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八、南军勤王(三)
    “哎,”僧格林沁长叹,“我何尝不知咱们中国武力如今已经远远不如洋人,第二次大沽口之战,不过是趁了洋人轻敌,才有了击毙联军主帅的功劳,可倒好,咱们自己倒是又轻敌了!”

    “可即便是打不过,那就能不打了吗?”僧格林沁摇摇头,“为将者战死沙场乃是常理,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若是能为国效力,把洋人挡在四九城之外,”僧格林沁脸色转为坚毅,“死又有何所难的?!!!!”

    武云迪扑通跪下,“大帅,切勿作此不祥之言,皇后娘娘也曾说过让标下努力练军,把健锐营往死里练,标下的骑兵自然比不上王爷的蒙八旗劲旅,可皇后说了,要给标下找来帮手,务必要胜一次洋鬼子!”

    僧格林沁听到武云迪的话语,满脸不可相信,迅速把跪在地上的武云迪拉了起来,“你说什么?皇后娘娘又说了什么!”僧格林沁稳了稳心神,“你把皇后娘娘的原话,一五一十,一个字都不许拉下地告诉我!快!”

    咸丰十年初秋,皇帝下诏命南方各地勤王,曾国藩江忠源胡林翼各自奉召均有部属北上。

    “好糊涂的僧王!”恭亲王恼怒地拍了桌子,“我们怎么能如此不讲信义落人口舌,荒唐,真是荒唐!”

    “也不是僧王能左右的,”桂良长叹,“这怕是中枢的意思,七月二十九日的上谕说。‘勿令折回,以杜奸计’。”

    “奸计?我才是肃顺的奸计!这主意出的!嗨,这篓子是越捅越大!”

    “巴夏礼也太狂妄了,不教训教训他,他真以为我们中国无人。”桂良说道。

    “这却是中了他们的激将法,”恭亲王不以为然,“这些年洋人们无时无刻不在哪儿锯碗戴眼镜儿,没碴找碴,若是南洋小国,或者天朝藩属。抓了杀了也就罢了。这些个国家,又非中国之臣,哎,恐怕难以善罢甘休!”恭亲王叹道。又问:“这些人押进京了没?总没有就地正法吧?”

    “僧王已经叫人押送进京了。关在圆明园里头。听说并没有虐待。”

    “这便是好事,”恭亲王长舒一口气,“大不了咱们也别对着苏武那样。好吃好喝关着就罢了。”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肃顺这厮可别想着法子弄那伙子人,岳父,你赶紧找点事儿给他,免得他在皇后哪里吃了刮落,”恭亲王嘲笑道,很明显知道了前些日子在勤政殿发生的事儿,“把气撒到洋人身上。”

    桂良捻须沉吟,“王爷如今尚未进中枢,这里头的事儿到底不清楚,肃顺既然揽权,又是宗室,王爷不是如今还当着宗人府的差事?这肃顺最爱折腾八旗的纨绔,不如和皇上禀明了,把宗人府的差事交给肃顺得了。”

    恭亲王眼睛一亮,微微点头,“不错,如今正是坐山观虎斗的时候儿,且分的出胜负,皇上要本王读书,那本王就关门耐心读几天书。”

    “李鸿章啊李鸿章你可别叫我失望”杏贞一个人坐在碧桐书院里头,喃喃自语,“按照你自己的说话,最擅长的事儿就是做官,做官无非是当差,当让上司满意的差事,如今我虽然没有明说,但你不是蠢人,自然来我所谋甚大,败自然是手里的筹码全部输光,但是将来还有机会东山再起,若是胜了,”杏贞的眼睛亮了起来,“这北洋大臣,洋务首领,提前给你又有何妨?”

    “所以,你李鸿章千万可别叫我失望!”

    安茜走了进来,福了一福,“娘娘,洋人们已经押进园子了。”

    杏贞身子一震,“怎么不是押到刑部大牢去?”随即恍然大悟,“难怪难怪!”

    “娘娘说什么难怪?”安茜不明所以,困惑地追问。

    杏贞抬起头来,无神地盯着安茜,心里如同泛出了千层的巨浪,难怪日后圆明园会被烧!难怪洋人们洗劫了圆明园还要烧毁!这完全是自找的,自找的!这些公使必然是在圆明园的大牢里受到了虐待,乃至是死亡。

    “没事,管园大臣呢?”杏贞肃声说道。

    “这会子估计还在御前呢。”

    “你去勤政殿盯着,若是瞧见庆喜,叫他说也是一样,叫文丰今个到碧桐书院见我。”杏贞吩咐道。

    “是。”

    “走,陪我去紫碧山房,”杏贞站起,“叫上云嫔!”

    “皇上,”单独留下奏对的肃顺对着咸丰说道,“巴夏礼等一干洋人已经押到圆明园里头了,如何处置还请皇上示下。”

    咸丰摆摆手,“这些人已经是瓮中捉鳖,无谓对着他花多少心思了,想必天津英法两国的部队也会速速退去,这事儿算是完了,”咸丰把手里的折子摊开一了瞧皇后的朱批,“这里头倒是有件事儿要你去办,”肃顺躬身听命,“老六上了折子,说宗人府那头事情办得不好,请罪之外,保举你来料理宗亲的事物,朕瞧着你当得起,雨亭你瞧如何?”

    “皇上圣恩浩荡,奴才感激涕零,不过奴才不过是外派宗亲,管着内务府已经是优差,又怎么能敢去料理这宗人府。”

    “哈哈,你倒谦虚,也无妨,宗人府朕时常盯着,又有老五太爷掌着总,你散漫做去便是,等会叫军机处明发旨意。”老五太爷是惠亲王绵瑜,嘉庆皇帝的第五子,如今是咸丰皇帝的叔父,是近支亲贵之中辈分最高的人。

    “喳!”肃顺心下奇怪,怎么这恭亲王倒是举荐起自己了,之前可是和自己不对路啊,不过且应下来,如今八旗的丁银在自己手里发着,宗人府又归着自己拾掇,嘿嘿,这下子,那些八旗的老大爷们可是有罪受了,肃顺心里默想,眼中露出了狠戾的眼神,耳畔又听到皇帝说:“跪安吧。”肃顺连忙甩袖子,跪下行礼毕,对着皇帝倒退出了勤政殿。(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