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三、天津条约(八)
    这种华夷国际秩序到了清朝又有了很大程度的发展。具体表现为“天朝上国”“藩属国”“化外各邦”。对于像英国这样的西方国家,清朝在官方文书中称为“夷”,如英法美各国分别被称为“英夷”“佛夷”“米夷”。根据传统的这种华夷国际秩序,在对外关系上,清朝自认为是天朝上国,当然不会承认像英法美这样的国家和自己有平等的地位。处理外交事务的机构就是管理像蒙古西藏等事务的理藩院。因为在清朝皇帝眼里,这些国家只不过是藩部的延伸。鸦片战争失败后,原来的中外格局已经破坏,但道光帝只做了一些修补:以两广总督兼任五口通商事务的钦差大臣来与外国人打交道。总之是依然在坚信和维护着这种不平等的华夷国际秩序。

    现今这些夷酋提出公使驻京这一要求,定是“意存叵测”因为在咸丰帝所读的史书经典中,根本没有像西方这样的常驻使节。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常住在对方京城的只有监国之类的太上皇或“质子”之类的抵押。咸丰帝心中明白,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自己是一败涂地,这西方的常驻使节当然也就不可能是后者身份,这样推理下来,他们只能是敌国派来的钦差。“准夷酋之伪钦差驻京,又受挟制。”咸丰帝甚是担心。但事与愿违,咸丰帝越是不准公使驻京,英法就越要求驻京。这更加剧了咸丰帝的疑心。最后被逼无奈,在臣子奏折上朱批到:“若必欲公使驻京,则俄国成例惧在,但能派学生留驻,不能有钦差名目……听中国约束,专令学习技艺,不得与闻公事。”一切理由全在其中,因为按照咸丰帝的理解,这些西方的常驻使节是敌国派来专门监视自己的钦差,是可以在京城里任意收税干涉政令拆迁民居建立高楼部署各类武器的。总之是如同太上皇。可以为所欲为。而中国也将沦为外夷监守。自己也将变成历史上的第二个石敬瑭,成为儿皇帝。自己作为大清朝的帝王,君临万国抚有万邦,又怎能受这些夷酋“挟制”。如果允许公使驻京。受其挟制。这种事情若让那些臣子们录入史册。且不说有损咸丰帝自己的尊严和脸面,更是有损大清朝的体面。因而,在咸丰帝眼中。若准夷酋驻京,“贻患无穷,不如战。”

    皇帝对着肃顺的观点深以为然,“确实在理,你继续讲来?”

    “此外,洋人不远万里,早就供给不足,如今更是抛了他之长处,上岸来进攻天津,僧王若是腾出手来,八旗铁骑必然能扫清荡寇!”肃顺侃侃而谈,“若是如此,必然能将英夷法夷这等跳梁小丑斩于马下,更能彰显我天朝国威。”

    皇帝大喜,点头表示赞赏肃顺的话,正欲开口的时候,外头的杨庆喜又奉进了折子,“皇上,天津那边八百里加急的折子。”

    “快拿上来!”皇帝接过了杨庆喜手里的折子,打开一刷的变得苍白无比,身子一晃,跌坐在了须弥座上。

    诸王军机帝的脸色,心知必然是坏消息,难道是天津陷落了?众人不敢说话,只有领班军机彭蕴章壮着胆子问了一句:“皇上?天津那边来的军情是?”

    皇帝摇了摇头,闭着眼睛,殿内的蜡烛燃地室内恍如白昼,过了许久,方才开口,只是突然之间,皇帝都没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然哑了,苦涩嘶哑的声音在勤政殿里头响起。

    “军机处拟旨:着大学士桂良吏部尚书花沙纳礼部侍郎庆海并耆英赴天津与各国谈判,钦此。”

    肃顺不敢置信,望着咸丰皇帝膝行了几步,大声道:“皇上!?!?!?!”本来被自己已经说通了,怎么会突然变卦!

    皇帝睁开了眼睛,眼中全是无力感,他觉得自己的力气已经在坏消息哪里用完了,“英国舰队在渤海上攻击了上海运来的漕运船,并号称,若是再不和谈,将会一直封锁到大清愿意和谈为止,”咸丰皇帝闭上了眼睛,“就这样办吧,朕乏了,你们跪安吧。”

    “外托恭顺之名,内挟要求之术天津郡城,无一日之水,无隔宿之粮,城外廛肆毗连,河路错杂,战守两难,不得已仍行议抚,但使津郡能羁縻一日,京师则筹备一日臣与津存亡自誓已久,非敢以言抚为退缩求生。”

    圆明园勤政殿,一个小太监悄无声息地疾步走进勤政殿内,手里还捧着一叠新到的折子,等到掀帘的太监掀开帘子,东暖阁里面传出来皇后朗朗地读折子声音,小太监放慢了脚步,走到里间,里面伺候的双喜接过折子,放在了炕上的小几子上,咸丰闭着眼睛,眉头紧皱,听着坐在对面的皇后的声音。

    皇后读完了折子,放下,静声帝,“皇上,谭廷襄的折子,您的意思是?”

    “要停止贸易,关闭广州厦门福州宁波四个通商口岸,这法子不行,”咸丰皇帝摇了摇头,否决了谭廷襄的提议,“如今不论说关税如何,单单宁波府买进来的西洋火炮就是少不了,如何能停止贸易,”如今发逆已经被压制在江南一带,若是停止贸易,恐怕又要猖獗起来了。

    “宣战么目前还不到时候,”皇帝继续摇了摇头。

    杏贞连忙说道,“两广的黄宗汉上折子说,提议速速克复广州,使英法等国震慑再出面开导”对于前世公知精英产生最多的法律生来说,自己是一个比较独特的例外,是一个典型的国家利益至上者,杏贞清楚的明白如今和英法两国开战确实是不明智之举,国内的太平军和捻军都是冷兵器时代的反叛,朝廷军队到现在举全国之力还没有把金陵的洪秀全剿灭,怎么能把大航海时代崛起的蒸汽强国,打到家门口的英法两强打到?

    “皇上,臣妾以为宣战不是要真和洋人动刀动枪,”杏贞说了自己的意思,“宣战只是表明咱们大清的一个态度,要强硬到底,天朝仁义之极,就算是不通教化的洋人,咱们也应该是先礼后兵,”杏贞说话圆了皇帝的面子,总不能说皇帝怕吃败仗才迟迟不肯宣战吧。(未完待续……)

    ps:甲和乙素不相识,甲问乙姓什么,乙答道:“孙。”

    乙问甲姓什么,甲说:“不敢。”

    乙说:“问君姓,君为啥如此谦虚?”

    甲还是说:“不敢。”

    乙再三询问,甲便说:“祖。”

    乙恍然大悟:原来他是用姓来讨便宜,便说:“这有什么关系呢?你祖我孙,我孙你祖

    罢了。”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