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十九、百计迎敌(四)
    唐五福苦笑,皇后主子要是没睡好,心情就极端差,连忙提醒,“承恩公和贞定夫人,云骑尉,还有帆儿小姐都在外头等着了。”可不能叫家里人久等。

    “那叫起吧,”杏贞就着安茜的手到了正殿,只见设好的宝座前头挂着一道垂到地的湘妃竹帘,杏贞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细细长长的竹帘,话说慈禧这辈子干涉朝政的方式不就是躲在帘子后头听大臣们奏事吗?哦,对,叫垂帘听政。

    杏贞升了座,唐五福拍手,殿外的小太监就知道里头的意思,高声喝道:“一等承恩公并云骑尉觐见!”

    杏贞低语了几句,唐五福插话说道,“女眷一并觐见。”,外头的小太监连忙传旨:“贞定夫人等一并觐见!”

    室内烛火点的明亮,隔着竹帘,杏贞的视线被阻挡了,只见几个人人影晃晃,进到了正殿,跪下大礼参拜。

    “恭请皇后圣安,皇后万福金安!”

    “快快起来,都在家里,无需行大礼,”杏贞多年未见惠征,母亲倒是时常入宫,见的勤,许久未见父亲倒是有些想念,眼眶微微发红,连忙吩咐手里拿着拂尘站在帘外的唐五福,“撤了帘子。”

    唐五福连忙和安茜一起卷起了竹帘,杏贞站了起来,走下宝座,拉住了刚刚颤颤巍巍起来的惠征,“父亲身子可还好?母亲呢?”一连串地问了些问题,随即又释然。“素日里时常写信,这些话都问过了。”

    惠征笑道:“娘娘孝心深厚。”又和杏贞说了些话,拉过了身后的桂祥,“桂祥还不快拜见皇后娘娘。”

    一个少年正欲纳头就拜,杏贞连忙拉住袖子,“都是自家人,闹什么虚礼!”细细打量起了桂祥,只见桂祥身子高挑,长眉入鬓,鼻似银瓶。瓜子脸。生的是一副富家俊哥儿的好胚子,桂祥笑嘻嘻地叫了声,“大姐姐,”杏贞点点头。摸了摸桂祥的脑门。“长高了不少。”又问了几句最近读什么书。练什么字,只见桂祥苦着脸皱眉支支吾吾不说话,惠征说道:“嗨。还读什么书,能识几个字,不出门惹是生非就罢了。”

    “咱们家的孩子无需死读书,原本就不须科考就能当差的,只要明事理,辨是非,勤勉当差便是。”杏贞哈哈一笑,放过桂祥,又对着安静站在后头的帆儿点点头取笑道,“果然是要准备出阁的大闺女,如今倒是开始文静起来了。”

    “娘娘!”帆儿涨红了脸叫了一声,杏贞哈哈大笑,为了涨帆儿门楣,杏贞特别向皇帝请旨,将帆儿收为义妹,叶赫那拉家三小姐,杏贞问富察氏,“母亲,帆儿的事儿办好了吗?这次出来省亲倒是一半为了这事儿。”

    富察氏微笑道:“回娘娘的话,一应嫁妆都已经准备妥当,娘娘又拿了自己的体己出来给帆儿添妆,必然是办的妥妥当当的。”

    “如此就好,早饭得了吗?”杏贞问唐五福,“倒是有些饿了。”

    “已经备下了。”

    杏贞拉着富察氏的手,“父亲母亲一起陪着用些,”说道这里又忍不住喟叹,“入了宫,合家一起用饭的机会倒是没有了。”

    “娘娘何须伤感,”惠征连忙劝慰,“微臣时常能参见天颜,娘娘住在园子里,不比在宫中关防甚严。”

    “父亲说的极是,”杏贞收起了伤感,难得回家要高高兴兴的,“咱们一同说话去。”

    “是。”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顿饭,帆儿脱了淑女的假象,又恢复了跳脱的样子,在饭桌上和桂祥两个人叽叽喳喳,杏贞极为开心,连用了两碗红米粥。等到用了早膳,小憩了一会,又到宗祠上香——原本出嫁女是不能入宗祠的,奈何如今的杏贞不仅是一朝国母,更是炙手可热辅政天子的“内相”——不见几个叶赫氏原本仕途发黑的笔帖式都升了官,出京当县官去了?从不入流到七八品的官,这可都是吏部后的份上!

    所以杏贞光明正大地到了叶赫氏的宗祠,宗祠还大开正门,迎接皇后入内。

    杏贞拈了三炷香,心里祷告一番,就把香递给了帆儿,自己就着安茜的手站了起来,上头的影真和牌位,只见第一位摆在当中的正是和努尔哈赤争锋的金台石,对,就是说“就算我叶赫那拉只剩下一个女人,也要灭爱新觉罗,讨回血债!”的那位。

    杏贞偷偷瞧了瞧两边垂手站着的族内长老,未见有何异样,也就放下此事不提。

    午时,用了午膳,杏贞回到当年未出宫时候的卧室小憩,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安茜悄悄在帐外低声禀告,“娘娘,通州那边的急报来了。”

    杏贞猛然惊醒,翻身掀开水墨字画素纱帐,“什么急报?是杨庆喜拿来的?快拿来!”

    “是口信,”素来沉稳的安茜声音里透着前所未有的惶恐,“僧王在通州败了!”

    ……

    “败了,败了!”僧格林沁下意识地骑着马背对着英军逃去,边上是一群惶恐不安的骑兵,没想到,没想到!

    没想到擅长火枪火炮的逆夷并没有在自己这里讨要到什么便宜,反而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蒙古骑兵,逆夷们冲锋了几次,就已经溃散地不成样子了,瑞麟马步官兵在火炮的袭击下,肝胆俱裂,早就成为溃兵。

    僧格林沁在摇晃的马上面如死灰,身边的人无不惶恐万分,背后又传来了零星的枪声和洋人们得意万分的呼喊,狂风飞舞,山雨欲来,落叶飘零,似乎在昭示着这个古老帝国已经注定的命运。

    九月十七日,僧格林沁三万余人与英法两军一万余人战于通州张家湾,初,两军火器较量,不分胜负,后骑兵对垒,清军大败,拱手让出了京师屏障,直隶锁钥——通州,战役不过是持续了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通州就告失守。(未完待续……)

    ps:月票……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