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四、科场弊案(十五)
    文源阁位于水木明瑟北面,原称四达亭,乾隆南巡浙江后,仿照宁波的明代藏天一阁改建,专门贮藏《四库全书》。()阁南向而立,前方凿挖曲池,并放养金鱼于其中,大可盈尺。池南为怪石嶙峋的假山。池中还竖有一巨大太湖石,名“石玲峰”,高逾六米,玲珑剔透,环孔众多。正视之,则石如乌云翻卷;手叩之,音色如铜。石宽盈丈,四周俱镌有名臣诗赋,是圆明园中最大也是最著名的一块太湖石,与颐和园乐寿堂前的“青芝岫”齐名。

    文妃潜心学问,受了皇后的委托,立志编撰好《字典》之事,加之没什么圣眷,最近几年进圆明园都是择了文源阁边上的一个小小偏殿住着,除了日常给皇后请安,还有合宫夜宴之外,几乎就是杜门不出,今年过了年,文妃的身子越发坏了,怕自己的病气过给别人,特别是怕过病给皇帝如今唯一的一个子嗣,寻常妃子来探望,文妃也是不肯见了。

    杏贞静静地站在文源阁前头,打量了会文源阁,只见乾隆皇帝为了存放四库全书儿特意建造的阁楼,外观上为水磨丝缝砖墙,墙色为较沉静无华的灰色,深绿廊柱,歇山式屋顶,上覆绿剪边琉璃瓦。为显示建筑功能,楹柱间特地绘以河马负书和翰墨卷帙画面,色调清雅。全阁外观古朴典雅,蕴含深意,内中遍藏宏富卷帙,宁静肃穆。是圆明园里面为数不多的书香之地。

    服侍文妃的贴身宫女听到皇后驾临,连忙从文源阁边上的偏殿出来,朝着杏贞行礼,“皇后娘娘。”

    “文妃怎么样了?听说不太好。”杏贞开口问道。

    “是,”那个文妃的贴身宫女含了一丝哭腔,“园子中到处是水,冬日里原本就是极为寒冷的,这就不宜将养身子了,住的地方又是隔着这文源阁,原本冬天能用的火炭。我们娘娘怕走了水。一概不许用,只用汤婆子来取暖,冬天里身子虚弱的很,开了春。天气寒烈。又染了风寒。如今的身子已经很是不好了,”那宫女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太医说。就是这些日子的事儿了”

    安茜有些不忍,轻轻地拉住那宫女的袖子扯了一下,示意让她收声,“快别哭了,让文妃娘娘听见更要难受了,皇后娘娘在这里,凡事自然有皇后娘娘做主。”安茜向着杏贞示意,“娘娘,这时候了,是不是要让文妃的母家进园子照?”

    “恩,”杏贞心下有些伤感,到底是自己出的鬼主意,编撰什么字典,让文妃熬尽了心思,不顾自己身子废寝忘食查阅资料。安茜这话里头的意思就是要让文妃家里人进来的最后一眼了,“你叫内务府派人去传本宫的旨意,让彦昌学士和夫人进园子探望文妃。”

    “是,”小夏子躬身领命而去,杏贞问那个宫女,“你们娘娘醒了吗?”

    “最近这些日子都是时而昏睡,时而清醒,这会子吃了药刚刚睡下了,奴婢去叫醒娘娘。”

    “不必了,她既然难得睡着,就等着她醒吧,”杏贞说道,“本宫在这里等一会子也是无事。”

    “是,奴婢给娘娘奉茶。”

    安茜拿了一个软垫子出来,放在文源阁前头平台临水的游栏上,杏贞坐下,对着石玲峰呆呆出神。

    柏俊居然被判了斩刑,一个从一品的文渊阁大学士,世人皆认为是丞相的柏俊,居然只是收了十六两的贿赂,不不不,这十六两只是时人拜见高官时候必须给的门包钱,就要被处以极刑,这像什么话!

    若是自己没有应下乌雅氏的祈求,那自然就和自己无关,可自己毕竟应下了此事,昨日稍微和皇帝提了提,皇帝虽然满脸不忍,到底还是觉得肃顺说的对,如今吏治败坏,只能用重典了。事是办不成了,刚开始以为只不过是能帮柏俊免掉些去职贬官之类责罚,没想到如今连他的命都保不住了,这叫什么事儿!要是传了出去,本以为能依托在自己羽翼之下的那些人,对着自己的能力岂能不产生质疑?难得收罗的人恐怕又要散掉了。

    想到这些事,杏贞心里越发烦躁起来,只不过面上没有露出什么,安茜贞木着脸,知道皇后心里不舒服,却也不多说话,只是静静地侍立在一边。

    过了一顿饭的时间,那个宫女前来禀告文妃醒了,杏贞款款站起,走进了文妃的寝殿,一进到内殿,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安德海捂住了鼻子,杏贞斯若罔闻,径直走到文妃的床前,俯身上的文妃,饶是杏贞有所准备,但是还被文妃干瘦枯黄的脸庞吓了一大跳。

    文妃伊尔根觉罗氏原本毫无神采的眼睛后驾到,眼中露出了一丝神采,还想挣扎着起来请安,被杏贞按了下去,杏贞坐下,“这会子还闹什么虚礼,快好好躺着,”杏贞妃的样子,又摸了摸她的手臂,微微皱眉,“怎么瘦成这样子?”

    “素日里吃不下饭,岂能不瘦,”文妃倒是不以为意,笑了一声,却又咳嗽了几声,“臣妾是不中用了。”

    “说的什么话,不许胡说,好好养身子,等到天气暖和了,身子自然就好了。皇上这些日子忙得紧,过几日就来瞧妹妹你,这是今个皇上和我说的话。”杏贞说道。

    “臣妾也不指望皇上来横竖臣妾也不得宠,”文妃明了的很,“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臣妾早就,臣妾这个妃位,阿玛的翰林院掌院院士都不是君恩来的,得娘娘照拂,又立了些许功劳,皇上后娘娘的面子上才给的妃位,呵呵,臣妾早就,所以素日里也只是呆在家里修书,不朝着皇上身边靠。”

    “那是妹妹你心气大,不做那些争风吃醋的事儿。”(未完待续……)

    ps:给剧情讨论群里的“我和群主有染”(这是什么破名字)给我相非常准,所以我要好好修身养性,调理好身体,大家晚安。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