带着市面上写着王安石变法误国的传奇话本都多了许多,茶馆里头指桑骂槐地说书也是深受旗人大爷们的喜爱,丽妃说了一些肃顺的事儿,贞的脸上淡淡的,知是杏贞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心里暗叹一声,也就放下不提了。

    几个人站了起来,携手回到皇后的储秀宫用午膳,丽妃复又说起敬事房记档侍寝的事儿,丽妃犹自愤愤,却又颇有些得意,“皇上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素日里都不爱招呼姐妹们侍寝,整日里唉声叹气的,除了臣妾时常还能见上一面之外,些许姐妹刚刚被皇上召见,说了几句话,皇上就犯了懒,要她们跪安了。”

    贞妃也点头,“前些日子也恍惚听御前的人传,说皇上想早些去园子里”

    “吓!我说呢!”丽妃猛地一拍手,倒是吓得贞妃一大跳,丽妃来不及表示歉意,就连忙对着杏贞说道:“我说皇上最近怎么茶饭不思的,原来是想着园子里的那些小脚狐狸精!也不知道是她们给皇上下了什么**汤,搞得皇上如今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丽妃!”杏贞悄声警告了一下,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怎么能形容皇帝?丽妃也觉得失言,用帕子捂住了嘴讪讪地不说话了,“皇上喜欢新人,也是寻常,”杏贞淡然开口,“这没什么,碍着祖宗家法,恰好汉女不能待宫里,也让皇上清心些日子吧,如今洋人事重,皇上许是担心洋务也是有的。”

    “很是很是。”丽妃连忙点头,用着这个话题,说起了自己父亲在礼部的待遇,因是得罪了肃顺,就算是外戚,庆海也是在礼部靠边站,不过幸好已然是侍郎了,礼部的人也不敢无礼,庆海也识趣地很,不多说话,不多指挥,每日就喝茶而已,杏贞又安慰了一番,说自己有机会会让庆海大用的,叫丽妃放心才是,丽妃这才又喜笑颜开起来。

    贞妃的父亲如今春风得意,除了有些担心洋人打过来之外,贞妃也没什么好说的,杏贞把最近洋人的行至说了一番,洋人已经驻扎在上海,断没有再南下骚扰宁波的理,还有句话杏贞没说出来,估计说出来这些后宫妇人也听不懂,宁波府如今是洋人们最发财的地方,他们怎么舍得杀掉下金蛋的母鸡?

    结果,原本是八卦会,又变成了政务会,丽妃正在道听途说些洋人的可恶之事,储秀宫外头传来了一个凄厉的声音,“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杏贞腾的站了起来。

    杏贞腾地站了起来,细细分辨声音,应该是御前伺候的小太监如意,杏贞朝着安茜扬了扬脸,安茜心领神会,出门呵斥了一番储秀宫里的人不许多嘴,又连忙让如意噤声,然后这才把惊魂未定的如意带进了东暖阁。

    神色惶恐,脸色惨白的小太监进来贞,连忙扑通跪下,“娘娘,娘娘不好了!”

    “怎么说话呢!”丽妃大发娇嗔,“娘娘明明在这里好好的!你这奴才怎么说话的,到底怎么回事,站直了,好好回话!”(未完待续……)

    ps:某官因有个同年考中进士的朋友新迎娶了个如夫人(小老婆),便去庆贺,没碰上那朋

    友,却只见那人在洗脚。

    返家途中遇见朋友,便开玩笑道:“今天我有一个妙句,你能对对吗?”

    朋友问:“什么妙句?”

    某官说:“人洗足。”

    朋友应声对道:“赐同进士出身。”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