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一、牡丹台上(中)
    皇帝许久不说话,“朕御极十年,战事频繁,南忧北患,无一日有安宁的时候,以往常常无奈地想‘我大清尚有人焉?’,自从得了皇后你之后,朕不仅过了几天安稳日子,心情也是愉悦了许多,你先起来,”皇帝站了起来,扶起了皇后,神色复杂地打量着倔强的杏贞,长叹一声,“素来知道皇后你是性子要强的,没想到你的心气这么大。”

    “皇上这是准了?”杏贞惊喜道。

    咸丰不置可否,“你随朕来,”自己率先走出了天地一家春,在殿门口预备着的杨庆喜连忙上前,皇帝示意不用跟上,自己却是有了些酒意,摇摇摆摆了起来,杏贞连忙上前扶住,“还是要轿辇吧。”

    皇帝摇头,“就在左近,叫伺候的人别跟过来,庆喜,你打灯笼,”打灯的杨庆喜引领在前,皇帝惆怅地走在中间,最后的杏贞满腔心事,三个人默默无语,趁着月色朝东而去。

    走了一射之路,绕过一座小山,跨了一个小木桥,太湖石堆积的岸边,湖水微微拍动,发出清脆的声音,皇帝就着杨庆喜的手,指了指草木月夜掩映下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咱们去哪里坐一会。”

    夜已经深了,地上的草木沾满了露水,杏贞给皇帝肩上的披风掖了掖领子,“夜深了,皇上,有事咱们还是回天地一家春说吧?”皇帝咳嗽了一声,摇了摇头。“不碍事的,走,庆喜,到里头去。”

    三个人穿过种在地上的植物,踩着汉白玉石铺就的道路,走到了那座金碧辉煌的建筑,走近了杏贞才发现,殿上的匾额写着“纪恩堂”三个字,殿以楠木为材,上覆金碧二色琉璃瓦。焕若金碧。

    皇帝也不进殿。坐在了纪恩堂的围栏上,借着月色前的植物,杏贞站在皇帝身边,皇帝也不说话。过了片刻。“庆喜把灯笼灭了。”

    杨庆喜应声把宫灯吹灭。月光如同流水般倾泻到皇帝的脸上和身上,皇帝的眼下出现了两团巨大的阴影,少了灯光的干涉。杏贞也终于清楚恩堂前头种的几百本植物原来是牡丹花,这时节牡丹没有开放,只是甚是茂盛的青叶上滴着晶莹的露珠,皇帝打量了一会那些牡丹,又抬头水相望的保合太和殿,这里个檐角,“皇后,”皇帝幽幽开口,“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臣妾知道,这是镂月开云,”杏贞答道,“园中牡丹以此处最佳。”

    “恩,不仅仅这里牡丹最佳,”皇帝抬头恩堂”的牌匾,“这纪恩堂是乾隆爷的御笔,话说起来,乾隆爷宾天不过才一个甲子而已,”皇帝有些恍惚,“犹忆垂髫日,承恩此最初,康熙六十一年三月二十五日,六十九岁的圣祖皇帝四十五岁的世宗皇帝和十二岁的高宗皇帝,在这里相会,是为牡丹会,立我国朝百多年太平盛世之基业,康雍乾三朝,富有四海,威震天下,北拒罗刹,西剿准格尔,南震缅甸,东抚藩篱,”皇帝的声音高亢了起来,“三帝之会,祥瑞之地,皇后,”皇帝叫了一声杏贞,眼睛通红己这个敬重喜爱的女子,

    “你说,为何朕从未在此饮宴过!”

    杏贞默然无语,皇帝自顾自地说下去,“因为朕觉得有愧列祖列宗!不止是朕,自从仁宗皇帝之后,先帝爷亦是少来此地,国势危难,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着列祖列宗的丰功伟业,再想想自己手里丢的地,赔的款,朕,朕怎么敢来此地!怎么敢来此地宴饮!”皇帝的声音抖动了起来,尖锐无比,惊起了几只宿在纪恩堂后头松柏上的夜鸟。

    “朕未登极之时,想着就是若是自己当了皇帝,该如何整顿吏治,开源节流,休整武备,扬我中国天威,奈何啊,奈何,咸丰元年发逆作乱,之后白莲教捻贼黄河水患洋人轮番上场,朕的雄心壮志渐渐消磨成空。”

    皇帝站了起来,走下汉白玉的阶梯,直视杏贞的双眼,“所以,皇后,你想着完成朕的壮志吗?”

    杏贞直勾勾地丰,“固所愿,不敢请耳!”

    皇帝拉住了杏贞的肩膀,双手微微颤抖,“那皇后你要做武曌还是吕后?”

    边上的杨庆喜早已听呆了,手里的宫灯无声地滑落地上听到皇帝的诛心之言,更加是恨不得自己的耳朵即刻聋了才好。

    杏贞早有准备,睁大眼睛帝,眼中一片清澈,除了决心之外没有别的阴私,“臣妾不是吕武,我只是皇帝的妻子,天下人之母,若是真要一比,我愿做长孙皇后!”

    咸丰皇帝神色复杂地贞,点点头,“兰儿,”皇帝突然叫起了杏贞多年以前的昵称,“朕一直都相信你,你也从未让朕失望过,希望这次,”皇帝摇摇头,心灰意冷,“希望你也不会让朕失望。”皇帝抱住了皇后,两个人默默无言,远处的夜更声断断续续响起。

    过了片刻,皇帝放开了杏贞,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锦盒,“皇后,”皇帝恢复了一国之君的威严,低沉的说道,“这个赐给你。”

    杏贞双手接过锦盒,解开系着的纽子,打开一瞧,月光下的绒布里头躺着一个素面无钮的小印章,杏贞心里怦怦直跳,拿起了印章一面刻着“同道堂”三个字,杏贞虽然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却还是按捺住激动的心思,“皇上,这是?”

    “这是同道堂之章,”咸丰背过身子峨的纪恩堂说道,“自高宗皇帝之后,历代皇帝在圆明园都有自己的书房,朕的便是‘同道堂’,朕把这个章赐给你,你留在京中,若是有人碎嘴说后宫干政的事情,不肯配合你,你就把这个章拿出来,震慑宵小,”杏贞听到这里已经跪在地下,皇帝拉了她起来,贞,露出了一丝微笑,那笑容宛如雨后的白牡丹,惨白伤怀,“怎么样,兰儿,朕对你如何?可别叫朕失望啊。”

    杏贞已经是满脸泪痕,手里死死地攥住同道堂印章。泪眼朦胧地帝月下消瘦的人影,“同道,谓志同道合,朕和皇后可以称之为同志,庆喜,传旨军机,同道堂印权同玉玺,钦此。”

    杨庆喜连忙称是,皇帝转身离开,不再留恋,杏贞站在牡丹丛中,朝着皇帝的背影大声说道。

    “皇上,臣妾有一牡丹诗!

    君从神都来,

    携美与我赏。

    自是第一春,

    何惧西风凉。

    三时惟身寂,

    且待天下香!”

    皇帝的身子震了一震,停在了原地,“且待天下香,且待天下香”念叨了几句,彷佛已经痴了。(未完待续……)

    ps:晚点可能还有一章,需要月票催产……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