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网址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三十六、北狩争议(二)
    沉寂多年的恭亲王首次得以复出来到这天下权柄最集中之地,少了以前年少得意,声色犬马的骄娇二气,似乎原本锋利的龙泉宝剑收敛起了自己的锋芒,变得朴实无华,平淡黯然无光。见到如今炙手可热的权臣,奕??少了以前的倨傲,也倒是没有矮了身子,只是笑眯眯地拱手回礼,“六哥好。”

    “当不起王爷六哥的称呼,王爷快请进,皇上还等着王爷呢。”肃顺瞥了一眼面带微笑的奕??,开口客气道。

    “是,等出了园子,还请六哥来我这里头喝几杯。”奕??抱拳侧过身子进了勤政殿,肃顺原本若鹰隼般的厉眼眯了起来,对着奕??的背影暗暗出神。

    如意匆匆从外头进来,奉上了明黄色的瓷碗装着的鹿血,烦闷地在来回踱步的皇帝原本是极喜欢喝的鹿血,忍不住心中的焦躁,一挥手,就把跪在地上如意手里的托盘和瓷碗一把挥在了地上,杏贞连忙招手让外间的几个御前宫女进来收拾,皇帝也不管鹿血,“奕??到了?”

    “到了。”

    “叫进来,”皇帝不顾地上的血迹,只是疾步走了到正殿里面,杏贞皇帝的背影,让如意起来,“把这里头收拾干净了。”说完就穿过几道珠帘,走到了靠着正殿的里间,隔着布帘子,微微掀开一道缝,打量着外头。

    皇帝站在御座前,翻着一本折子。殿外射进来的阳光之中,人影婆娑,皇帝觉得眼前一暗,抬起头来??,放下折子,侧过身,嘴里冷哼了一声,奕??从殿门处下跪,行了两个跪礼,第三个跪礼的时候吗。恰恰跪在了御桌之前。皇帝偏过头,“好了,站着说话吧。”

    “谢皇上,”奕??站了起来。躬身站在皇帝面前。皇帝坐了下来。奕??朝前走了两步,俯身靠在皇上跟前,和皇帝低声说了几句话。前头的话杏贞听得有些不清楚,于是她把帘子打的更开了些,“他们坚持要北京来换约。”

    “什么?”原本前倾听奕??说话的咸丰直了身子,“到北京来换约?笑话!”

    “他们说准来也要来,不准来也要来。”奕??帝一眼,又垂下头去。

    “嗛,咱们不准,他们怎么来?”咸丰皇帝恼怒地说道。

    奕??直起了身子,面无表情的己的四哥,御宇十年,山河飘摇,内外交困,文治武功均无建树。奕??说了三个字,“带兵来。”

    皇帝的脸一下子刷的变白了,直勾勾地亲王,又垂下眼帘,双眼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皇帝站了起来,转过身子,把手搭在御座上的靠垫,短促地叹了一声,拍了拍靠垫,转过身子,怒视奕??,奕??连忙低头,只听得皇帝恼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咸丰九年二月二十五,”皇帝用手指了指奕??的鼻子,又指了指天津方向,“你岳父桂良在天津和洋人议和的时候儿,”皇帝双手一齐砰砰地拍桌子,显得懊恼无比,“我不是和他说过了吗!进京换约如能阻拦最为妥膳,若该夷执意不肯,也务必恳切严明,一由议定海口进京;二所带人数不得超过十人;三不得携带军械;进京以后,援照外国进京之例,不得坐轿,不得摆队,”皇帝的声音急促了起来,“换约之后,即刻回帆!不得在京久住,我不是都和你说过了吗!干什么吃的你们!”

    “是,”奕??垂下头唯唯,脸上的神色奇怪的紧,“可如今他们在天津打了胜仗,乘胜追击,不但坚持要携带军械,带大队人马进京,还要坐轿摆队。”

    皇帝呆在了原地,闭着嘴咬了咬牙,颓然坐在御座上,“叫他们进来,叫他们都进来。”

    “叫。”奕??吩咐双喜。

    双喜领命而去,外头接二连三响起了“叫”的声音,奕??慢慢地跪了下来,杏贞拈着帕子,慢慢地把帘子放了下来,隔间里的自鸣钟依旧稳定规矩地摆着,杏贞走到那个自鸣钟前头,仔细地打量起来,自鸣钟的手艺很明显就是西洋的,珐琅彩原本也不是中国的技艺,而上头八仙过海人物塑像,却又是中国人的,杏贞靠着自鸣钟坐了下来,两个宫女想来伺候着,也被皇后挥了出去,杏贞神色有些复杂,难道,历史真的是无法改变的吗?一时间杏贞心乱如麻……

    肃顺等人听到太监的传令,停下了交谈,把马蹄袖子甩了出来,双手垂在身子两侧,鱼贯进了勤政殿,行了三次的跪拜大礼,恰好满满当当地挤满了正殿,端华和载垣恰好一左一右架住了奕??,众人跪在地上不做声,皇帝拿了一个羊脂玉的内造鼻烟壶,倒了一点在玉牌上,用食指碾磨了一下,放在鼻孔前,猛地一抽,刺激的鼻烟让皇帝振作起了些精神,皇帝上跪了一地的大员,“如今该怎么办,大家议一议吧。”

    军机们一时不说话,皇帝点了几个军机名字,让他们说话,几个人只是让皇帝乾纲独运,皇帝有些恼了,不过他也知道载垣端华等王大臣不堪重用,只能是在玩乐上给自己添兴致,在这一点上,关于弄臣和干臣,皇帝清楚,于是他就点了肃顺的名字,“雨亭你来讲讲,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回皇上,”肃顺磕了个头,沉稳地回道。恭亲王眉头不为人所知地抖了几下,“臣以为方今之计,走为上策。”

    “走?”皇帝的面庞在殿内香炉里冉冉飘荡出的青烟之后模糊了起来,说话的腔调也变得模棱两可,不过杏贞很明显地感到皇帝的语调高了些,通常情况来说,这是皇帝来了兴趣的标志,殿内响起了皇帝模棱两可的声音,“走?走到哪里?”

    是啊,还能走到哪里去?众人迷惑,难道还要出关外去不成!大家都竖起了耳朵听肃顺到底要说些什么。(未完待续……)

    ps:月票呢……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