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三、天津条约(完)
    “是,皇后娘娘说的极是,俄罗斯狼子野心,前些日子,微臣和六爷去俄罗斯谈判的时候也就是为了俄罗斯的野心而去的,微臣各国地图,瞧着英法两国离着中国极远,也无需担心他们想着侵占中国,只是这俄罗斯乃是恶邻,确实要小心提防,何况前些年刚刚和俄罗斯商定好国界,这俄罗斯在英法两国发生的事件中也未曾受损,当然无需赔偿,”庆海最近些年,倒是知道了不少洋人的事情,听得杏贞不由得连连点头,“这美国如今没有派兵来中国,除了国力不昌之外,也不想和大清闹僵,微臣以为,这美国也无需赔款,只要多加安抚,多与他们通商便是。”

    “很好,”杏贞满意地赞许一声,“可见庆海你确实是下了苦功的,如此办去便可,这样就捅不了大篓子。”

    “皇后娘娘谬赞了,微臣愧不敢当,”庆海毫不骄傲,又连忙问计,“如何应对英法两国,还请娘娘示下。”

    “如今国事艰难,英法两国船坚炮利,咱们的新军又没练成,那只能是忍辱求全了,”德龄继续说道,难为他把皇后的话复述地如此周全详尽,“赔款少些,可救急,别的那些损害中国的条款,说不得只能饮鸩止渴,暂时先吞下罢了。”

    德龄说完了话,不再发声,只是垂手站在地上,桂良捻须思索了一番,点点头,朝着德龄拱手。“还请公公代老夫和皇后娘娘道谢,真可谓拨开乌云见明月了!”桂良对着恭亲王奕??喜出望外地说道,如今这和谈,最难琢磨的就是皇帝的意思,如今知道了皇帝最信任的人的想法,皇帝的想法也就不难以揣摩了,桂良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情变得平复了下来,起码这趟差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桂良瞧了瞧默不作声的恭亲王和德龄。知道两人还有体己话要说。就站了起来,“那老夫先回府捋一捋,想个条陈出来,到时候去天津便宜些。告辞了。”

    “岳父请便。”恭亲王微微欠身。等到桂良走了之后,方对着默不作声的德龄说道,“德大伴难得来本王的王府。今个儿来除了找本王的岳父,怎么,储秀宫那位主子还有什么事儿要吩咐我不成?”

    “王爷说笑了,哪里谈得上什么吩咐,”德龄抬头瞧了一眼奕??,只见他眼里透着一股不以为然的意思,“皇后娘娘是让老奴来告诉王爷一声,让王爷做好准备,过些日子就可以出山了。”

    “什么!德大伴你说的可是真的?”奕??不敢置信,连忙追问,有清一代和明朝不同,皇亲国戚秉政实在是常事,相比较汉人官僚,天子也往往更信任宗亲,原本自诩治国之才的恭亲王被打入冷宫这么多年,早就呆的浑身发痒,就是找不到机会复出当差,如今听到自己复出有望,恭亲王哪里能不格外关注?

    “是,皇后娘娘是这么说的,”德龄继续说道,“还请王爷多多关注洋人的事务,将来的事儿就出彩在这里头!”

    清军战败,使咸丰只能根据英法的要求,于6月1日派东阁大学士桂良吏部尚书花沙纳庆海等人为钦差大臣,前往天津谈判。从一开始,谈判的焦点便集中到了“公使驻京”之上。咸丰帝打算用耆英进行斡旋,在奏折上朱批谕示耆英:

    “进京瞻仰。可告以速将各条定议妥协。并将兵船退至拦江沙外。然后再议进京之事。中国以诚信待人。亦断无别意。惟各国向无进京之例。此次应行礼节。亦须彼此商定。按照中国礼节。至各夷进京。中国民人。亦必惊疑。更须先为晓谕。不能临时猝办。再进京之请。皆俄夷从中播弄。英佛米皆重利。从前并无此说。

    耆英谅已驰抵天津。即可往见英佛(法国)米(美国)三国。将所求之事。妥为酌定。如桂良花沙纳所许。该夷犹未满意。著耆英再行允准几条。或者该夷因耆英于夷务情形熟悉。可消弭进京之请。则更稳妥。此时桂良等作为第一次准驳。留耆英在后。以为完全此事之人。津郡情形。甚属危急。不得不通融办理也。将此由六百里密谕知之。”

