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三十九、百计迎敌(三)
    “我非常赞同额尔金伯爵您的观点,”葛罗虽然对进法兰西枢密院垂涎三尺,脸上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点点头,“我们法兰西伟大的皇帝——拿破仑一世曾经也说过,‘中国像是一头沉睡的雄狮,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必将震惊世界,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中国永远不要醒来。’曾经的上帝之鞭!印刷术火药!还有那些昂贵的茶叶瓷器丝绸!这真是令人震惊的成就!”

    “哈哈,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却用来放烟花,我们利用火药,做成炮弹现在回来教训中国,”额尔金拍拍手,“大使先生,你说这是不是非常奇妙的一件事儿?”

    “当然当然,东方人相信轮回,眼下是转过来了,何况我们也不是就只有火炮!”

    “非常正确。”额尔金转过头,问侍从官:“几只骑兵呢?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伯爵您的命令。”

    “很好,很好,”额尔金点点头,对着葛罗说道:“中国人肯定没有想到我们还有军舰运过来的骑兵,大使先生,我们应该要给中国人一个惊喜!”

    “北非西帕希骑兵团已经跃跃欲试了!”葛罗说道,“虽然我们只有400人,可也能为国家,为我们拿破仑三世陛下勇往直前!”

    “我们皇家近卫龙骑兵团锡克普罗比骑兵团还有印度招来的两只骑兵团,一共四支骑兵。当然也是不甘示弱,”额尔金对着葛罗笑着说道:“不如我们两个国家比比杀的中国人多?当然我们大英帝国不会占便宜——按照人均来,怎么样?”

    “不如下个赌注,”葛罗开心极了,在他接下去会是一边倒的屠杀,根本无需担心战事,“听说伯爵先生带来了苏格兰最好的威士忌,我也带了一桶上好的白兰地。谁输了。晚餐的酒就谁出?”

    “成交!”额尔金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命令传令官:“大炮压制火线,火枪列队前进,骑兵时刻待命!”额尔金一只手别在腰后。一只手把玩着颔下的白色山羊须。身上的马甲是淡紫色的天鹅绒。灯笼袖的白绸是天津卫征用的,怀表细细的金制链子垂在胸前,尽显英伦绅士雍容华贵从容不迫的气派。“我要让中国人永远记住这场战争!”

    ……

    僧格林沁穿着全服铠甲骑在马上,神色肃穆,连前方几里外英法两军开始发射炮弹发出的剧烈响声和白烟都不能让他的表情有所变化,不远处的斥候来报:“逆夷二十门火炮齐发了!”

    “好!”僧格林沁淡然发令,“叫内外火器营把大炮都轰过去,军法官稳住各部,若有惊吓逃跑者就地处斩!”

    “喳!”

    边上的伯彦讷谟诂说道:“据探子来报,说洋人似乎也有骑兵,咱们要防着骑兵冲锋啊。”

    “哼,关公门前耍大刀,可笑!”僧格林沁冷哼一声,“在咱们蒙古人前头说骑兵也是可笑!他们不把骑兵拿出来也就罢了,若是拿出来,少不了要好好给逆夷上一课!”

    “叫科尔沁哲里木卓索图昭乌达蒙古各部都给本王收拾利索了!时刻准备杀敌!”

    “喳!”

    ……

    九月初七,一等承恩公惠征题本,请旨皇后省亲,本上之日,奉朱批准奏:九月十七日,恩准皇后省亲。惠府领了此恩旨,益发昼夜不闲,重阳节也不曾好生过的。

    展眼佳期在迩,自九月初八日,就有太监出来先:何处更衣,何处燕坐,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又有巡察地方总理关防太监等,带了许多小太监出来,各处关防,指示惠宅人员何处退,何处跪,何处进膳,何处启事,种种仪注不一。外面又有工部官员并五城兵备道打扫街道,撵逐闲人。族内众人都来相帮,惠征等人督率匠人扎花灯烟火之类,至十六日,俱已停妥。这一夜,上下通不曾睡。

    至十七日五鼓,自惠征富察氏等有爵者,皆按品服大妆。府内各处,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长春之蕊,静悄无人咳嗽。惠征桂祥等在西街门外,富察氏等在惠府大门外。街头巷口,俱系围障挡严。

    一时传人一担一担的挑进蜡烛来,各处点灯。方点完时,忽听外边马跑之声.一时,有十来个太监都喘吁吁跑来拍手儿。这些太监会意,都知道是“来了,来了”,各按方向站住。半日静悄悄的。忽见一对红衣太监骑马缓缓的走来,至西街门下了马,将马赶出围障之外,便垂手面西站住。半日又是一对,亦是如此。少时便来了十来对,方闻得隐隐细乐之声。一对对龙旌凤旗,雉羽夔头,又有销金提炉焚着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凤黄金伞过来,便是冠袍带履。又有值事太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拂尘等类。一队队过完,后面方是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黄绣凤版舆,缓缓行来。

    富察氏等族内女眷连忙路旁跪下,口里山呼皇后千岁吉祥,早飞跑过几个太监来,为首的正是唐五福,“国太这是作甚,快快起来,”连忙扶起富察氏,那版舆抬进大门,入仪门往东去,到一所院落门前,有执拂太监小夏子跪请下舆更衣。于是抬舆入门,太监等散去,只有莳花抱云等引领杏贞下舆.只见院内各色花灯烂灼,皆系纱绫扎成,精致非常。上面有一匾灯,写着‘体仁沐德‘四字。杏贞,别的地方倒是没有奢靡,房屋也是旧时的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于是入室,更衣毕复出。

    唐五福来请旨,“主子娘娘,时辰到了,请升座。”

    “什么玩意儿!出来回个家要这样子麻烦,”杏贞不雅地打了个哈欠,刚刚把明黄色朝服换了下来,穿上了件绛红色的丹凤朝阳折枝牡丹山海纹的吉服,三更天起床准备出园子,一路鼓乐喧天,吵得自己头疼,又折腾换了大衣裳,这样也太累了。(未完待续……)

    ps:求月票!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