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六、北狩争议(三)
    “仿祖宗的成例,以木兰秋狝的名义儿,去承德避暑山庄避一避,横竖如今恰好是盛夏,去承德避暑原本也是名正言顺的事儿。”肃顺抬起头帝,言辞恳切,“等着时局平稳下来,秋凉再回銮不迟。”

    这个由头乍听起来非常像一回事,可在场的无一不是人精中的人精,岂不知道,这和宋高宗南渡迁都,金朝末代皇帝从上京到燕京再到洛阳这么一路迁都的意思一模一样,就是一个抛弃帝都和国民的幌子而已。

    皇帝有些不悦,哪里到了这种时候儿了,局势再危难,也不到放下百余年列祖列宗打下来的大好河山,锦绣帝都的时候儿,要知道世祖入关定鼎中原以来,除了康乾两位帝王南巡之事外,尚无一人敢在大敌当前,京畿乱起的时候置身事外。杏贞无奈地发现,似乎自己一行人要去承德避暑山庄,眼睁睁明园付之一炬的轨迹无法改变。

    皇帝木着脸不说话,边上的文祥却是跳了出来,不待皇帝发话,就说道:“皇上,此事不可。”

    “哦,你讲来,”如今的皇帝已经完全默许了臣子们在自己面前插话,这倒是让皇帝赢得了不少仁厚的赞颂声,“你觉得此事不妥?”

    “正是,”文祥拱手,似乎恭亲王出现了勤政殿给了这个军机大臣一些勇气,敢于直面肃顺,大声反驳,“臣以为万万不可,如今洋人的军队陷天津。下河西务,已然逼近京畿,正是气焰极为嚣张的时候,皇上若是北狩承德,宗庙无主,难免民心惶恐,军民不安,这天下板荡,局面恐怕是越发难以收拾了,要知道江南发逆猖獗。如今盘踞在苏杭金陵一带。还有流窜到河南山西一带的捻贼,两者若是趁着皇上北狩,中原板荡,和洋人们内外夹击。恐怕这大清江山就危在旦夕了!”

    皇帝的脸越发黑了。肃顺的话不中听。这文祥的话更是不中听,危在旦夕的话都说了出来,要知道北狩可不是什么好字眼儿。历史上最著名的北狩就是明英宗皇帝,被瓦剌俘虏了好几年,史书上给皇帝留面子,写着北狩,话里的意思其实谁都清楚,皇帝来不及发作,只听得肃顺开口连忙回击,“皇上乃是一国之主”

    恭亲王转过半个身子,闲闲地插了一句:“你的意思是让一国之主的皇上临阵脱逃?”皇帝听了恭亲王的话,脸越发黑了起来。

    肃顺反驳,“木兰秋狝,怎么是临阵脱逃呢,只不过暂时到避暑山庄避一避而已。”

    “避就是逃,逃就是避!”祥肃顺恭亲王三人御前斗嘴的大臣,突然间耳边响起了一道振聋发聩的清脆声音。

    大臣们身子一震,有几个内廷走动比较多的人赫然发现,这声音似乎是皇后发出来的!耳畔响起了清脆的花盆底踩金砖的声音,几个大臣瞟了一眼,连忙俯下身子,只是转着眼珠子拼命头,恭亲王没俯下身子,只是侧脸窥着东暖阁明黄布帘下,矫然走出来怒意勃发的华服女子。

    杏贞忍不住厉声喝道,说完才发现不是在自己的碧桐书院对着六宫众人发号施令,皇帝和大臣们的眼睛齐刷刷地,有惊讶恼怒不屑惊慌等诸多情绪,杏贞觉得有些失言,却也忍不住怒气勃然,索性帘子一摔,从内间跨了出来。

    肃顺也瞠目结舌地着修白兰花蓝底蜀锦旗装,头戴翡翠头面,白银水仙扁方的皇后从东暖阁里头走了出来,堂而皇之地在男人们商议朝政的地方发出了自己的声音,“避就是逃,逃就是避,这两个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事儿!加在一块儿就是逃避!”

    “皇后!”咸丰低低得喝了一声。

    “这这简直不成体统!”肃顺有些不屑,又有点恼怒,要知道后宫可不能干政,更不能堂而皇之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这勤政亲贤的地方!“军国大事”

    “不成体统?”杏贞复述,不由得不屑地冷笑,“本宫倒是要问问肃顺你成什么体统了!皇上乃是万民敬仰的国之磐石,理应山崩于前不动色,海啸于后不褪色,怎么能轻易移动!?!?!如今国难当头,你身为朝廷的重臣,皇上的肱股,居然不想着如何克敌制胜,或是想着如何将损失降到最小——就像旧年你办给洋人的赔款如此勤勉,这就很好,如今要陷皇上于不仁不义,你成何体统?”

    “什么?不仁不义?”肃顺有些震慑杏贞给他扣的大帽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不错,不要说皇上乃是万民之主,就算是三军统帅可以临阵脱逃吗?”

    “木兰秋狝,怎么叫临阵脱逃呢?”肃顺喟然叹道。

    “哼,”杏贞往前走了几步,“太平盛世,皇上自然能游山玩水,秋狝狩猎,如今眼人就要兵临城下了,老百姓就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皇上应该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才是,你身为大臣,反而挑唆皇上临阵脱逃,置万民于不顾,”杏贞仰起脸,阖眼地上的肃顺,“倒是劝着皇上躲去承德去打野鸭子野兔子,是何居心?”

    “这,”肃顺一时间被堵得说不出话。

    “皇后所见甚是。”恭亲王连忙答话。

    “可是洋人居心叵测,为了林则徐烧鸦片烟的事儿,一直纠缠至今,弄得我们丧师失地”肃顺说道

    “洋人根本不是为了什么鸦片烟!这和亚罗号之事都是英法两国为了在咱们中国多拿钱的借口,如今这第二次洋人来袭,也不过是因为先帝时候从咱们这里讹去的钱不够多,他们的胃口都大起来了!战又不战,和又不和,才闹得如今这个地步,就是咱们对外过宽!若是一直善用林则徐,也不会有今天!”杏贞侃侃而谈,若论后世之见,对外政策的利弊,时局的变化,在座的人,谁都比不过杏贞。(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