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四十三、桃代李僵(下)
    恭亲王狐疑地接过了那个锦盒,还用探求的眼神龄,德龄面无表情,恭亲王打开了那个锦盒,头的大杀器,不敢置信的望着笑盈盈的皇后,“这是同道堂之章?是皇上给娘娘的?”

    “正是,”杏贞一口承认,“皇帝给了我留守京畿之权,抚局的事情自然是六爷去料理,不过这抚局么,”杏贞严肃了起来,“总要先给洋人一点颜色瞧瞧,才好办着,六爷,为了中国两千年荣耀,为了国朝,为了皇上,为了这大清江山,”杏贞的眼中似乎要射出光芒来,恭亲王眯着眼瞧着这个光芒万丈的女子,“你愿意不愿意帮本宫一把?”

    “请皇后示下,”恭亲王一字一句慢慢说道,“若是能灭了洋人的威风,出一口恶气,全了天朝上国的颜面,就算将来多赔些款,也是无妨!”

    “六爷,中国自然是天朝上国!不过这是以前的事儿了!现如今这美利坚都上赶着来中国打酱油想着咬一口去,太阳虽然已经西沉,可必然会重新升起,”杏贞激扬说道,“眼下咱们就去顺天府!再去找九门提督!”……

    武云迪听到安德海穿的旨意,不由得大喜过望,连忙跪下听旨,“皇后千岁!健锐营都统衔守备武云迪接旨!”站了起来,摩拳擦掌,剑眉竖了起来,“我就等着这么一天了!来人,”武云迪吩咐家里下人,“备马。我这就去营里点齐兵将,即刻出发”

    院子里寂静一片,所有人都惊讶无比,只是武云迪一个人在犹自兴奋,帆儿脸上的笑意慢慢地凝固了,变得面无表情,安德海有些不忍,拉了拉武云迪,又指了指凤冠霞帔站在台阶上面沉似水的帆儿,武云迪低头身上的吉服。又台阶上盛装的帆儿。这个战争狂人才发现这是在自己大喜的日子里。

    武云迪脸色掠过一丝不忍,却又恢复了坚毅的表情,朝着帆儿点点头,“我这就去了。你在家里好生呆着。”转过头。从胸前扯下了红绸制的大红花。丢给了内管家,“更衣,备好马!”转身端然离开。就留下了一地的人。

    安德海瞧了瞧帆儿,只见新娘子垂着袖子在月夜下瑟瑟发抖,分外楚楚动人,安德海不忍的喊了一句,“帆儿姐姐~”却也不能多说些什么,死死得瞧了帆儿一眼,跺脚奔了出去。

    武府大门外宾客已然散去,只留下一二个武府矫健的家人在伺候着一匹五花马,武云迪披挂好盔甲,大步从挂满红灯笼的大门下走出来,接过家人送上的马鞭,正欲翻身上马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清冽的女声,“慢着!”

    武云迪唰的转身,只见到几个陪嫁的丫鬟簇拥着新入门的妻子,武家的新主母出来,帆儿面带寒霜,双手挽在小腹前,帆儿跟在皇后身边日久,自然而然带了一丝不怒自威的意味,帆儿走到大门前,居高临下云迪。

    “武云迪,”帆儿直呼名字,“你是真的要去吗?”

    “帆儿,”武云迪苦笑,“是旨意,也是我自个日思夜想的!”

    “好,”帆儿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是如此的凄美,宛如刚刚凋谢的玉兰花,帆儿左右手重叠,放在左边的腰际,蹲下行礼,“妾身在此恭送老爷出征!”

    “老爷请在外放心为国征战杀敌!家里有妾身,若是老爷不幸战死沙场,妾身必然守一辈子寡,给老爷守好这个家!”

    武云迪从怔怔中慢慢地笑了起来,露出来了以前初次和帆儿相见时候那么放荡不羁的,能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来,“夫人,这个家交给你,我放心了!你且放心在家等着,我一准回来!到时候再给夫人斟酒赔礼!”说了这么一番话,门口的跪在仆妇家奴丫鬟无人不哭成泪人,只有帆儿红着眼圈还笑着,武云迪对着帆儿点点头,翻身上马,不再留恋家中,狠狠一抽马臀,几人当街骑马朝着东边去了。

    “小姐,”丫鬟哭着跪在帆儿边上,扶住帆儿的臂膀,“洋人都是生吃人心的罗刹恶鬼,你为什么不拦住老爷,今个可还是大婚的日子!”

    帆儿慢慢地瘫倒在地上,眼中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慢慢地滑落,沾湿了胸前团团围在一起的青鸾凤鸟,帆儿跪坐在地上,摇摇头,“拦不住!自从我第一面遇见他,我就知道他的心就是想上战场,给他阿玛额娘姐姐云嫔娘娘争气,给自己赚一个出身,自从皇后娘娘要把我指婚给他,我就明白,将来他总是要上战场的,只是,”帆儿软软地靠在丫鬟身上,泪水忍不住地继续留下,“只是想不到,这日子来的这样的快”

    府前的人陪着帆儿一齐垂泪,帆儿只是睁着眼流了会泪,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用袖子擦干泪水,“小安子来传旨,皇后娘娘必然还在京中!怕是没去热河!娘娘那边离不开人,”帆儿对着自己从承恩公里带出来的丫鬟说道,“传令,”帆儿刷的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刚毅的表情,对着跪满地的武家家人发号施令,“大爷出征,叫人备好他的换洗衣服和体己干粮,叫人送到大营里头去!嬷嬷们管好下人和丫鬟,大爷不在,就是我当家,给我换衣服,”帆儿对着陪嫁丫鬟说道,“我要进园子,给皇后娘娘帮忙!”

    “是!”

    帆儿疾步走进婚房,开始更衣,嘴里虽然说的慷慨激扬,可帆儿的心里乱成了一团,胸口的扣子解了几次都解不开,帆儿放下手,让丫鬟给自己换衣服,自己只是如同提线木偶一般任人摆布,心里烦躁,眼睛忍不住到处乱然阁里头供奉了一座低眉善目慈悲无比的青瓷观音,帆儿忍不住跪了下来,双手合十,心里默默祷祝,嘴里默念出声。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信女在此祷告,祈望大士能听到信女的心声,保佑武云迪平安归来,什么富贵荣华,我都不指望了,若是要供奉,信女愿用余生伺候大士,换武云迪一生平安喜乐,南无观世音菩萨。”(未完待续……)

    ps:总之月票还是要的,今天有月票,会再更新!么么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