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四、科场弊案(九)
    那个原本说的极为开心的小太监,抬头在宫前的人,猛地住了嘴,脸上有些讪讪,却也没什么惧怕的意思,腆着脸慢慢地打千,腿还未弯下去几分,就先笑嘻嘻地说道:“奴才给安公公请安。”

    “好了别假惺惺的了!”那个被叫做安公公的年青小太监指着领路的小太监鼻子笑骂道,“昨个还骑着老子背上叫着,小安子小安子给大爷我喝酒,今个倒是假模假式尊敬叫起公公起来了!行了,别行礼,这慢吞吞的礼我可受不起!”那个小太监就势站了起来,“安公公仗义,奴才”

    “恩?”安公公鼻子发出了一个质疑的鼻音,那个小太监作势轻轻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哎呦,瞧我这张嘴,夫人带到,那我先出去了,安公公有活儿叫我便是。”

    “得嘞,下次出去必定要叫你的,”安公公点头送走那个小太监,转了过来,对着乌雅氏不卑不亢地打了个千,“安德海给夫人请安。”

    “哎哟,原来是安公公,我这妇人如何能担公公如此大礼,怎么使得,怎么使得。”乌雅氏连忙俯身,这是皇后驾前最得宠的太监,虽然才是十几岁,已经和储秀宫大总管唐五福同为身穿红色袍服的管事太监了,今个是有求于人而来,这在皇后跟前说的上话的人千万不可得罪了。

    安德海微微一笑,“夫人客气了。皇后娘娘已经在书院里面等着夫人,请跟着我进去。”安德海转身走上汉白玉台阶,乌雅氏连忙跟上,书院不似别处的红砖绿瓦,而是黄木铸就,古朴大方。进得院门,只见庭院之内种得几十株二人合抱之大的梧桐树,碧叶深深,枝桠参天,空气之中透着梧桐的特殊香味。令人暑气全消。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隐隐约约传来了几声画眉鸟叫,反而更是显得静谧,西边架着一个秋千。几个小太监拿着扫帚洒扫。乌雅氏一行人走过。也不抬头雅氏是第一次来到梧桐书院,会四周景色,不敢多头跟着安德海,沿着雕刻着文房四宝梅兰竹菊地花色的青砖甬道往前走去,不多时,安德海的红色袍服下摆停了下来,“帆儿姐姐,夫人到了。”

    乌雅氏这才抬起了头,抬起头就殿檐下悬有“碧桐书院”匾额,乃是雍正御笔,两边柱子上挂着对联“月转风回翠影翻,雨窗尤不厌清喧”,亦是乾隆皇帝御笔。

    一个带着金步摇,穿着淡青色宫女服饰的十几岁宫女站在檐下,眉目笑兮,手里还抱着一只山东临清进贡的鸳鸯眼狮子猫,那狮子猫身体雪白,懒洋洋地趴在那宫女的怀里,一蓝一黄的眼睛半眯着,好奇的台阶下的乌雅氏,那宫女福了一福,不卑不亢,“夫人万安,皇后娘娘在里头,请您进去呢。”

    乌雅氏连忙整衣,“是,请帆儿姑娘带路。”今个来是后驾前的两个得力人物了。

    帆儿转过身子,带着乌雅氏走到了正殿,乌雅氏里面全是书架,书架上密密麻麻都是书,正殿当中摆着一个紫檀木的大书桌,书桌上摆着一盆茉莉花,书桌后头黄布幔地,设了一个满地山海凤舞九天的宝座,宝座上坐着一位穿着绯红色旗袍,头戴点翠白玉扁方的年轻女子,手里还握着一卷书,正含笑己。乌雅氏连忙跪下行礼,“臣妾乌雅氏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夫人请起,”杏贞右手拿着书一挑,示意乌雅氏起来,“帆儿,赐坐,叫唐五福上茶。”

    “是,”帆儿抱着猫下去了,小太监拿上了几子,乌雅氏再谢恩坐下,一个白白胖胖,满脸笑意的红衣太监奉上了茶,乌雅氏不敢怠慢,连忙站了起来,“怎敢劳烦唐公公。”

    “夫人客气了,请用茶。”唐五福点头哈腰,见杏贞没有别的吩咐,又连忙下去了。

    杏贞雅氏如此谦卑,心下一动,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请乌雅氏喝茶,“夫人难得来园子里,你瞧着本宫这梧桐书院景色如何?”

    乌雅氏连忙放下茶盏,“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这诗句臣妾还是听说过的,往日不知何种景色,今日到皇后娘娘的梧桐书院里面,”乌雅氏满脸羡慕之色,“这才知道这是何等气派啊。”

    居然还会用诗经的诗句,杏贞微微吃惊,笑道:“夫人也喜欢《诗经》?”

    “臣妾哪里懂得,”乌雅氏连忙推脱,这句还是自家的老头子刚刚教的,说是皇后娘娘最喜文青(这话好像不是什么好话),若是能说给皇后娘娘听,也是拉近关系的一桩办法,“这是臣妾家老爷常说的诗句,听惯了,臣妾倒是也能脱口而出。”

    “哦?”杏贞放下了手里的书,对乌雅氏的话颇有兴趣,“大学士都在家里做什么?本宫知道他最近这些日子有些焦头烂额。”杏贞当然知道柏俊主考顺天府乡试出了些篓子,刚刚还被罚了一年的俸禄。

    乌雅氏正愁皇后不说起柏俊,这下可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刚好就着皇后的话头,乌雅氏连忙跪下,含着委屈,哭着伏在地上,“臣妾请皇后娘娘救救臣妾!求求柏俊!”

    杏贞一惊,“这是做什么?无非是被罚了一年的俸禄,什么时候你们大学士还指望这些俸禄过日子了?快快起来,安茜扶夫人起来。”

    安茜低低得应了一声,上前准备扶起乌雅氏,乌雅氏却是不起来,听到杏贞这么一说,越发伤心了起来,她可是从未见到自家老头子脸色惨白到那种地步,乌雅氏虽然是一介妇人,但也知道眼下局势不好,“哪里只是罚俸一年!若是如此,臣妾万万不敢来皇后娘娘这里烦扰,只有来进园子谢恩的,谢皇恩浩荡!”(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