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五、硝烟再起(一)
    肃顺耳边听到了一个沉稳的女声,原本想直接往前冲的肃顺停下了脚步,只见到殿后转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出来,微微一瞧,只着红色旗装的年轻女子淡然的站在汉白玉的基座上,风姿卓约,正是中宫皇后叶赫那拉氏。

    肃顺虽在暴怒之中,对着皇后驾临,却也不敢失礼,放下袖子,跪下行礼,“奴才肃顺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安。”一时间原本来势汹汹的架势消弭了不少。

    皇后瞧见颇为恭敬的肃顺,含笑点了点头,“请起,无需如此大礼,”等到肃顺站了起来,皇后微微一福,“大人乃是皇上的得力大臣,又是觉罗宗室,原本就是一家人,无需如此大礼,日常请安即可。”

    肃顺也不是笨蛋,这会子后出现在此地,又几个阻拦自己的太监,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后如此客气,也只能是先回话,“皇后娘娘仁德,请皇后娘娘禀告皇上,奴才有要紧的事儿叩见皇上。”

    杏贞执的肃顺,微微一笑,“皇上这会子在歇息,若是有什么事儿,急的,先告诉本宫,本宫转告皇上,若是不急的,等皇上睡醒了,本宫告诉皇上,再让大人前来承诏不迟。”

    肃顺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原本弓着的背挺直了起来,双眼直视皇后,“恕奴才直言,皇后娘娘的职责是抚育皇家子嗣,修德静身。而不是来管着外朝之事吧?”

    杏贞边上的帆儿怒视肃顺,被肃顺当面说的如此直接的杏贞反而不以为意,只是双手交叉阶下昂然和自己对视的肃顺,两个人遥遥对立,宛如日月凌空,“这也不算什么外朝的事儿,皇上休息的好,身子康健,是本宫的第一个本分,所以本宫来这里。不是说要干涉政事。而是为了皇上的身子着想,这份子心意,大人能体会吗?”

    “嘿嘿,皇后娘娘干涉政事的事儿还少了吗?”肃顺讽刺了杏贞一句。“我这会子有要紧的事儿见皇上。事关朝政。还请皇后娘娘不要阻拦。”

    杏贞志昂然的肃顺,长叹一声,“大人这会子还不知道皇上的心意吗?”

    “皇上什么心意?”肃顺追问。不知道皇后想说什么,就想着几句话就打发老子,呸,真是门也没有!

    “皇上其实没有在歇息,”杏贞招手让杨庆喜过来,手上的赤金镶琉璃护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杏贞杨庆喜肿的老高的左脸,“你去内务府传皇上旨意,文妃伊尔根觉罗氏薨逝,加封谥号文敏,以贵妃之礼下葬,入妃陵。”连忙让他下去找太医处理一下,又转过头,走下了丹陛,走到了肃顺的正前面,穿了花盆底的杏贞和肃顺差不多一样高,杏贞直视肃顺,“皇上只不过是不想见大人你而已,这才让本宫和杨庆喜出来挡驾,皇上不欲让自己为难,也不欲让大人你为难,这才避而不见,”说完了这句话,杏贞不再地上的肃顺,越过肃顺,停了一停,背对着肃顺继续说道,“为了保全君臣相得的情谊,皇上苦心至此,肃顺大人,你还要坚持见皇上吗?”

    柏俊行刑前半个时辰,皇帝赦免柏俊的旨意由御前侍卫送达菜市口,咸丰皇帝仁慈之心大爆发,一干人等全部改为流刑,除柏俊永不叙用之外,浦安李鹤龄抄家,全家发配新疆和田,交由当地官府每日植树作为刑罚,柏俊等人原以为死期已定,没想到还有如此福气留的残生,不禁老泪纵横,在菜市口刑场上,在拿着鬼头大刀的侩子手边上山呼万岁不提。

    自从文敏贵妃薨逝之后,六宫嫔妃帝心绪不高,贞妃也因为头风卧床了几天,圆明园里一贯的风花雪月少了些许,皇帝也只是整日沉溺在歌舞丝竹之中,日日召了升平署的几个待诏进来伺候,有时候听腻了昆腔,又宣了四喜三庆等徽班进园子唱西皮二黄,整个二月,杏贞的耳边就没有清净过,贞妃生了病,六宫的事物都扔回给了皇后,文敏贵妃的哀荣又是闹腾了一阵子,杏贞又准备在圆明园起驾去先农坛行皇后亲蚕礼,清明节奉先殿大礼又添了起来,几处府县报了旱涝蝗灾,哪里又有了民变,一应都先丢在杏贞身上,皇帝如今越发不耐烦坏消息,除了去年僧格林沁苦心经营的大沽口炮台给皇帝一个不小的惊喜之外,别的一应琐事都交给了杏贞朱笔代批,除了肃顺的钱袋子和吏部的官帽子皇帝还有牢牢关注之外,别的都漠不关心了。杏贞越发忙碌了起来,每日上午处置内宫事宜,下午用了午膳歇息半刻钟,就一直窝在勤政殿批折子直到掌灯时分才回寝殿,大阿哥已经打发到身子有些好起来的贞妃殿里代为照顾,什么侍寝的事儿,都愈发顾不上了。

    英法政府远不满足从《天津条约》攫取的种种特权,蓄意利用换约之机再次挑起战争。1859年6月,在拒绝桂良提出的在沪换约的建议后,英国公使普鲁斯法国公使布尔布隆和美国公使华若翰各率一支舰队到达大沽口外,企图以武力威慑清政府交换《天津条约》批准书。清政府以大沽设防,命直隶总督恒福照会英法公使,指定他们由北塘登陆,经天津去北京换约,随员不得超过二十人,并不得携带武器。英法公使断然拒绝清政府的安排,坚持以舰队经大沽口溯白河进京。6月25日,英海军司令贺布亲率12艘军舰从拦江沙开往海口,下午3时贺布下令英法联军进攻大沽炮台。清军在僧格林沁的指挥下,英勇抵抗,发炮反击,战斗异常激烈。直隶提督史荣椿大沽协副将龙汝元身先士卒,先后阵亡。由于清军火力充分,战术得当,击沉击伤敌舰10艘,毙伤敌军近500人,击毙英舰队司令何伯,英法联军惨遭失败。(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