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 > 三十三、天津条约(十)
    “如今,也只能委曲求全了,”皇帝苦笑,虽然精神被杏贞激励兴奋起来,可是咸丰的斗志还是昂扬不起来,“且几个当差是否利落吧。()”

    杏贞不置可否,有些事情很难解释清楚,咸丰帝虽然没有经历过第一次鸦片战争,但他深受其师杜受田的影响,非常痛恨洋人。在他眼里,是这些不懂事理的夷酋们打破了大清王朝的安宁。他为不能赶走这些洋人而气愤。当他得知上海天主教堂的十字架被雷电击劈时,在臣子的奏折上朱批到:“敬感之余,更深惭愧。”咸丰帝对洋人的痛恨使得他根本不愿意处理这些夷务,长久下来,使其对洋务根本一窍不通。他身居宫中,只是在奏折上子们称这些夷酋性如犬羊,反复无常,自己也就深信不疑了。现今这些夷酋提出公使驻京这一要求,定是“意存叵测”因为在咸丰帝所读的史书经典中,根本没有像西方这样的常驻使节。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常住在对方京城的只有监国之类的太上皇或“质子”之类的抵押。

    不过有些事情杏贞希望变化,有时候变化不一定是坏事,“那便只能如此了,皇上,和谈如何,皇上还需要给桂良等人好好面授机宜一番。”

    咸丰点点头,原本是极为兴奋的表情,伐果断侃侃而谈的皇后,脸色喜悦的神色慢慢地淡了下来,变得喜怒。“皇后说的在理,那朕便如此做了,”咸丰皇帝打开折子,拿起了朱笔,“朕先批折子,你先跪安吧。”

    “是,”杏贞眉间微微一动,却也没多说话,“皇上早些休息,龙体为重。”

    “朕知道了。”

    杏贞走出勤政殿。转过头又变得灯火辉煌的勤政殿。脸色平静,心里却在犯嘀咕,是不是刚才的话有些过激了?似乎不应该是贤德的皇后该说的话,算了。说都说了。也不去多想了。杏贞朝着杨庆喜招手,杨庆喜屁颠地过来,脸色的红印褪去了不少。“你最近小心点,”杏贞低声说道,“皇上心里不痛快,别触霉头!”

    “是是是,都亏了皇后娘娘,不然今天皇上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恩,”杏贞点头,转过头叫帆儿,“你叫丽妃过来,即刻,”杏贞坐上了轿辇,《天津条约》还是一如既往地要在历史里发生了,有些事情杏贞可以不在意,但是有些事,她绝对不能容忍发生,她再吩咐一直守在殿外的安德海,“叫德龄,上次说的事即刻去办!”

    “是。”

    我倒是要这个历史里版本的《天津条约》该是怎么签!杏贞上了轿辇,“回住所,告诉贞妃,六宫都给本宫警醒着点,不许乱嚼舌头动摇人心!”

    “喳!”

    第二天一大早,神武门的守卫揉着眼睛就许久没出宫的德龄,只见德龄袖着手,双眼半眯着坐在马车上,守卫的头领不敢怠慢,上前连忙打了个千,“哎哟,德公公,我怎么说今个没起来就听见喜鹊在树上叫呢,就在这里遇到了德公公!”龄只是点了点头,没接自己的话茬,那个首领有些讪讪,“德公公这么早出宫是去?”

    德龄只是瞧了那首领一眼,对着他的盘问也没有动怒,“皇后娘娘有令,让我去承恩公府赐立夏的节礼。”

    “是是是,那德公公请慢走,”首领连忙点头哈腰。

    驾车的小太监一挥鞭子,马车辚辚出了城门,德龄对着那个首领点点头,“你当差辛苦了,得了空来储秀宫找我,咱们一起喝杯酒。”

    “是是是,”那个首领喜不自胜,“这是我的福气,公公慢走,今个都是我当差,公公晚些也是无妨。”

    等到德龄的马车远去,那个首领站了身子,站在地上喜滋滋的,一个亲近的侍卫瞧见首领患得患失的样子,不由得开口笑道:“头儿,您这是怎么了?对着一个老棺材瓢子这么热情作甚?昨个内大臣出宫的时候,都没见您这么鞍前马后的!”

    “棺材瓢子?”那个首领复述手下人的话,嘿嘿冷笑一声,“你倒是敢小瞧这德龄啊?一个太监,先是服侍皇太后,之后又照拂万岁爷,如今又到了皇后娘娘宫里当差,你说,这宫里最大的三个主子都和他有关,就算他干瘦,似乎风一吹就倒,我可还真不敢小瞧他,嘿嘿,”个手下还一脸懵懂,“有些事说出来怕吓死你,罢了不说这个了,你小子当差谨慎些,如今可是非常时刻,洋人都打到家门口了!皇上和内务府那里都不痛快,肃顺大人正在整顿内务府,你小子别得罪了人,怎么死都不知道,嘴巴不闭紧点,反倒而来连累老子,快站好当差!”

    德龄依旧闭着眼坐在马车上,等到马车辚辚朝着西边行去,快到了劈材胡同的时候,德龄淡然开口,“去恭亲王府。”

    “是,”那个小太监丝毫没有惊讶之意,一挥鞭子,一声吆喝,调转马头,西行朝南,望着什刹海行去。

    丽妃刚睁开眼睛,起身就透着帐子对外头叫着“春儿”,春儿掀开了帐子,对着丽妃说道,“奴婢在呢,主子醒了?”

    “阿玛进园子了吗?”

    “估摸着这时候也快到了,”春儿扶起了丽妃,“要不叫小太监去盯着?”

    “快去,你叫人进来给本宫梳头,你也去园子门口盯着,等到了让小太监领着阿玛来本宫这里,你么去请皇后娘娘来,”丽妃原本只是紧张的声音变得急躁了起来,“这和英国人议和的事情怎么能搀和?皇上这时候倒是记得阿玛了,之前和肃老六起了争执的时候,怎么没见他想起?”

    “娘娘,”春儿低低地警告了一声,丽妃这才不再嗔怪皇帝,“阿弥陀佛,这次差事是怕难了,不求有功,就盼着没罪过,本宫就心满意得了!”

    “娘娘也别担心,皇后娘娘昨个不是说的很清楚么,这次她要亲自对老大人交代事情呢,面授机宜,想必老大人必定平安无事的,”春儿连忙宽慰丽妃,“上次老爷得了侍郎的位置也不是皇后娘娘授意的吗?”

    “如今只能这么想了,”丽妃揉揉太阳穴,“本宫也不算太担心,有本宫和大公主在,又有皇后娘娘照拂,就算阿玛一时失手,也是不怕,你快去吧。”

    “是。”(未完待续……)

    ps:秀才和光棍商人喝酒时约定:各人以自己的志愿来行酒令。

    商人说:“妄想心,妄想心,但愿西太湖变子(子:语尾助词,无义)密淋禽,每斤卖

    二十文。”

    光棍接口道:“妄想心,妄想心,但愿沈万三(大财主)

    打杀子人,我要诈断伊脊梁筋。”

    秀才说:“妄想心,妄想心,但愿试官射瞎子妒眼睛,拿我个屁文章,圈满子(好的文

    句都用红笔打圈)考第一名。”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