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四十、秋狝热河(上)
    “还真是败了……”杏贞喃喃自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火炮不行?”可到底也是多年购买下来的洋人自己也在用的武器,就算武器有代差,给中国的是淘汰的火器,也不会败得如此之快!

    “娘娘要马上回园子?”

    “对,”杏贞刷的站了起来,莳花抱云连忙上前伺候穿衣,“告诉父亲,母亲,就说时候差不多了,我还要出城到园子里去,要早些出去,也不用说这事,罢了,问起就直说吧.横竖早点晚些都要知道!”

    杏贞梳妆妥当,“把盒子的那个册子放好,一到西郊就把盒子拿给武云迪去!”杏贞带好了四根护甲,又拿热毛巾擦了擦手,“说不得,就靠这么一下子了!”

    唐五福进来禀告:“凤辇已经备好了。”

    “那就走吧,鼓乐么,”杏贞皱眉,唐五福连忙接话,“规矩是这鼓乐可要一直奏着。”

    “罢了,先这么着吧,”杏贞站起来,朝着外头走去,“等出了城门,马上偃旗息鼓,皇上这会子怕是怒极了——别触霉头!”

    “喳。”

    皇帝正在芳草丛用午膳,几个太监一一拾起盖在菜上的盖碗——这是用来保温的,一个试味的太监先试吃了每道菜,站在边上不动,双喜细细地那小太监的状态,对着皇帝奏道:“万岁爷,可以用膳了。”

    咸丰意味索然,身上月白色的便服映衬着皇帝的脸色分外惨白。“每次都等着用膳,这饭菜凉的不成样子了,罢了,”随意指了指几道菜,如意双喜连忙给皇帝布菜。

    一时间殿内鸦雀无声,连一声咳嗽都听不见,只有双喜用筷子碰到明黄色万寿无疆缠枝纹碗碟的琐碎声音,如意给皇帝夹了一块松鼠桂鱼,皇帝准备拿起筷子,帷帐之后闪过了几道人影。皇帝原本食稍微好些的心情又坏了起来。“谁在外头?”

    “皇上,是奴才,还有怡王郑王等军机大臣。”皇帝一听是肃顺的声音,点点头。“进来吧。”个人想跪拜。“别多礼了,有事儿快说便是。”

    肃顺垣和端华,两个人束手不说话。他只好凑在皇帝耳边说了通州的战事,皇帝原本从容的神色一扫而空,眼睛里的神采似乎被风吹灭了,眉心皱成一团,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哎!”

    肃顺又说道:“还是去避暑山庄避一避吧?”

    皇帝点点头,“你去安排便是,可京中毕竟要有人料理,你

    “此地的事儿就交给恭亲王爷吧,他是皇上的手足,洋务的事儿也颇为精通,地位显要,办理抚局,留守京畿,是再合适也没有了。”身后的一干王大臣连连点头,显然这是几个人进来之前就商议好的。

    “好吧,”皇帝无奈地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是如此了。”

    “是,”肃顺应下,“奴才们去准备。”

    皇帝呆呆地坐着,只是上的各式佳肴冒着热气,慢慢地变冷,慢慢地变硬,一干太监都不敢答话,杨庆喜窥了一眼呆坐在御座上的皇帝,悄无声息地叹了一声气。

    这个世道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皇帝百无聊赖地用了午膳,外头双喜又来禀告说是惇郡王恭亲王等人递牌子求见,皇帝木着脸不说话,双喜拿眼窥着杨庆喜,杨庆喜摆摆手,凑在皇帝跟前壮着胆子又说了一遍,皇帝微微点头,双喜如同大赦一般,窜了出去,不一会,帷幔后头就出现了一群人,几个人也不行礼,就闯了进来。

    杨庆喜来不及说话,恭亲王就扑在了咸丰的脚下,双手拉住咸丰的双腿,满脸泪痕,嘶着嗓子低声喝道:“皇上!皇上!这!”断断续续说了几个词,伏在地上,终究说不出一整句话。

    文祥也连忙跪下磕头,“皇上!怎么能在这时候去热河,这岂不是不战而逃!放下祖宗社稷江山了!”

    皇帝的身子被恭亲王拉着不住摇晃,惇郡王是直性子,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跺脚,“我要去峪陵哭皇阿玛去!这会子才过了几年,皇阿玛宾天才过了几年!这世道就变成这样子!什么时候我们中国人对着逆夷要退避三舍,什么玩意!”惇郡王拉住了杨庆喜的袖子,用手指着杨庆喜,杨庆喜不敢挣扎,“肯定你这个阉竖!”大嘴巴子抽了上去,“敢在皇上边上碎嘴,蛊惑皇上,爷不打死你!”

    惇郡王的话提醒了文祥,文祥跪在地上连忙抬起来头,喝道:“皇上!奴才请诛端华肃顺载垣等人!以定天下,以安人心!”

    “皇兄!四哥!”恭亲王哀声说了一声以前两人都还是皇子时候自己对皇帝的称呼,咸丰皇帝的脸色柔和了下来,眼中又有了神采,低下头在地上仰着脸的奕??,奕??来不及擦干脸上的泪水,拉住皇帝月白色便服的下摆,对着皇帝苦苦劝道,“如今大军虽败,人心却是未失,不过是一个小小通州而已!京城险峻,又是天下物华天宝的地方,四哥振臂一呼,天下勤王瞬息必至!就算僧格林沁不中用,还有曾国藩!还有外蒙古的骑兵,还有关外咱们自个儿的索伦马军!六弟就算是跑断腿也要给皇兄给把这些兵请过来,就算是拿人命去填,六弟也要守住这天下之人敬仰的京师!皇兄你想想,若是这龙盘虎踞的京城守不住,热河里头一马平川的避暑山庄,哪里能守得住!?!?!!?!?”

    “肃顺撺掇着皇兄去热河,只不过是想闭着眼睛说天下太平!皇兄,父皇的陵寝在此,当年父皇就为了洋人《南京条约》的事儿抱憾终身,难道皇兄还要让父皇眼睁睁人耀武扬威地来这首善之地吗?!”

    皇帝无言以对,站了起来,奕??不敢继续拉住皇帝的袍子下摆,松开了手,皇帝几个人,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到了后头,只留下跪的跪,站的站的几个人呆呆站在原地。(未完待续……)

    ps:月票订阅打赏赠送,我都要!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