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三十七、通州和谈(六)
    拖延了几日,英法美俄四国公使姗姗来迟,活生生让载垣等人好生候了几日,虽然通州知府的泰山女道士戏班有趣,可也比不上皇帝一日一催,如今过了几天,原本优哉游哉的载垣早已十分不耐烦,雍容的气度早已不见,这日初次两方会见的时候儿,载垣木着脸拱手示意,美法两国公使抚胸回礼,巴夏礼对着载垣以下钦差大臣们的行礼视若罔闻,大马金刀地做到了普济祠里头的长条桌一侧的中间,“大家都请坐下吧,”巴夏礼反客为主,倒是指挥起了殿内的鸿胪寺官员,“你,”巴夏礼伸出右手食指,用流利的中国话,对着一个绣着鹌鹑的大清官员说道,“我要最好的祁门红茶,对,或者是大红袍,绿茶不要,”那个鸿胪寺官员唯唯诺诺连忙出去准备。

    载垣视而不见,只是木着脸坐在椅子上不说话,桂良连忙打圆场,之前两个人在天津议和的时候打过交道,“巴夏礼先生,多日不见,还没来得及恭喜你成为了英国的公使,在下真是惭愧,”巴夏礼合着眼睛不说话,桂良又说道:“这次我们大清和贵国等四国和谈的条款,我已经带了过来,请巴夏礼先生和三国公使过目。”

    法美俄三国公使接过了条款的范本,翻开仔细地来,巴夏礼却是毫不理会,点了一根雪茄,慢慢地抽云吐雾起来,葛洛放下了文本,朝着巴夏礼不多会,三国公使都文本,华若翰还摘下眼镜,用白布细细地擦拭了一遍,不发一言,载垣等人也眼巴巴地夏礼,巴夏礼抽完了手里的一根雪茄,匡源是不抽烟的,被巴夏礼吐出来的烟雾熏得直皱眉头,巴夏礼把放在桌上的文本漫不经心地摊开。一只手把雪茄的烟头掐灭在甜白釉的荷叶烟灰缸里。左手又把文本合上了,对着载垣等人的眼神不屑一顾,巴夏礼冷笑一声,“老实讲。这条款我们已经决定好了。没什么好谈的。今天过来们中国的态度而已,”桂良的眼睛瞪了起来,显得十分不可思议。这巴夏礼实在是目中无人了!两国谈判,焉有不谈,只提出自己的条约,要求对方直接履行的!要知道如今只不过是失陷天津,就在这通州,僧王瑞麟胜保的大军还是好端端的,真是欺人太甚!

    “今天我们四个国家的公使过来,只不过要告诉你们,我们的决定,”

    匡源和载垣直勾勾地夏礼,全场屏息静气,针落可闻,连几个倒茶的苏拉都竖着耳朵听四国的要求,巴夏礼场的反应,得意地一笑,“我们每个国家预备带两千人进京,向你们的皇上当面递交国书,亲自换约,别的,”巴夏礼身子靠在了身后,一只手在桌子上敲了起来,“嘿嘿,你们不配谈什么。”

    载垣眉头忍不住剧烈地抖动了一番,按照他原本的性子,早就拂袖而去,想到皇帝的再三叮嘱“不许放洋人进京”,这才耐着性子说道:“贵国等进京面圣,亲递国书,要遵守我们国家的礼节,公使先生如此精通中文,想必知道中国的一个成语叫做‘入乡随俗’,我们大清自王公大臣以下,面见皇上的时候,”载垣朝着北边拱手以示尊敬,“都要三拜九叩的。”话里的意思就是你们英国人若是弯不下膝盖,还是别进京了,载垣也不全算是酒囊饭袋,这话说的极有水平。

