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七、通州和谈(一)
    因为皇帝常年在圆明园,所以会被皇帝时常召见的王公大臣都会在圆明园外头置办宅子,免去许多四九城中到海淀的车马劳顿,恭亲王自然也不例外,在大宫门西头建了一幢五进的宅子,不过这些年都是空闲在这里头,毕竟恭亲王已经在上书房读书,读了不少些年了。

    文祥和恭亲王左昭右穆对坐,曹毓瑛打横作陪,在西花园的紫藤花树下,节近中秋,原本这夏虫是难免扑火而来,可王府里头秘制的驱虫药散了下去,连蝈蝈声都不闻一声,新月半弯,恭亲王挥手让伺候的丫鬟退下,亲手拿了一个哥窑梅青色酒壶,给文祥倒酒,文祥连忙挡下,“我哪里值当王爷如此厚待?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曹毓瑛潇洒地一收唐伯虎题桃花诗折扇,含笑劝着文祥:“子山(文祥的号)何须客气,你是当朝的军机,在哪朝哪代都是宰相的位份,在宋代,若是恭王瞧见子山你,还要下马下轿行礼呢,何须客气,且受了王爷这杯酒吧。”

    恭亲王笑而不语,只是径直给文祥倒了一杯满满的惠泉春,文祥放下手,“那里说的什么宰相,如今我这军机大臣,还不如那卷帘子的焦祐瀛,琢如你是知道的,你也是军机章京,”文祥亲热地叫着曹毓瑛的号,“成日就办些礼部的鬼差使,哪里还有什么要紧差事,不过是遛鸟莳花罢了,说来也是奇怪。”文祥亲王,“这肃顺还没入阁呢,到底就已经指挥起军机处来了!”

    恭亲王捡起一片绍兴熏鱼,慢慢地嚼了,也不说话,过了片刻,“这肃顺得了圣眷,眼下也只能了,不然,奈何?”自己刚刚复出视事。文祥话里的意思自己明白。无非是要找个臂膀来和肃顺扳一扳手腕,不过自己眼下还是先低调些微妙。

    文祥微微失望,自己可是午时候御前恭亲王可是没给肃顺留面子,怎么出了勤政殿。他的态度又变了?文祥也没接话。就一仰脖子。喝完了杯中上好的惠泉春。

    曹毓瑛家不说话,微微一笑,这个恭亲王的铁杆。因为肃顺在军机处的跋扈模样,皇帝说了几次,让他升任军机大臣,曹毓瑛就是坚持不就,他明白如今入了军机,就是跳进了火坑,干不成什么事业不说,就连自身都难保全,之前的柏俊是活生生的例子,在军机中不求上进,自然就分外超然,曹毓瑛对着恭亲王开口笑道:“近些日子在园子里听到了不少的消息,不知道六王有没有兴趣听听。”

    “哦?”恭亲王剑眉微微一挑,“京中无一日没有流言,成日里听着都絮叨了,不过子瑜你说的必然有趣,怎么,最近又有什么新鲜事了?”

    文祥放下酒杯,曹毓瑛转向文祥,给文祥倒了杯惠泉春,“子山自然知道肃顺在顺天府乡试一案上吃的瘪了?”

    “内里倒是不甚了了,只知皇上突然又改了主意,在法场上免了柏俊等一干人等,倒叫老夫少日肃顺的笑话,”文祥点头,却又赞起肃顺来,“说起来,肃顺倒是干事利落,遇到挫折也不气馁,这柏俊的事儿皇上没给他脸面,过了没多久,又去折腾起户部的票号来,抓了好些人,这一点来说,老夫倒是佩服地紧。”

    “子山可知是哪一位劝得了圣上回心转意的?”曹毓瑛神神秘秘地说道。

    “无非是哪一位军机吧,或许是彭中堂,”文祥摇头,“横竖不是我,那会子我正心灰意冷,什么事儿都懒怠理会。”

    “子山这却是猜错了,”曹毓瑛勺了一汤勺宁波水磨汤圆,放入口中,“王爷不妨猜上一猜。”

    恭亲王想了一会,原本沉思的眼神明亮了起来,“那必然是皇后了!”

    曹毓瑛未来得及说话,文祥一拍大腿,“着啊!个的架势,这肃顺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得罪了中宫,不然今个咱们怎么能瞧到这样的架势!”怎么能瞧到皇后从帘子后头走了出来,当面驳斥肃顺!真是大快人心。

    “的却如此!”文祥越想越激动,忍不住站了起来,“论皇上圣心之中,一百个肃顺自然也比不上皇后,皇后育有大阿哥,又统率六宫,持身甚正,帮着皇上批折子也是极好,日后自然就是太后”

    “咳咳,”曹毓瑛用手捂着嘴巴故意假咳嗽,“子山,难不成这二十年的惠泉春让你醉了?开始都讲胡话起来了!”

    文祥惊觉,讪讪坐下,“酒后失言酒后失言,勿怪勿怪,自罚一杯。”曹毓瑛挥了挥扇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文祥倒了一杯。

    “恭王也想必不知道内里吧,”曹毓瑛和文祥碰了个杯,伴着花前月下,说起了极为肃杀的政事,“肃顺得了消息,极为震怒,我老曹在军机处的直房里都听到他摔杯子的声音,气冲冲地到勤政殿递牌子,还在勤政殿前头扇了杨庆喜一个大嘴巴子,杨庆喜被肃顺嘴里的魏忠贤吓得不敢站起来,可皇后出来,没说了几句话,原本气焰极为嚣张的肃顺便是偃旗息鼓,黯然失色地回到了户部的直房杜门不出。”曹毓瑛饮了杯中酒,摇头晃脑,“那天可惜没亲眼见,据御前的小太监说,两人隔着丹陛遥遥对视,轻描淡写之间,皇后便是大获全胜。和今个是完全不同?”

    恭亲王微微动容,“这确实是皇后厉害了,”思索了一番,“为何皇上不见身影?”

    “下官也是想了一番,”文祥继续说道,桌上的佳肴已经全部凉了,可三人还是径自谈话,京城顶级大厨静心烹饪的美食全然没被放在三人眼里,“揣摩了一番,倒极有可能是皇后劝了皇上,皇上性子绵和,不忍和肃顺说话,故叫皇后挡了驾,由此可见,”曹毓瑛摇摇头,“这人确实是圣眷优渥啊。”(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