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四、临危受命(上)
    杏贞和恭亲王定下了谋略,恭亲王就先出园子去了,杏贞目送恭亲王远去,低低地在德龄耳畔说了几句话,德龄也领命而去,杏贞走出了空荡荡的军机诸王大臣值房,月色之下,瞧见了勤政殿前头的柱子上倚着安德海,安德海的脸庞仰了起来,盘似的月亮默然流泪,杏贞有些不明所以,走下了太监,花盆底的硌硌声惊醒了安德海,安德海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转过头对着杏贞强笑,“娘娘。”

    “你这是怎么了?”杏贞过来关切地问道,“可是累到了?”

    “我没事,只是心里头突然有些堵得慌,”安德海摇摇头,“恭亲王应下了主子的旨意了吗?”

    “我估摸着差不多了,”杏贞点点头,“咱们去找个清静的殿落,换了衣裳就办事,你先歇息一会子?”

    “哪里这样娇贵,安茜等人去了热河,帆儿姐姐又出嫁了,娘娘身边少不了服侍的人,又不比在园子里,外头兵荒马乱的,还是有人照应的好。”

    “那便辛苦你了,这里事了,本宫放你长假!”杏贞拍了拍安德海的肩膀,“走,咱们换衣服去。”

    两个人无言走过漆黑的宫殿雕廊画栋,安德海提着一盏死气风灯在前头走着,“娘娘,”安德海突然开口,“您说帆儿姑娘今个开心吗?”

    杏贞苦着脸,“怕是开心不了,刚刚我叫你去宣旨。却是忘了今个是他们两个的好日子,原本是极好的姻缘,两个人也是配对的紧,这么一搞,帆儿可是别生我的气才好。”

    安德海的身子僵了僵,状若无事地继续往前走到,杏贞德海清瘦的身影,无声无息地长叹了一声

    密云县行宫,已经是黄昏了,贞妃挟了大阿哥。丽妃带了大格格。在皇后寝宫外头准备觐见皇后,安茜走了出来,脸上带着苦笑,朝着几个主子行了礼。“娘娘们请进去吧。”

    贞妃对着安茜的苦笑不明所以。随即释然。“娘娘必然是为了肃顺那厮的不恭敬生气着,我们进去好好劝劝娘娘,”对着丽妃说道。“为了那起子小人气坏了凤体可是不值当!”

    丽妃连忙点头,点的鲜红的嘴唇贝齿轻咬,恨恨地说道,“这肃顺,素来就是小气,往日在内务府,就没有一次不扣咱们月俸的,整日里哭穷,说是国库紧张,不仅咱们,连外头的的亲戚整日来哭诉,烦的紧,什么时候八旗的铁庄稼被他搅合了!”

    到了内间,丽妃收住了话,准备和贞妃给皇后问安,见到宝座上空无一人,贞妃奇道:“娘娘还在歇息。”

    安茜正欲说出实话,外头就起了嘈闹声,几个人惊奇地转过身子面,丽妃喃喃说道:“这可是行宫,怎么个意思?还有人在这里胡闹不成?”话音刚落,外头就猛地冲进来了一个穿着二品官服的男人,丽妃哎哟一声,躲到了贞妃后头,贞妃犹自镇定,但是握住大阿哥的手猛地抽紧,痛的大阿哥一阵呲牙咧嘴,个闯进来正是刚刚讨论的肃顺,丽妃悄悄地啐了一口,躲在贞妃后头不说话,贞妃白着脸,对着闯进来,脸色不好顺说道:“肃顺大人,这里可是皇后的寝殿!嫔妃的所在,你这样闯进来,怕是不妥当吧?”

    肃顺环视室内,没发现自己想人,对着贞妃的诘问装作没听到,朝着贞妃等人微微鞠躬表示行礼,随即挺直了身子,对着安茜威严地开口发问:“烦劳姑姑传信,就说本官求见皇后。”

    安茜微微一福,淡定说道:“皇后娘娘不在此处。”

    肃顺的眼睛眯了起来,“皇后不在皇上身边一起秋狝热河,还能在哪里?”