    以为凭借耆英过去与英方签约的经历必能成事,可英法联军早在占据广州后翻遍了广州官府的档案,对当年南京条约的内幕一清二楚,便多次刁难耆英,并拿出耆英在两广任上公文里面对于洋人侮辱的话语,反过来羞辱耆英,耆英羞愧难当,见不能成事,2天后私自回京。6月13日至18日,桂良先后与俄美两国公使签订了中俄和中美《天津条约》;19日,桂良奏报与英国谈判情况:英国要求使节长远驻京,除宫禁要地外,京城任行无阻。消息传到北京,很快引起满朝大哗。

    吏部尚书周祖培刑部尚书赵光工部尚书许乃普等10余人联名上奏,提出“公使驻京”之“八害”:一知我举动,既速且详;二建立高楼,窥我宫禁;三营建使馆,拆迁民居衙署;四观望陛路,无人敢禁;五设馆传教,去我衣冠礼乐;六民夷杂处,设有斗讼,无从讯断;七包揽商税,任意往来,门禁税收尽废;八朝鲜琉球等国,由此滋生轻慢之心。

    有个叫尹耕云的御史提出:这些夷人来京后,皇上以什么礼节见他们?要是外国人赖在京师不走,又当以何法逐之?另一个叫陈浚的御史,则提出了代表大多数人观点的“夷夏之防论”:“从来外夷臣服中国,入修朝贡,皆事毕即返,不许久留,所以严中外之大防也。若听异言异服之人,盘踞京邸,出入自由,则纳污藏奸,其弊何所不至”。就连后来对外以主和著称,倡导“洋务运动“的恭亲王奕??,此时也要求在谈判中不能示弱。“设若外夷无礼肆闹,立即拿下,或当场正法,或解京治罪”。

    如此之多的官员就“公使驻京”一事,在同一天里进言,在咸丰朝已经属于不小的政潮。然而这些进言者,对当时欧洲各国已经普遍实行的互派使节的惯例,完全不了解。只是用他们意念中的使节驻京模式,来推测其危害。其实将反对“公使驻京”的理由,表达得最充分的,还是咸丰帝自己。他在给桂良的朱谕中明确指出:“准夷酋之伪钦差驻京,动受挟制,战抚两难,贻害无穷,不如战”。6月24日,咸丰一面命令桂良以“我等如擅自允许,大皇帝必将我等从重治罪”的借口拖延,一面下旨给在天津的僧格林沁,加倍防守,准备决裂。桂良第二天接到此谕,英方也恰于此日送来条约草案,要求于次日签字,不容更改。26日下午,英国特使额尔金派人表示,如不按时签约,立即开战。当晚6时,桂良与额尔金签订了包含“公使驻京”内容的《中英天津条约》。27日,又与法国专使葛罗签订了《中法天津条约》。

    条约签订后,桂良写了一道长篇奏折,历数无力与英法开战的5条理由,“天时如此,人事如此,全局如此,只好姑为应允,催其速退兵船,以安人心”。7月3日,咸丰帝收到中英中法条约的抄本,以及桂良的奏折。桂良奏报咸丰:英法兵舰即将撤退,但如没有令英法满意的皇帝朱批,战端又会再起。无奈之下,咸丰拿起朱笔,在中英中法《天津条约》上,写下了“依议”二字。

    综合英法美俄四国《天津条约》,主要内容有:一公使驻京,觐见皇帝用西方礼节;二增开牛庄登州台南淡水潮州琼州镇江南京为通商口岸;三外国人凭“执照”可往内地游历通商传教;四修改海关税则,减少商船船钞;五赔偿英国银200万两法国银100万两,条约签订之后,英法联军退出广州。(未完待续……)

    ps:有个人的书法并不好,却喜欢到处为人写字。一天,见别人拿着一把白纸扇,又要题字。那人却跪下来。他说:“不过给你写几个字,何必谢我!”那人答道:“我是求你别糟蹋我的扇子。”。继续求月票。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