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七、通州和谈(七)
    载垣偏头良,桂良眉头一挑,“哦,通州近在京畿,我们为了南方的动乱,阁下是知道的,当然不能不有所准备。”

    巴夏礼爆发出了非常没有礼貌的大笑声,载垣等人不知所以,面面相觑,巴夏礼大笑了几声,方才沉下了脸来,用手指着桂良,“讲大话,”这三个字是标准的粤语,“你们中国人整天到晚说谎话!”巴夏礼停了笑容,“南边的动乱连长江都过不了,怎么会来到千里之外的通州?你们的借口真是编的可笑!”巴夏礼指着僧格林沁的鼻子,“还有,这个蒙古人就是在大沽口被我们打败了的败军之将,他怎么可能有诚意来议和呢!”

    僧格林沁怒极,阴沉沉地张至极的巴夏礼,慢慢的说道:“巴夏礼参赞,请你说话要客气点。”

    “呵呵呵呵,”巴夏礼摇头晃脑地说道,“你们中国人有句话,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不客气,”巴夏礼的眼睛眯了起来,“不客气,那又怎么样呢?”

    僧格林沁双手架上了桌子,准备站起来,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美国公使站了出来,这里面几个国家,大概只有美国人不希望双方打的稀巴烂,“请克制!不要冲动!”华若翰双手虚按,示意大家坐下,“科尔沁亲王,希望你能原谅巴夏礼先生的话。”

    僧格林沁转过头,听到边上的通译翻译美国公使的话,不再礼。“当然,我不会生气的,因为我们中国还有一句话,两国交锋不斩来使,否则的话,我早就送这个巴夏礼先生回老家去了!”

    巴夏礼猛的一拍桌子,刷的站了起来,“你不配!”

    僧格林沁狭长的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身子慢慢站了起来,和巴夏礼两个人隔着桌子对视。桂良华若翰等人连忙起身安抚。互相拉扯了一会,匡源拉住僧格林沁的臂膀,“王爷切勿动怒啊,”华若翰葛洛也连忙劝解。两个人下得了台面。方才慢慢坐了下来。僧格林沁冷笑一声,“大江大浪本王见识地过了,用不着和我拍桌子。吓唬耗子,老实讲,宰了你就等于是碾死一只臭虫,没有什么配不配的。”

    巴夏礼哈哈一笑,原本涨得通红的脸回复了白色,只见他翘起了二郎腿,悠哉说道:“哈哈哈,当然了,亲王您见的大风大浪多了,江浪太大了,三千骑兵,最后只剩下七个人,”巴夏礼夸张地把双臂打开,像一只大鸟,“你真是一个伟大的侩子手!”

    僧格林沁眼睛一瞪,抓起手边的烟灰缸朝着巴夏礼扔去,巴夏礼往后一避,险些摔倒,连忙抓住边上法国公使葛洛的椅背,巴夏礼措不及防,显得十分恼怒,从腰际拿出了一柄火枪,刷的一声,又被僧格林沁一下打掉,外头的中国士兵连忙进来,刷的拿了鸟铳围住了一边的外国公使。僧格林沁正想说些什么,外头的亲兵跑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份黄布裹住的硬壳本子呈给僧格林沁,僧格林沁一把抓过,展开一刻就猛地把本子合上,挥手示意亲兵,“让其他大使下去休息,”直视巴夏礼,“本王要请这个巴夏礼先生一起练上几把!”

    围着各国使节的八旗士兵轰然应是,载垣大惊,连忙站起来拉住僧格林沁,“僧王三思啊!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儿!皇上还等着咱们办好这次差事,可不是闹着性子的时候!”匡源也连忙劝道:“僧王切勿动怒切勿动怒!”

    “怎么你们还想在谈判席上殴打外交官吗!”巴夏礼咆哮道,虽然是咆哮,可声势反而弱了。

    僧格林沁把手里的本子递给了载垣,立马就解开了领口的扣子,“巴夏礼先生,何不与本王下场较量一番?口说无用,到底还要手下见真章,若是本王输了,二话不说,撤兵三百里,见你旗帜就掉头走,若是巴夏礼先生你输了,嘿嘿,”僧格林沁脱掉四团龙补服,露出了小衣,身上的肌肉绷紧了,“那本王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亲兵们簇拥地把各国使节带了下去,巴夏礼的英国随员还在大声抗议,可惜没有多少人听得懂,被几个惯会使擒拿的大头兵一把抓住,五花大绑押了下去,巴夏礼气的浑身发抖,用手指着僧格林沁,目视载垣等人,“亲王大人,你们作为中国的钦差大臣,就个蒙古人在这里违背国际外交原则吗!”

    载垣打开了手里的册子,一目十行地不再说话,只是将册子递给桂良匡源等人匡源犹可,桂良一,险些站不住脚,就要往身后倒去,幸好鸿胪寺卿眼疾手快连忙扶住,桂良定定神,又朝着载垣开口,声音之中惶恐不安,“这这这,怡亲王,这可不合规矩啊!”

    怡亲王不发一言,双眼微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端庄地宛如普济祠里头的医圣华佗,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巴夏礼说道,“巴夏礼先生,既然僧王想着和阁下比试一番,阁下何不上前迎战?不知道你们英国民风如何,可您也是男人,不能丢了男人的面子呀?”载垣之前深恨巴夏礼跋扈,不给自己面子,如今有了凭仗,本性复露,忍不住就讽刺了起来。

    巴夏礼脸上青一块红一块,原本想偃旗息鼓,却被载垣架上了火烤,巴夏礼美俄三国公使已经被加了下去,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赤手空拳对着一群野蛮的中国人,咬咬牙,“good!很好很好很好,”巴夏礼连着说了三个很好,“今天我要领教领教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狗屁的待客之道!”僧格林沁怒目圆睁,把辫子卷在了脖子上,朝着地上啐了一口,“你算是哪门子客人,有着刀枪来做客的客人吗!”僧格林沁把袖子卷了起来,“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只有刀枪!左右!”僧格林沁吩咐亲兵,“把场子围了起来,和这个巴夏礼先生较量一番!”(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月票在哪里!!》!?!?!?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