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三十五、硝烟再起(三)
    两个男的嗯哼一声,皇帝就皱了眉头,什么样的嗓子咸丰皇帝听得一清二楚,那几个可绝对是称不上地道,原本是让升平署的人撤了这戏,想到今个是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强忍下来,耐着性子署到底是什么花样。()

    两个穿着内侍服饰的人上了戏台,一个是胖子,一个身量尚小,甩着拂尘,站到台上,小个子饰演的是裴力士,拂尘一摆,白鼻子抖动,乌黑的眼珠子乱转,“久居龙凤阙,”,饰演高力士的胖子接了下去:“庭前百样花。”

    “咱家裴力士。咱家高力士。高公爷请啦。裴公爷请啦。娘娘今日要在百花亭摆宴,你我小心伺候。缭绕,娘娘凤驾来也。你我分班伺候。”

    三队宫女对对排班而出,皇帝里,对着杨庆喜笑道:“也不知这杨贵妃是何等模样,是否有羞花之貌。”

    杨庆喜唯唯,皇帝耳边就听到了一声慵懒却又爽朗的念白:“摆驾~”声音凌若飞入碧云间的白鹤,却又低沉若狸猫,皇帝听着声音倒是极为耳熟,只是细细分辨来,又不知是哪一位供奉,或者是外头戏班子的名角儿,皇帝来了兴致,问升平署的管事儿太监:“这是那里头的角儿?”

    那管事太监也不敢多说,只是讪笑着:“请皇上自己亲眼瞧瞧不就得了?”

    “你这个杀才,还对着朕卖起关子起来,”咸丰皇帝笑骂。却也没有再追问,聚精会神台上,过了片刻,一个穿着贵妃服饰,面如满月粉面桃腮的旦角莲步款款上前,后头还跟着一对掌扇的宫女,那饰演杨贵妃的站在台上站定,京胡咿呀,皇帝侧耳一听,原来是四平调。

    那杨贵妃朱唇微张。一连串的大珠小珠似落在玉盘之上。“海岛冰轮初转腾”才听了一句,皇帝就忍不住拍手叫好,嗓子好,又是极好的词。皇帝这样的资深戏迷岂能不欣喜若狂。皇帝捧场。其他的嫔妃也连连鼓掌,几个宫人停下了手里的差事,见主子们也不责骂。越发偷懒起来,巴不得过了眼福再说。

    那个旦角见到下头的反应,微微一笑,却也不多理会,继续自顾自唱着:“见玉兔,见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她圆润的歌喉在夜空中颤动,听起来似乎辽远而又逼近,似乎柔和而又铿锵。歌词像珠子似的从她的一笑一颦中,从她的优雅的“水袖”中,从她的婀娜的身段中,一粒一粒地滚下来,滴在地上,溅到空中,落进每一个人的心里,引起一片深远的回音。这回音听不见,但是它却淹没了刚才涌起的那一股狂暴的掌声。皇帝嫔妃和宫人们像着了魔一样,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青衣堪堪唱完一段四平调,杨贵妃摆驾百花亭,接下来是两个太监的插科打诨时间,丽妃终于在被杨贵妃的绝代风华勾引中回过神,瞧见那两个只勾了白鼻子的太监实在是眼熟,揉了揉眼睛,又细细地盯了清音阁上有些醉意的杨贵妃一会,方才不敢相信地低呼:“这是?莫不是皇后娘娘!”

    酒醉半酣的咸丰皇帝听到隔着皇后御座的丽妃低呼,有些听不清楚,只听到了皇后两个字,皇帝侧过脸对着惊奇莫名的丽妃说道:“丽妃,你说什么?皇后怎么了?”

    丽妃起身走了过来,杨庆喜连忙退开,“皇上,这两个太监臣妾认识,是皇后宫里头的五福和小安子,臣妾分辨了一会子,瞧得真切,这杨贵妃好像是皇后娘娘扮的,”丽妃话语里隐隐有些嫉妒吃味的意思,“皇后娘娘乃是六宫之主,岂能粉墨登场呢。”

    皇帝有些难以置信,眯着眼打量着灯火映照下珠翠满头锦衣及地的杨贵妃,此时的杨贵妃已经是挥着袖子低头池里的鸳鸯:“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鸳鸯来戏水”醉眼稀松的咸丰太真切,只能问升平署的太监:“丽妃所言可是真的?”

    那个升平署的太监窥见皇帝的脸色极为欢悦,大着胆子打千行礼回禀:“回万岁爷的话,正是皇后娘娘亲自排的戏儿,亲自扮上的,皇后娘娘知道万岁爷喜欢瞧新戏,特意排了这舞,为的就是在皇上的万寿节亲自给皇上庆祝呢!”

    “你们这些杀才,为何不早告诉朕!”皇帝闻言大喜,站了起来,又俯身朝着栏杆外头的戏台瞧了几眼,脚下有些轻浮,杨庆喜连忙扶住,苦着脸解释道:“哎哟,万岁爷,奴才怎么敢透露,皇后娘娘这是为了给皇上一个惊喜呢,千叮咛万嘱咐就是不能让皇上知道呢。”

    安德海饰演的裴力士端了酒上来,跪下:“娘娘,奴婢裴力士敬酒。”

    “高力士。”杨玉环用手托腮,醉眼迷离,“进的什么酒?”

    安德海回道:“通宵酒。”

    “呀呀啐~”杨玉环听了之后微嗔,伸出芊芊玉指指着裴力士嗔道:“何人与你们通宵!”

    裴力士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哎呀,瞧奴才这张臭嘴,娘娘不要动怒,此酒乃是满朝文武不分昼夜所造,故名通宵酒。”

    杨玉环这才释怀,念白道:“好,如此呈上来。”把起裴力士奉上的金杯,又感伤地唱到:

    “人生在世如春梦,

    且自开怀饮几盅。”

    咸丰皇帝听到这里,便连忙叫杨庆喜:“快快,扶着朕下去,”杨庆喜连忙扶着已经有了些醉意的咸丰下楼,别的嫔妃不明所以,连忙跟着下楼,等一行人下了楼,皇帝走到清音阁戏台前头的时候,戏台上的杨贵妃已经到了醉酒颇深的时候,在戏台上挥着袖子伴着点点锣鼓迅速地飞转了几圈,猛地落下,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卧鱼,就此不动,绝美的容貌半合着眼倒在大红色的地毯上。(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