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二、公使北上(五)
    “是是是,”如意浑身发抖,“山东八百里加急,胜保在山东登州府和洋人的舰队交手,吃了败仗,洋人,洋人们已经”如意嘴巴哆嗦地说不出来,可见惊惧之极,室内一时无人说话,丽妃贞妃也惊恐地意上下打架的牙齿。

    “已经北上来大沽了是吗?”现在的杏贞已经复又坐在了炕上,知道是这些事,杏贞反而淡定了下来。

    “是,”如意无暇惊讶杏贞的先知先觉,“皇上子,已经呆了,杨总管让奴婢来请娘娘。”

    杏贞点点头,“大惊小怪,”众人也不知道皇后在说谁,“还搞得满城风雨不成?”杏贞站了起来,吩咐贞妃,“如意这么惊慌失措,这六宫之中估计都是要知道了,你去训诫下那些不安分的宫人!本宫去瞧瞧皇上。”丽妃也站了起来,杏贞了然,“你去御药房煮一碗安神汤,再送到养心殿。”

    “这么怕怎么在御前当差!”杏贞恨铁不成钢地意,“走,和本宫去养心殿!”

    杏贞赶到养心殿,咸丰皇帝已经在召见军机大臣了,杏贞站了门口等了一会,杨庆喜悄悄的溜了出来,把皇后迎进偏殿,奉上了茶,杏贞喝了一口茶,凤眼悄然望着这个养心殿大总管,“皇上很生气吧?”

    杨庆喜悄悄吞了口水,皇帝当然生气,这也就是为了自己要让小太监悄悄来请皇后来灭火的原因,“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生气坏了,平日里最爱的苏东坡留下来的端砚,都摔了个粉碎,刚刚大骂了军机处的大臣们,说他们颟顸无用。”

    “你也是御前的老人了,怎么还如此不小心,”杏贞莫名其妙地说起了杨庆喜的不是,不仅杨庆喜听得莫名其妙,跟过来服侍的安德海也听得莫名其妙,“皇上没旨意让本宫过来。你就来告诉八百里加急上的军情。‘泄露禁中语’杨总管,你觉得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砍?”

    杨庆喜听得肝胆欲裂,连忙扑通跪下,连连磕头。“娘娘救命!娘娘救命!”

    “好了。快起来吧。小安子,把杨公公扶起来,”杏贞放下盖碗。“本宫知道你是担心皇上的身子,这才来告诉本宫,不过以后要少这样,悄悄地来,不要闹得六宫皆知。”

    “那娘娘您今天?”杨庆喜小意地问道,难道要皇后再回去不成?

    “今个本宫会说是听见皇上发了大火,所以前来探望的,”杏贞摆摆手,“不会让你坐蜡。”

    “娘娘真是圣恩啊,”杨庆喜这下是心服口服,奉承了一番,又说起咸丰皇帝召见大臣的事儿,“肃顺刚刚也进了养心殿。”

    “皇上宠信他,让他和军机大臣一般也是常事。”杏贞若无其事,“本宫且在这里坐一会,等皇上散了大臣,你再去和皇上禀告吧。”

    “喳。”

    窗外雷声震动,不多会,原本晴朗的天气变得昏暗了起来,狂风大作,屋檐上叮咚作响,春雨,终于以一种倾盆的方式到来了。

    养心殿正殿内,小太监们点上了蜡烛,来不及对着跪在地上的军机们嘲笑,连忙躲了出去,皇帝的坏心情是显而易见的,“列位臣工,如今洋人就要打到家门口了,怎么,还没想出什么法子御敌于国门之外吗?”皇帝显然是怒到了极点,连声音都不似平时的温文尔雅,淡定从容,一副天家气派,变得气急败坏了起来,“真是无用!”

    军机们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说话,皇帝不得不开始点名,可一个个连着都说让皇帝“乾纲独运”,皇帝快要气坏了,自己要是有主意,还要你们这些废物点心做什么?杨庆喜送上了盖碗茶,皇帝犹是恼怒的很,正想把乾隆绛红色五龙盖碗掼在地上,冷不丁地瞅到在最后头的肃顺,又放下盖碗,挥挥手,让面如土色的杨庆喜退出去,“肃顺,你说说有什么主意!”

    “回皇上,这些洋人们无非是要钱,只要咱们给他们些钱,想必就是无碍,”肃顺对着英法等国列强对着中国张牙舞爪动手动脚的目的倒是了解清楚的很,只是接下来的话就变味了,“咱们多给些银子就行了,想必洋人很快会退去,只是这江南的发逆猖獗的很,这是要咱们大清朝的江山,这才是咱们的心腹之患,洋人最多是肘腋之患。”

    “你倒是说的在理,”咸丰有些赞同肃顺的意思,“那你觉得如何应对洋人?”

    “除了要给钱之外,咱们也要做两手准备,这次是英法两国来袭,美国和俄罗斯并没有参与其中,咱们可以让美国俄罗斯两国公使转为调停,”肃顺目光炯炯,边上的一干大员畏畏缩缩地顺直着身子和皇帝说话,“再者让僧王戒备大沽便是,再派遣几位前去天津,”肃顺顿了顿,“若是战事不谐,那便只能招抚为主了。”肃顺说的冠冕堂皇,所谓招抚不过是投降议和的体面说法,犹如北宋给辽国的“岁币”。

    皇帝心下雪亮,却也不能不承认肃顺的法子是最好的,“罢了,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军机拟旨来了,肃顺,你去军机们发,然后商量事该怎么办!”

    皇帝的话宛若惊雷一般在军机诸位大臣心里炸开,肃顺尚未入阁,却已经署理军机事务了,难道自从道光皇帝朝权臣穆彰阿之后,这咸丰朝又要冉冉升起一个权臣了吗?

    “都跪安吧。”

    杏贞进了养心殿的正殿,外面的春雨下地殿内漆黑一片,些许的烛光不能扫去皇帝脸色的阴影,杏贞行礼完毕,抬起头来,瞧见咸丰的眼下有一大块的鸦青色,双眼也黯淡无光,瞧见杏贞上前,皇帝也只是懒洋洋地点点头,“皇后来了。”

    “臣妾听说皇上生气,过来瞧瞧皇上,虽然国事繁琐,还是请皇上保重才好。”杏贞宽慰道。(未完待续……)

    ps:晚清做官有四条升迁的捷径,曰:“帝师王佐,鬼使神差。”说的是说皇帝的师傅,亲王的辅佐,洋鬼子国度的使节和神机营的差使。现今当官也有四条升迁捷径,曰:官二代,官二代,官二代,官二代。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