    “我非中国之臣,为何要学你们三拜九叩?”巴夏礼反问。

    载垣一时间语塞,匡源连忙接上话头:“巴夏礼先生,乾隆年间,贵国使者为了见皇上的礼节,也坚持了一个月,最终,”匡源伸出食指,弯曲地在桌面上做出了叩拜的姿势,“还是单腿下跪了。”乾隆五十八年(公元1793年),英国国王乔治三世以为乾隆帝祝寿为名,派遣前驻俄公使孟加拉总督马噶尔尼勋爵和东印度公司大班斯丹顿为正副特使,带着六百箱礼物来到中国。八月初四(公历9月8日),马噶尔尼斯丹顿等一行人到达热河。正式朝见前,军机大臣和珅约见了特使,马噶尔尼称病不见,只派副使斯丹顿前往要求举行谈判。此举令乾隆觉得英使“妄自骄矜”,对其来华企图更具戒心。接下来,在觐见礼仪上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按照清朝的规定,外国使臣来华朝见中国皇帝,必须行三跪九叩礼,马噶尔尼因来华之前英王已有训示,使团要在不失国体的前提下迁就中国的礼俗,于是提出中国派同级官员向英王肖像行跪拜礼,以示平等。这个提议为清廷拒绝,马噶尔尼也坚持不行三跪九叩之礼,表示只能向皇帝行单膝下跪的英式礼。双方的事前磋商一时陷入僵局。

    根据英国方面的记载,京官出身的大学士和珅比较温和,同意免除叩头礼,而另一位大学士,曾任陕甘闽浙两广总督的福康安则显得傲慢,坚持觐见皇帝必须无条件行叩头礼。英国人认为这是福康安一贯在边疆平定边患,特别是在福州和广州接触到英国无赖商人较多的缘故。福康安把英国人视为一个侵略成性的民族,不能给以任何鼓励辞色,和珅似被其说动。英使只肯吻帝手,行单腿下跪的礼节,谈判很紧张。乾隆皇帝闻讯,特谕令礼部官员好生开导英使,大意是:凡是四方来使来天朝进贡,不但陪臣必须向天子行三跪九叩之礼,即使国王亲自来朝,也必须躬行此礼。如尔再拘泥坚持,则有违尔国王谕训归诚本意,徒令天下讥笑尔等不知天朝礼仪也。最后双方互给面子,马噶尔尼不得不收敛其“骄矜”的态度,清廷也做了一定的让步,双方达成共识:在八月初六万树园的礼节性欢迎宴会上,英国使节行英式礼,而八月十三日在澹泊敬诚殿正式举行乾隆万寿典礼时,使团人员行中国的三跪九叩礼。乾隆皇帝得知双方达成了妥协,态度有所缓和,表示“这些人从海上远道而来,所以不熟悉天朝的法度,不得不稍加抑制,今天既然诚心效顺了,仍应给予恩惠”。最后议定单膝下跪,清朝御用画师郎世宁所绘《马噶尔尼觐见乾隆图》中,乾隆高傲地卧坐于龙椅之上,而英国使臣马噶尔尼则是很不服气地单膝跪于龙椅前。不管争论结果如何,后来的结局是,乾隆很不高兴,因而对英国使臣提出的通商要求,以“与天朝体例不合”为由,一一驳回,马噶尔尼的使命以失败告终。

    巴夏礼双眼眯了起来,显然被匡源的态度有些激怒了,不过随即嘿嘿一笑,上前把手搭在桌子上,“贵国也有一句话,叫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好像这也是句成语?不过不重要,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腿还有一点风湿性的关节炎呢。”

    载垣等人默然,此一时彼一时,这洋鬼子怎么会对着中国文化如此精通,还不是说的乾隆朝国力昌盛,如今国运衰颓!

    原本眼观鼻鼻观心的僧格林沁睁开了虎目,直视得意洋洋的巴夏礼,就在这时候,桂良开口说话,换了个话题,“旧年在天津议和的时候,也曾谈到贵国公使进京面圣,只能呆十名成员,并不能携带军械,不得乘轿,不得摆队,阁下要带两千人进京,用意何在啊?”

    “对,我正想问你们一句,既然你们约我来议和,为什么在张家湾驻扎那么多的军队!”巴夏礼反问。(未完待续……)

    ps:第二更送上,睡觉去,吃了中药,犯困了……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