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四、科场弊案(十)
    “可是,肃顺今个上了折子,说要彻查顺天府乡试,柏俊他虽无舞弊之事,可多久积弊,陈规之中必然有漏洞,若是肃顺一心想置柏俊于死地,这彻查必然会查出柏俊万万担不起的事儿来!”乌雅氏哭诉了一会,又恨起肃顺来,“这肃顺,见着我们家老爷在内阁之中时常对他挑毛病,被他怀恨在心,如今这么好的机会,肃顺这个睚眦必报的人,岂能放过!”

    “真有此事?”杏贞挑眉,微微有些诧异,杏贞对着站在地上的安茜吩咐道:“你去勤政殿找杨庆喜,他不在就还是双喜,顺有没有上这个折子。”

    安茜领命而去,恰好乌雅氏说到柏俊和肃顺之间的龃龉,杏贞心下一动,淡然开口,“夫人快起来,有事儿咱们好好说话。”

    乌雅氏见杏贞没有松口要帮忙,心里有些失望,却也不敢再违背皇后的意思,挣扎站了起来,低头坐下用帕子拭泪。

    杏贞见不得一个和自己母亲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垂泪,低咳一声,“夫人,这话里的意思是,大学士在乡试里面,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儿?”

    “我们家老爷最是方正,知道顺天府乡试是皇上最最关注的事儿,岂能做这等有负天恩的勾当,必然是没有的,不然臣妾也不敢来皇后娘娘这里求情,”乌雅氏连忙开口,皇后这话的意思是?“还请娘娘可怜臣妾一家子。”

    “大学士若是为心无愧,本宫自然要相帮。”杏贞定下了基调,提笔写下了几个字,“夫人你也不用着急,皇上的意思怎么样,还不知道呢,且放宽心吧。”

    乌雅氏见杏贞只是宽慰自己,却也没说什么实在的话,暗暗地咬了咬牙,站了起来,低头说道:“柏俊在臣妾进园子之前叮嘱臣妾。厚颜向着皇后娘娘求情。让皇后娘娘解救一次,若是此番能保的身家性命,必然要唯娘娘马首是瞻。”

    殿里一下子没人说话了,乌雅氏不顾一切地说了以上这番话。心里隐隐有些后悔。殿内一时间寂静无声。只有秋风婉转吹过梧桐叶,沙沙作响,皇后没说话。乌雅氏也不敢抬起头见皇后的脸色如何,只能是低着头等待皇后发话,就这么一会子,乌雅氏脖子上就沁出了一层薄汗。

    再过了片刻,乌雅氏心中几乎已经绝望,只听得皇后宛若天籁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大学士说的严重了,大家都是为国效力,说不到唯本宫马首是瞻,”乌雅氏的心沉了下来,抬起头正欲说些什么,只后嘴边透着一股浅浅的笑意,“好了,夫人这事既然求到了本宫这里,自然会给夫人一个交代的。”乌雅氏又连忙跪下谢恩,杏贞缓缓站起来,绕过书桌,亲手扶起了乌雅氏,“既然夫人以诗句赠本宫,礼尚往来,本宫自然也要回赠夫人一句诗:‘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夫人不懂吗?无妨,大学士必然懂的,你先出宫告诉大学士吧,让他安心,本宫这就去瞧瞧肃顺的折子。”

    安德海送走了乌雅氏,回正殿的时候,杏贞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杏贞慢慢睁开眼睛,对着安德海点了点头,“柏俊是蒙八旗?”

    “是,”安德海虽然年少,到底朝中重臣的底细知道的不少,“柏俊老姓是巴鲁特氏,他原名松俊,字静涛,是蒙古正蓝旗人。”贞若有所思,安德海又加了一句,“外头说柏俊倒是清廉。”

    杏贞还没来得及说话,安茜进了正殿,“娘娘,勤政殿确实是有一本肃顺的折子,听如意说原本肃顺是想面陈的,听说皇上在歇息,这才只是递了本子。”

    “那皇上现在还在歇息?”

    “眼下已经醒了,”安茜有些犹豫,微微皱眉,却也说了皇帝的行迹,“正召了海棠春在九州清晏伺候呢。”

    难怪安茜皱眉,海棠春并不是正经的秀女,而是一个雏伶。咸丰皇帝有一日和怡亲王等人谈笑的时候,听端华说京城之中,有一位雏伶,名叫朱莲芬,不仅美貌如仙,而且擅长歌舞,令京师王公大臣趋之若鹜,以得到这位雏妓为最大乐事。两位风流大臣赢得美人的芳心,一位是陆御史,一位是吏部大员龚引孙。龚氏还有所顾忌,陆御史痴情于美人,不能自拔。

    咸丰皇帝最喜美人,听说了这段风流事,横刀夺爱,叫端华悄悄地把朱莲芬带进圆明园,自己面见这位雏伶朱莲芬,端华载垣等人均已谄媚主上为安神立命要旨,皇帝有所喜爱,自然要遵命,把人带进园子之后,皇帝喜出望外,见到这位美人,惊为天人,她不仅容貌美丽,黑头发,雪白肌肤,而且丰满迷人,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清香。更为令皇帝惊奇的是,这位美人,擅长唱昆曲,这是皇帝之所好,不仅唱的曲目多,而且唱得**,唱得美妙,歌喉婉转,如天籁之音!如此深得皇帝的宠爱,皇帝知道物议,虽然皇后从来不说什么,但是给后宫封号,总是遮不住朝廷内外的大嘴巴,只是称朱氏为“海棠春”,宫人都称朱氏为海棠春夫人。

    陆御史再想见到这位被皇帝宠爱的海棠春朱佳人,就比登天还难了。怎么办?陆御史不甘心,就郑重其事地上一道奏折,引经据典,洋洋数千言,诉说皇帝以天下之尊,宠爱一个伶人,这是古来所没有的,成何体统!希望皇帝以国家为重,以江山社稷为重,不要再宠伶人朱莲芬了!

    咸丰皇帝御史的奏章,不禁大笑,不屑地说:陆都老爷,醋矣!

    如此也算是一段风流故事,杏贞根本就没有皱眉,平静无波地站了起来,“还好今个是海棠春在,不然肃顺先见到皇上,我就不好帮人了,走,咱们先去勤政殿,顺的折子再说。”

    “娘娘真的要帮柏俊的忙?”安茜说了自己的疑问,“这柏俊素日可是和咱们没什么来往的,旧日里似乎因为娘娘出入勤政殿帮着皇上批折子,这柏俊还跟风上折子说此举不当。”(未完待续……)

    ps:月票呢……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