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三十七、通州和谈(二)
    “你这厮,”文祥指了指曹毓瑛,“按照琢如你的意思,咱们就等着春风得意,指挥我等臂如奴仆?”文祥偷偷瞧了一眼恭亲王,“六王可是皇上的亲兄弟,就算圣宠,怎么样也轮不到他肃顺这个外系的宗室!”

    “子山你也忒急了些,”曹毓瑛失笑,“谁都没有永远的圣眷,眼高楼,眼宾客,眼塌了!多少年了,这走马灯似的粉墨登场,你我还没谁都有塌台的时候儿!”曹毓瑛挥着扇子,倒似有些诸葛孔明风流倜傥指点天下挥斥方遒的架势,“依我顺必败!且就在这几年!”

    文祥悚然而惊,原本是持着天家气派,不多说话,面上也是平淡如水的恭亲王也来了兴致,两人直直的毓瑛,曹毓瑛也不卖关子,“自古天子内外有隔,这就是为什么在前明有太监任内相批红的故事,肃顺纵使是任了内务府大臣,又是宗室,本质来讲,亦属外臣,如今他得罪了养心殿大总管,皇上还在潜邸时候儿就用的最惯的老人杨庆喜,这皇上身边的太监肃顺是得罪死了,要知道太监五体不全,最忌讳别人他.”

    “还有这中宫,听闻皇后还是懿贵妃的时候儿,刚刚诞下大阿哥,皇上垂问于肃顺,有关立后之事,肃顺说了那个预言,打消了皇上的想法,虽然日后皇后还是当了皇后,就算皇后再大度。今个听到肃顺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干涉朝政,还有妇人之言,谁还能不怀恨在心?皇后毕竟是女子,心胸开阔也有个限度!”

    曹毓瑛给恭亲王和文祥分别倒了杯酒,“此外,肃顺向来是最朝中的同僚,日常不顺眼便是责骂,挤走了多少个户部的尚书?翁心存也被迫引咎下野。更别说朱凤标了。在朝中孤立无援,就靠着端华载垣那两个酒囊饭袋,能成什么事儿?到时候死到临头,怕是连个通风报信的人儿都找不出半个”

    “如此说来。我的心倒是定了不少。如今国势艰难。洋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可这肃顺还是撺掇着皇上北狩,中国虽大。终有尽头,”文祥摇摇头,一脸无奈,“当年宋室南迁,苟延残喘了百多年,却也是总将难免崖山覆灭,论起来,到底是还是崇祯硬气,天子守国门,死社稷。可见正如皇后所说,逃避乃是图一时之欢罢了。”

    “幸好如今恭王复出视事,”曹毓瑛眼中闪着光芒,“刚好可以和肃顺对上几阵。”

    “你的意思,也要让本王拉起声势吗?”恭亲王转了转手上的红缠白丝玛瑙扳指,若有所思的问道。

    “自然,肃顺如今天怒人怨,王爷也无需硬抗,摆明了态度,车对车马对马摆开阵势就行,如此一番,自然有惯的人会聚集在王爷麾下,仁义不施,则攻守之势逆转也!”曹毓瑛继续说道,“再者联络内廷,外抚群臣,自然就无所不利了。”

    “东翁,”高心夔摇摇头,“如今内忧外侮,天下板荡,正是精诚团结的时候儿,东翁怎么能这个时候和皇后起了争执?实为不智也。”

    “实在可恶,一介女流在园子里帮皇上批折子也就罢了,我权当——横竖那折子上的朱笔也是皇上的意思儿!可如今这叶赫那拉氏得寸进尺,居然敢在皇上召集重臣议事的时候公然走出内间,明目张胆地对着朝政指点起来,这我岂能容忍!”肃顺坐在自己府里的签押房,边上新沏好的寒山顶翠无人问津,“何况如今,这皇上耳根子软的紧,这又听了皇后的话,又要留在京中不走了!”肃顺话下的意思虽然没说出来,可是高心夔心里雪亮,无非是京中掣肘太多,盘根错节,到了承德自然就天高任鸟飞了。

    高心夔也不说破,“学生潜心观察,这皇后怕是心计不小,东翁,若是如此,恭亲王的气势就上来了。”

    “嘿嘿,就在南边打了几场胜仗,就能抵挡住洋人?”肃顺不屑,“虽然我是瞧不起这些夷人,可我眼睛没瞎,洋人确实是船坚炮利,火器之强,足以横扫天下,这不是南边那些泥腿子可以比的,所以僧格林沁在天津一败再败,万岁大为震怒,我是丝毫不稀奇,”肃顺身子靠在后头,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就想着南边李鸿章火枪办得好,到北边来见到这些玩火器的高手,估计也是没什么花头,皇后这是算错了主意。为今之计,只能是暂避洋人锋芒,让洋人出了气,卧薪尝胆,苦心经营几年,皇上器重我,我自然也要全力报答,如此过个十来年,君臣携手,到时候再和洋人一较高下!”

    “东翁,天子,”高心夔欲言又止,咬咬牙:“天子的寿数怕是就这几年了,”在暗室之中,高心夔说话也大胆了起来,“日后一旦宫车晏驾,东翁的处境可就难堪了。”

    “什么!”肃顺一惊,直起了身子,“如今皇上刚刚过了三十圣寿,说这些话未免也太早了些?不论康雍乾三代皇帝,就连先帝爷也是御极三十多年,皇上春秋鼎盛”肃顺想到咸丰平日里的爱好,原本极为果断的语气,慢慢地低沉了下去。

    “皇上身子一向不太好,常年用着太医院的药,又不克制自个,成日里沉湎酒色,若是如此就罢了,可这国事烦扰,累年都是坏消息,皇帝最易动怒,这内外煎熬起来,怕是天命不永。”高心夔断言道,“到了那时候,大阿哥还年幼,皇后必然是要名正言顺干预朝政,东翁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也不防事,嘿嘿,本朝向来无皇太后垂帘之事,孝庄太后人称三代帝王辅佐,也未见她把手伸出外朝。”肃顺的眼睛眯了起来,“不过有些事,确实该好好预备着,免得措手不及,高先生,咱们商议一番。”

    “是,东翁。”(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