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四、科场弊案(四)
    九月十六日,顺天府乡试开榜,乡试是科举才试的第二级才试,习惯称乡试之年为“大比”之年。()北京顺天府乡试在京城东南隅崇文门内。贡院是科举考试的考场,顺天府京城贡院也是举行会试的场所故建制优于各省。悬“贡院”墨字匾于大门上正中,建“明经取士”“为国求贤”两牌坊于大门东西两侧。大门外为东西辕门,大门分中左右三门。大门前有“天开文运”牌坊。三门外并有东西砖门,乾隆二十七年复添砖墙于南面,增加砖门各一,共为砖门四。进大门后为龙门,门外又平列四门。直进为至公堂,中悬御书“旁求俊义”匾。两楹联为“号列东西,两道文光齐射斗;帘分内外,一毫关节不通风”。堂为外帘官办公处,堂前有;回廊,设木栅栏环绕。至公堂后有飞虹桥,渡桥为内帘门。居于龙门至公堂中间。院内有明远楼,楼下南面悬联:“矩令若霜严,府伏低?群嚣不息;襟期同月朗,喜此地江山人物,一览无遗。”四角各有楼专供监考瞭望用。

    乡试时间每三年一考,明代逢子卯午酉年举行(,清沿明制恩科例外。顺天府乡试正副主考在协办大学士尚书或副都御史以上官员中选派。各省由翰林进士出身的部院官充任。监临官,顺天府为府尹各省由本省当地巡抚总督充任。考生顺天府各省凡本府省籍之秀才贡生监生及“儒士之未仕者,官之未入流者。皆由有司申举”始得应试。因乡试在秋季举行,所以也称“秋闱”(闱考场)又发榜在九月中旬,时值桂花盛之季,故俗称“桂榜”。又因发榜取寅辰日支故也叫“龙虎榜”。均为吉祥典雅之意。

    这一日,龙虎榜前头人头攒动,无数穿着青衫的士子们在榜下拥挤着翘首人生死的榜单,有的人搓手顿足,有的人喜极而泣嚎啕大哭,有的伤心欲绝,双眼一翻就此闭过气去。惹得榜下越发的鸡飞狗跳。对面的一间酒楼。一个面容奇古的老者缓缓放下了竹帘,就单单上那块汉代古玉,便知此人不是普通的老人,这老者对着坐在上首的一位红光满脸身段挺拔闭目养神的五柳长须老者开口笑道:“中堂大人。这可都是您一手定下的门生啊。才俊何其多也!”

    那个留着五柳长须的老者缓缓睁开眼睛。淡然一笑,“桐轩说笑了,这是天子之恩。老夫只不过是恰逢其会,成人之美而已。”

    “中堂大人谦虚了,”被称作桐轩的是如今的户部汉尚书朱凤标,翁心存被肃顺排挤之后,萧山人,原先的兵部尚书朱凤标调任户部汉尚书。朱凤标朝着被自己称为中堂大人的老者拱手,“中堂大人这乡试的差事当的极为漂亮,皇上也不是明发旨意嘉奖了么?”

    “极是,老夫这文渊阁大学士还是皇上开恩给的,”这被成为中堂大人的正是本次顺天府乡试主考官柏俊,柏俊字静涛,蒙古正蓝旗人,道光六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累迁内阁学士,兼正红旗汉军副都统。寻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八年,典顺天乡试,拜文渊阁大学士。

    柏俊极为自得,捻须笑道:“还好没出什么大褶子,如今子倒也平静,老夫这心就放下了。”柏俊原先怕举子们闹事,特意邀了副主考官朱凤标一同在这魁星楼登高子们无非不能摆脱正常范围的喜怒哀乐,这才放下了心。

    “中堂大人,”朱凤标举起杯子请了一下柏俊,“听闻大人在内阁和这个,”朱凤标把大拇指和小拇指伸了出来,其余三指蜷缩,比了一个“六”的姿势,“不甚和睦?”

    “桐轩明知故问,”柏俊摇了摇头,对着朱凤标脸上颇具深意的淡然笑意不以为然,“难道桐轩在这地官的位置上就坐的很舒服吗?又何必试探与我?”

    朱凤标摆了摆手,“老大人说笑了,到底是下官不该试探,这肃老六,实在是过分的紧,难怪翁常熟忍不住要走开,下官在户部这些日子,这肃顺是完全没要下官管事儿的意思!素来都是管户部的军机居于户部大堂,满汉尚书东西相对,没想到这军机处没人敢管肃顺,肃顺自己就占了户部大堂了,说什么闲着也是闲着,若是日久没人参拜,这大堂未免寂寥,”朱凤标有些郁闷了,没想到到了户部这个六部之中最有油水的地方,毫无权柄不说,就连说话都没人听,开玩笑,那个福瑞在被打了板子之后己家被抄家,一口血吐出不说,之后还变成了半疯癫,就连这半疯癫的人,肃顺也不放过他,早早就请了皇帝的圣旨,发配宁古塔了,这辈子估计再也回不到京城,如此杀鸡儆猴,这户部上下,焉能听一个菜鸟书生户部尚书指派?

    “这国朝旧历,尚书原本以满尚书为尊,这肃顺虽然跋扈了些,到底也算是尽忠职守,”柏俊夹起了一筷子蟹粉狮子头,却又觉得有些油腻恶心,只是放在碟子中翻来覆去,边上的伴当见状,想倒上镇江的蟹醋,柏俊摆摆手,示意不用,放下筷子,用着菊花和绿豆面熏得毛巾擦手,“可是在内阁,在军机,他算什么东西?”柏俊是正儿八经的科举出生,可谓是根正苗红,向来是极为八旗勋贵出生的人,“前明的时候,可是不入翰林不为大学士,如今这王大臣参政也就罢了,这肃顺,”柏俊皱了皱眉,“只是户部尚书而已,倒是光明正大的干涉起了内阁军机的事儿了!”柏俊在内廷,见了不止一次肃顺对着军机章京和苏拉指手画脚,军机大臣视若罔闻,自己是最重规矩的,肃顺的骄纵模样,已经和肃顺起了几次冲突了。

    “中堂大人这话极是,”朱凤标心里暗喜,这下总算找到盟友了,不由得连连点头,“如今大人圣眷正隆,刚好和肃顺扳扳手腕。”

    “哼,本官倒是不怕他,桐轩你瞧着,朝廷上下必然有很多对着这肃老六不满的,那些合适的,有必要的时候咱们也可以聚聚,”柏俊捡了一颗马**葡萄慢慢地嚼了,虽然如今春风得意,但是也不能大意,这肃顺可是大敌,“想必,很多话可以说的。”

    “中堂大人明鉴。”(未完待续……)

    ps:端午节,先生没收到节礼,问学生什么缘故。学生问了父亲,回来说:“我父亲忘了。”先生说:“我出上联与你对,对不好要打。”他出的上联是:“汉有三杰:张良韩信尉迟公。”学生对不出下联,怕打,哭告其父。父亲说:“对子出错了,尉迟公是唐朝人,不是汉朝人。”学生禀告先生。先生笑道:“你父亲几千年前的事都记得很清楚,怎么昨天一个端午节就忘记了?”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