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计划 > 四十一、牡丹台上(上)
    安茜不明所以,贞,杏贞一举手,示意举着曲柄七凤黄金伞的太监靠边,“你们退下,安茜你也退下。”

    太监宫女潮水般地退下了,杏贞深吸一口气,挺直了身子,慢慢地跪在了九州清晏殿前头的青石之上,直视九州清晏殿,明黄色朝服上的金丝摩擦东珠发出了丝丝声,耳边的凤钗抖动不已,杏贞深吸一口气,高声喝道。

    “本宫,叶赫那拉氏,大清第十任皇后,求见咸丰皇帝!”

    “求见咸丰皇帝!”

    杨庆喜等人早就惊呆了,手足无措地站在地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等到杏贞说完这句话,连忙也扑通跪下,膝行到皇后边上,“主子娘娘,这是做什么?可使不得啊。”

    “你进去禀告,”杏贞不为杨庆喜的哀求所动,只是州清晏殿,“就说本宫现在以皇后的身份,以皇帝的妻子来请安求见!”

    “是是是,双喜你小心伺候着娘娘!”杨庆喜连滚带爬奔进了九州清晏殿,过了片刻,勤政殿内一盏盏地宫灯亮起,照亮了汉白玉的围栏,杨庆喜疾步走到杏贞跟前,“皇上让主子娘娘进去。”又瞧瞧加了一句,“白天五爷六爷都来闹过,万岁爷这会子心情不好着呢。”

    “本宫明白,”杏贞站了起来,许久不跪,膝盖都有些守不住了,杏贞身子晃悠,双喜连忙虚扶了一下,杏贞定定神。对着杨庆喜说道:“前头带路!”

    一个小太监弯着腰在前头提着灯笼,杏贞和杨庆喜跟在了后头,绕过了正殿,走到了“天地一家春”外头,里头南戏的鼓点敲得正烈,杏贞虽然前世不懂戏曲,到了清朝,实在是日常消磨时间的东西太少了,皇帝爱,自己素日里。知道这会子演的是《扈家庄》。

    里头的一个旦角翻腾着身子借着灯光在窗扇上找出了光怪陆离的飞影。嘴里还铿锵有力地唱着:

    “恨恨恨,小毛贼,恨恨恨,小毛贼;怎怎怎。怎逃俺虎穴龙潭地;他他他。他那里珠泪惨凄凄;俺俺俺。俺生擒拔贼悬提;似似似,似大鹏展翅飞不起;有有有,有神通难逃画戟;杀杀杀。杀得他无路奔,血染马蹄;”

    杏贞站在外头听到这《水仙子》的整套曲牌,心下一动,跨步走进了天地一家春。

    “斩斩斩,斩尽了残兵败卒;管管管,管教他片甲不存,死如泥。”那个武旦唱完了最后一段,一个卧鱼卧在地上,后进来,连忙起身,两个琴师住了手里的乐器,杏贞摆手让几个人退出去,走到了皇帝的身边,殿内只是点了一只蜡烛,皇帝半个身子掩映在黑暗之中,走进才发现,皇帝座前摆了一个珐琅酒壶,一个四方阔口杯,皇帝闭着眼一言不发。

    杏贞款款拜倒,“皇上。”

    “你在外头跪着是想作甚?”皇帝的语气听不出喜怒,有的只是一片冷漠。

    “皇上,皇上真的准备去热河秋狝了吗?”

    “朕纵使不欲,又能如何?”

    “皇上在京,可以震慑一切,圣驾若行,宗庙无主,恐怕要被夷人踏毁。昔日周室东迁,天子蒙尘,英宗北狩,沦落胡地,永为后世之羞。今个若是骤然弃京城而去,辱没甚大啊!皇上。”

    “皇后你说的军机们老五老六都说过了,”咸丰睁开了眼,无神的贞,“若是朕在京师,被洋人拿住,那更是千古笑柄!”

    “武云迪的健锐营尚在”杏贞连忙说道,“还有前来勤王的南军!”

    “武云迪的几千人比得过僧格林沁的数万大军吗?”咸丰摇摇头,“还有那些勤王之军,都是几百人而已,曾国藩未派精锐,只是让李鸿章的乡勇来应承,何况,眼下都还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走到直隶,就靠着这些?朕心怎么能安,肃顺有句话说的极是,”皇帝的脸灰败极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万事还是小心点的好。”

    皇帝拉起了一直跪在地上的杏贞,“朕知道你心忧国事,可是眼下已经没有办法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将来再说吧。”

    “若是洋人找不到皇上,拿着这圆明园泄愤,该是如何?”杏贞站直了身子,直视咸丰,“这可是数代皇帝心血,数万民夫汗水营造而成的!”

    皇帝默然不语,半响才说道:“若是到了那时候,朕也是无力回天了。”

    杏贞咬咬牙,又俯身跪下,“若是皇上执意要去,臣妾不敢阻拦,只是,”杏贞仰起脸,脸上的表情如此果决,从此之后皇帝一直记得自己的皇后这个晚上的表情,“臣妾请旨留下!”

    皇帝大吃一惊,“你留下做什么?六宫嫔妃自然都要去热河的,那边离不得你料理。”

    杏贞摇摇头,“臣妾留下来不是为了料理六宫之事,而是,为了试试

    “试试能把洋人的势头打下去!皇上,臣妾前些日子做了个噩梦,梦见这锦绣之地,万园之园,洋人们进来烧杀抢掠,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杏贞站了起来,抬头清晏,“这九州清晏天地一家春,化为灰烬,字画瓷器青铜玉器被英法联军一扫而空,圆明园管园大臣悔恨之际,投湖自杀,几个月之后,法国的一个诗人悲伤于圆明园被烧,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皇帝的眼睛逐渐暗淡了下来,杏贞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请您用大理石汉白玉青铜和瓷器建造一个梦,用雪松做屋架披上绸缎缀满宝石,这儿盖神殿,那儿建后宫,放上神像,饰以琉璃,饰以黄金,饰以脂粉。请诗人出身的建筑师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个梦,添上一座座花园,一方方水池,一眼眼喷泉,请您想象一个人类幻想中的仙境,其外貌是宫殿,是神庙。然后这样的天堂毁于北京无主!”杏贞激动了起来,“臣妾不甘心!是的,臣妾不甘心,就算臣妾是一介女流,也想再试试试试能把夷人打退!”杏贞又跪下来,大声说道,“臣妾请旨留守京师!”(未完待续……)

    ps:这样的热血章节,要是没有月票,那真是说不过去了吧……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