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八、南军勤王(四)
    紫碧山房。

    杏贞跑了几圈马,正出了一身汗,边上的小太监禀告说文丰到了,杏贞慢慢骑马走到跑马场边上以供休息的小亭子,亭子外站了一个穿着仙鹤补服的中年官员,见到皇后骑马过来,连忙跪下请安,杏贞点点头,左手抓住马缰,右手虚扶示意文丰请起,杏贞利索地翻身下马。打量起文丰来,文丰是汉军正黄旗人,初为内务府笔帖式,先后出任杭州织造苏州织造,粤海关监督,道光二十三年,偕两广总督耆英与英人议订《五口通商章程》十五条。曾充崇文门副监督,署理御药房太医院事务。咸丰十年,奉命料理圆明园一切事宜。

    杏贞走到亭子里,拿着毛巾擦了擦手,丰低头不语,把帕子扔在小夏子手上的银盆里头,开口笑道:“文大人不必拘礼,本宫和你虽是第一次初见,到底都是在这园子的人,本宫在这里头过日子,你也在这里头当差,文大人,”文丰低头应了一声,“听闻你做过苏杭两地织造?还去过广州?”

    “回娘娘的话,正是,奴才曾任杭州织造苏州织造,后来任粤海关监督。”文丰答话。

    “那也是天下的世面都见识了,”杏贞点点头,“依你之见,这园子,”杏贞指了指不远处影影绰绰郁郁葱葱的紫碧山房,“和苏杭的私宅,还有广州十三行那些大商人的园子相比,如何?”

    “些许萤火之光。贻笑大方之家,那些小园子怎么能比得上圆明园。”文丰答道。

    “不错!十八篱门随曲涧,七楹正殿倚乔松。轩堂四十皆依水,山石参差尽亚风。”杏贞随口吟了四句诗,“依本宫圆明园堪称万园之园!洋人所吹嘘的梵蒂冈枫丹白露比不上长春园的海晏堂,更比不上这圆明园了。”

    “是,皇后所见甚是。”文丰摸不著头脑,不知道皇后说了这么一堆到底想说什么,只能是唯唯称是。

    杏贞文丰的懵懂。淡然一笑。“本宫昨个忽得一梦,梦见这圆明园被人烧成了一片瓦砾,文大人可会解梦吗?”

    “奴才不会,不过奴才是圆明园管园大臣。职责所在。必然不会眼睁睁明园被烧成瓦砾。若是真到了那一步,奴才也绝不独活。”

    杏贞神色复杂地丰,点点头。“你是个忠心的。好了,本宫这里有件事要你去办,你瞧着可办的,就顺手办了;若是不能办,那也就罢了。”

    “请皇后娘娘示下。”文丰说道。

    “巴夏礼等一干人等押进园子了?”

    “是,奴才听着中枢的意思是要严惩洋人,故准备将这些洋人押进水牢,日夜拷打。”

    “不可,”杏贞连忙开口,“这些洋人到底不是军中之人,乃是一国使节,苏武去了漠北,不过也是牧羊十年,我们泱泱天朝,怎么连蛮夷都比不上了?”

    不远处的大阿哥在云嫔的牵引下骑着马大呼小叫,边上围了一群的小太监,德龄伺候在杏贞边上,双眼微闭,似乎睡着了一般,“本宫要你做的便是此事,”杏贞喝了一口茶,“文大人,皇上下了旨意抓了巴夏礼等人,这是天威如此,你当然要遵旨,不过皇上既然没有下旨要严惩,”文丰抬头眼皇后,“那文大人自然就不能拷打了,明白本宫的意思吗?”

    “是,”文丰点头应下,又提出了疑问,“肃顺是内务府总管大臣,若是他来压着奴才,”自己可是挡不住。

    “肃顺大人乃是皇上眼前得力的干臣,没有空管这些洋人的小事情,”杏贞微笑道,恭亲王果然和自己颇有默契,这件小事上配合地恰到好处,自己刚刚想着让肃顺别管巴夏礼,恭亲王就拿出来了一个大骨头扔给肃顺了,“你只管办着就是,不可怠慢了洋人,基本的温饱都要保证,特别不能出人命,若是有什么伤风感冒,太医也是要请的。”

    “是。”文丰虽然觉得十分难办,到底还是应了下来。

    “你也不用担心别人来找碴,”杏贞说道,“本宫教你一个巧宗儿,皇上御极十年,今年又是三十整寿,这园子里,自然不能见血,要为了皇上的仁德着想,明白了吗?”这样的借口,谁还敢反驳。

    “是,奴才这就去办,免得那些苏拉没得了娘娘的懿旨,下手不知道轻重。”文丰说道。

    “去吧,不过到底也不能让洋人舒服了,要知道毕竟他们是阶下之囚,”杏贞继续出主意,“找几个人轮番问他们国家的情况,事无巨细,都要问出来。”

    “喳!”

    文丰离开之后,德龄半闭的眼睛睁了开来,“奴才往日里瞧着娘娘谁都不甚惧怕,说句犯忌讳的话,皇后娘娘对着皇上都不惧,怎么,为了几个洋人,倒是如此兴师动众,一心要保全这些夷人。”

    “德龄你怎么知道我心里的意思,”杏贞摇摇头,“这些人虽然不是直接的军人,可若是这些人对着中国稍微说些好话,想必如今局势不能如此难堪——罢了,到底是中国国力衰弱,才引得群狼环伺,”杏贞站了起来,吩咐唐五福等会把大阿哥带到贞妃宫里去安置,又对着德龄说道,“按照本宫心里想的,恨不得将这些跳梁小丑碎尸万段!”杏贞语气凌然,底下的唐五福连忙退下,“可是如今局势危难,抓了就抓了,不能再让洋人发飙了,你懂吗,德龄,借口这种事,少些还是少些比较好。”

    杏贞准备走路回碧桐书院,“江南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如今我先忍一时之快,保住这些洋鬼子,将来再算账!”

    德龄听了杏贞的话,也不说话,只是无言跟在身后亦步亦趋,“对了,武云迪回来了吗?”

    “前个刚刚回来,那时候娘娘正在勤政殿,和奴才说了一句,就匆匆出园子了。”(未完待续……)

    ps:sorry。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