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秋狝热河(下)
    “这点钱是小钱,公使先生,”额尔金摇摇头,对着葛罗的小家子气不以为然,忍住不耐烦淳淳教导,“之前的战争我们大英帝国赔到了200万两银子,你们法国赔到了100万两,这加起来不过是他们南方一个小省份两个月的税收而已,愚蠢可笑的巴夏礼,还以为自己赚了多少便宜,这点钱已经被英国下议院里头那些军火商人的代表们笑掉了大牙,兴师动众这么久,才拿了这么点钱,还比不过他们一年交给女王陛下的税收,所以巴夏礼被抓,我们国内一片叫好,当然了,为了帝国的体面,这个也是个战争的好借口。”

    额尔金挥手让那些英国士兵去接受银库,“无论是谁阻挡,都就地枪毙。”

    “葛罗先生,你知道以前广州的十三行吗?那时候中国人的广东总督林禁烟时候,有人纵火烧了十三行的商行,大火烧了三天三夜都没灭,广州城外,晚上都是和白天一样亮,”葛罗一脸的怀疑,额尔金笑着说道:“好吧好吧,我承认,这是太夸张了,但是之后的事我向上帝发誓,这绝对是真的。”

    “大火之后,人们惊奇的发现,地上,街道上露出了银白色亮亮的东西,这些原来都是银子!银子被火烧成了银水,流满了整个街道。中国人的富有是难以想象的!公使先生,无论是政府还是私人!”额尔金满意地罗陷入震惊之中,“中国人就像是一头大象。虽然很庞大,但是没有威慑力,最近还生病动不了了!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当然要好好争取。”额尔金意气奋发,指着一队英国士兵发布命令,“大不列颠的勇士们,去接收这座城市!”

    葛罗从惊呆之中回过神,抹了抹嘴边不存在的口水,跟着发布了命令,法国士兵也各自散开。红着眼。嗷嗷冲向了手无寸铁的通州城,“伯爵先生,你们英国的骑兵呢?”

    “他们嫌弃城墙阻挡,很闷。骑马出去找乐子了。”额尔金耸耸肩。“中国人北方最大规模的部队,最伟大的军事家都已经被我们打败了,我们这里任何危险都没有。就让他们出去到处逛逛,别担心。我们也不用赶着去北京,就让中国人担惊受怕一阵子吧,公使先生,我们先在通州城享受享受,出差在外,我们可是要为国保重身体呀。哈哈。”……

    刚到了九州清晏,丽妃就带着一群嫔妃围了上来,贞妃犹可,还算镇定,丽妃脸上就带着惶恐,手里还挽着大格格,大格格显然是被自己母亲吓坏了,眼角犹有泪痕。丽妃后,犹如落水之人突然发现的救命稻草,“皇后娘娘,这可如何是好?皇上的意思儿要起銮驾去热河呢,这可真是突然的紧!”

    云嫔等人虽然没说话,到底是害怕极了,杏贞人担心受怕的表情,心潮澎湃,这些住在圆明园里头的女子,也知道国难当头了!杏贞定定神,淡然开口,“无妨,皇上虽然是想着要去热河,到底也没下旨,大家各自安顿就是,特别是你,丽妃,”杏贞嗔怪,“怎么还把大格格带来了?她才是小孩子,你们几个人人心惶惶的,瞧见了没?把我们家素素吓到了,”杏贞给大格格擦了脸色的泪痕,“多大岁数了,别和小孩子一样,都回去吧,就算是去木兰秋狝,大家自然要跟着去的,皇上在哪里,我们这些后妃也自然要在哪里,不然成什么样子!都回吧,各自宫里头的人约束好,第一要紧就要管住手和嘴!知道了没?”

    众女得了主心骨,心下顿时安定了下来,纷纷蹲下行礼称是,杏贞摆了摆手让大家起来,“皇上在里头?”

    “是,”贞妃接话,“大家都想着来瞧瞧皇上,可皇上一个都不见。”

    杏贞心下一动,朝着贞妃笑道,“皇上不肯见就罢了,大家散了吧,贞妃,你去碧桐书院把大阿哥安顿好,”转过身子,对着深深的宫门冷然开口,“本宫这里事了了就回来。”

    “是。”贞妃瞧了一眼皇后挺拔站在九州清晏前的背影,低头恭顺地退下了。

    等到嫔妃们都退下了,四处寂静,连秋蝉都半点声音,杏贞借着月色,隐隐听到里头有着锣鼓箫管之声,不由得心里愠怒,这都什么时候,怎么还在里头有心思听戏听曲!

    原本候在边上的双喜上前凑在杏贞跟前小意说道:“娘娘,皇上这回可是没发火,用了晚膳,一直发呆,到了刚刚才宣了南戏的班子来应承,六宫嫔妃一个都没见。”

    杏贞点点头,“你去禀告,就说本宫求见。”

    双喜虽然有些难为,可还在应了下来,一溜烟地进了九州清晏,过了片刻,两个人影匆匆跑了出来,打前的正是皇帝的御用总管杨庆喜,杨庆喜脸上带着焦急,朝着杏贞纳头就拜,声音里透着惶恐,“娘娘,皇上说今个累了,不想见您。”

    不仅杨庆喜声音里透着一股惊讶,连安茜也大吃一惊,这是从未有过的时候,皇后任何时候求见皇帝,从未有过拒绝的时候,无论是皇帝在听戏午睡还是什么时候,只要是皇后求见,皇帝没有不见的时候,今个真是奇怪急了。

    杏贞的眼睛眯了起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联想到刚才肃顺的话,杏贞心里的怒意越发难以压制起来,老子这么千辛万苦是为了谁?是为了我这个愚蠢的皇后?想要合浦的珍珠?还是苏杭的锦缎?还是为了玉泉山上的那些泉水?真是可笑!

    杏贞压了压怒火,抬头瞧了瞧宫门里头正殿的匾额,现在夜色沉沉,楚上头的字,但是自己知道上头写的正是“九州清晏”如今常可笑具有讽刺意味的四个大字。

    “皇上在做什么?”杏贞平静地发问,语气中听不出来半点不悦。

    “在在听戏。”皇后越是这样,杨庆喜越是害怕,哆哆嗦嗦地回禀道。

    杏贞转身慢慢走出去,身后的太监宫女如同海浪一般分来,安茜上前连忙搀住杏贞,杏贞甩开安茜,转过了身子,眼睛直视黑漆漆的九州清晏殿。(未完待续……)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