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三十八、南军勤王
    “是皇后让属下来的,”武云迪瞧见左右没人,才低声说道。

    “皇后要放了这些人?”僧格林沁原本捻须的右手顿了下来。

    “皇后娘娘不是这个意思,皇后娘娘让标下前来禀告僧王,英法等国公使乃是此夷国家之体面,如今虽然抓是抓了,还是优容些好,免得将来不好武云迪说道。

    “将来不好,如今就已经不好”僧格林沁恼怒地拍了下桌子,“拿了巴夏礼,骑虎难下,放又放不得,杀又杀不得,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阻挡英法联军!这京里头不知道是谁出的鬼主意。”

    “标下以为能,可是皇后娘娘说这样不能,出京的时候,娘娘让人转告与我,说是外交使节不容侮辱,英法两国必然会拿着此事做借口,再次兴兵,到时候,若是京畿有失,那就是这事的责任了!”

    僧格林沁悚然而惊,险些站起,强自忍着端坐在太师椅上,“娘娘话里的意思是老夫会成为替罪羊?”

    “是,若是日后战事有所不谐,洋人又不肯善罢甘休,只能是抛出一个够分量的人来抵罪,到时候,中枢会是谁?通州会是谁?”武云迪当着复读机,原本不以为然的神色格林沁越来越凝重的表情,也似乎听懂了什么,“所以如今横竖抓了巴夏礼等一干人,于人格上,还是优渥些为好,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话还是有点道理,”僧格林沁点点头,“按照我的意思是一刀斩了便是,也让我出出大沽口的恶气,也罢了,日后再从战场上讨回来吧。”

    “正是这个意思,军政不同属,巴夏礼只是逞口舌之快的小人,若非英法两**势强大,标下第一个就要此人的人头。”武云迪说道。说毕了公事,武云迪有些忸怩了起来,“标下定于九月二十日成亲,到时候也不知道僧王能不能给标下这个脸面。来喝一杯水酒。”

    僧格林沁微笑。“你这小子。”站起来拍了拍武云迪的肩头,“当年第一次南下剿逆,你还是什么事儿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如今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哎,时间过的真是快,一晃眼,老夫就老了。你放心,到时候本王有空,必然要来的,可是若是这边战事纠结,怕是不得空了。横竖老夫的礼是会到的。”

    “多谢大帅,”武云迪叫了一声,半响不说话,过了一会,方才犹豫不决,迟疑地开口问道:“大帅,您觉得通州,守得住吗?”

    僧格林沁的肩膀抖了一下,盯了一眼武云迪,转过身子,不再就案上的钦差关防出神,“老夫从道光爷时候就已经在八旗里头当差了,那时候还没袭爵,就一个大头兵,就口外的几只八旗来八旗尚好,满汉八旗早就烂在根子里了,如今虽然趁着南下攻打发逆,练了不少兵出来,不过也是惯会使顺风刀法,若是敌人势大,也是得不了便宜,”僧格林沁厚实的背驼了下来,“天津大沽口均是如此,瞧见洋人火器厉害,胆子就破了,胆子破了,怎么还能守得住。通州,怕是守不住,就算守住,也堵不住洋人进京的路。”

    “不过,”僧格林沁暮地转身过来,目光炯炯,盯着武云迪,“就算守不住,老子也要守!若是事不可为就退,天下之大,我该退到什么哪里去!大沽口天津已失,若是通州再失,就算皇上不责罚,老子也饶不过自己个!”

    无锡。

    “总兵大人,京中来了人,说有要事禀告大人!”

    “哦?”原本和吴长庆张树声等人围着沙盘指指点点李鸿章转了过来,在地上的亲兵,两三年间,李鸿章的上嘴唇留起了短须,显得分外精干,李鸿章眉毛一挑,“可知是谁送来的?”

    “来的人不肯说,搜了身子,除了一封信之外,和几块碎银子,没有别的事物。”

    “该不会是苏州的发逆想出来的鬼主意吧?”张树声说道,最近这段日子,李鸿章率领的团练日夜攻打苏州甚急,苏州城内的李秀成已经突围了好几次,均是无功而返,故张树声有此一问。

    “想必无妨,只是一封信而已,带上来吧,”李鸿章微微思索,摆手让亲兵去带人,转过头和吴长庆张树声笑道:“估摸着是家父带来的信件,两位兄长先讨论着,我先去瞧瞧。”

    “大人请便。”

    李鸿章转过后头的帐篷,只见里头坐着一个少年,李鸿章原本以为是中官,不过瞧了瞧,这少年并没有太监的谦卑之气,倒像是个良家少年,那个少年瞅见原本己个的亲兵起来行礼,便知自己此行的目标到了,站了起来,打了个千,“李大人万安。”

    “足下眼生的很,不知道是何处来的?”李鸿章问道。

    “大人一便知端倪,小的千里奔波,有些劳累了,倒是想找个地儿歇息一番。”那少年笑嘻嘻地递给了李鸿章一份书信,便想告退。

    “本官让亲兵带你去洗漱一番,”李鸿章点点头,接过那少年递来的书信,一色为之一变,盯着那少年就说道:“你是来自宫中?”

    “正是,小的告退。”那少年微微点头,转身离开,李鸿章深吸一口气,打开了书信,内容,倒吸一口凉气,“这,这是什么意思!”

    曾国藩放下了圣旨,眉头紧皱,对着坐在下首的曾国荃说道,“这旨意不好办啊。”

    曾国荃的右脸颊有一个半寸长的伤疤,正是他亲自攻打太平关的时候被流矢所伤,鲜红触目,曾国荃笑了一下,却又牵扯到伤口,呲牙咧嘴了一番,“这旨意难办也好办,就您是个什么意思了,若是要忠心护主,自然要率领大军北上,将这江南的烂摊子丢掉,管他洪秀全跑到哪儿去,”曾国藩皱眉,“若是要办好这江南的差事,恐怕还是别得罪洋人的好,要知道苏州李鸿章那里头,还有荣禄的火枪队到底都是靠着洋人装备起来的,更别说前些日子,轰破太平关的大炮了,苏州的李秀成几次想攻打上海,都被上海的常胜军大败,这里头也是牵制了一部分的军力。”(未完待续……)

    ps:求订阅!!!!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