    “自然在京中。”

    “放肆!”肃顺突然暴喝,大格格身子跳了起来,扑在丽妃怀里哭了起来,肃顺毫不在乎,盯着安茜喝道,“本官明明后上了凤撵!怎么可能不在此地,反而在京中!莫非你这些狗奴才对着皇后做了不轨的事儿!就算皇后确实留在京中,你这个贱婢敢穿着皇后的冠冕,也是死罪!左右,”外头涌进来了一群武孔有力的太监,肃顺指着瑟瑟发抖却又强自镇定的安茜怒道,“把这个贱婢拿下,叫慎刑司严加拷问,务必要撬开她的嘴巴!”

    太监们轰然应命,上前准备围住安茜,“慢着,”贞妃连忙开口,对着肃顺强笑道:“肃顺大人,安茜是皇后身边的人,还是留给皇上处置吧。”

    “皇上日理万机,管不得这样的小宫女,”肃顺一摆手,堵住了贞妃的话语,“本官身为内务府大臣,管着这宫女乃是分内之事!贞妃娘娘就不必多言了!”

    贞妃微微语塞,对着安茜又追问了一番,“安茜,”声音微微急切,“皇后娘娘确实留在京中?”

    安茜点头,对着肃顺毫不畏惧,“娘娘得了皇上的圣命,留在京中另有要事,这是万岁爷的意思儿,皇上是知道奴婢穿着皇后的服制,何况,”安茜睁大了眼睛,直视肃顺,“何况我乃是皇后贴身伺候的,这密云县里只有一个主子能处置我,那就是皇上,别的奴才没这个资格,轮不上!”

    肃顺怒极反笑,“好好好,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皇后娘娘辩才无碍,没想到你这个小小的宫女儿也是牙尖嘴利,”肃顺大步上前,大手抓向安茜,丽妃安抚好了大格格,瞧见场内局势不对,连忙大声尖叫:“肃顺!这里头这么多主子在,你是想造反吗!当着大阿哥大格格的面这样放肆无礼!”

    肃顺听到丽妃的话语,心下一动,瞧见半个身子躲在贞妃身后的大阿哥,大阿哥恐惧地顺,肃顺阿哥,大阿哥连忙缩在了贞妃后头,肃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贞妃连忙打圆场,“安茜乃是奉命行事,不干她一个奴才的事儿,何况丽妃说的极是,也要阿哥的份上,安茜可是伺候大阿哥的。”

    肃顺冷哼一声,“罢了,你说本官处置不了你,那就等着,等着本官去请了旨意来,再来处置你这个贱婢!”说罢就甩袖而去。

    丽妃气的浑身发抖,摸着大格格头的护甲颤动地类似中了风,“好一个肃顺,今个皇后娘娘不在,倒是欺负起咱们来了!”说到凄苦处,忍不住垂下泪来,“这皇上是怎么个意思,由着肃顺欺凌了外头的八旗子弟,又来欺负咱们这些深宫的女子了,我是受不了这个气,说不得要到万岁爷驾前哭诉去!”

    “好了妹妹,”贞妃拍了拍大阿哥的后背,让大阿哥放松些,又劝丽妃,“这次秋狝是肃顺安排的,这日常可都是由着他管,咱们且忍耐一会子吧,肃顺也算是临危受命,这么难的差事,这么急的行程,他要上下安排妥当,也是临危受命了。”

    丽妃用手帕子拭泪,点点头,“老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只要先忍着,想必皇后娘娘料理了京里头的事儿,能快着些来热河,那我可是真是要天天念阿弥陀佛了!到时候请皇后娘娘做主,好好出今个的恶气!”

    两个人相对无言,大阿哥个女人在哭,也是无趣的很,不过殿内的人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包括快步走到咸丰皇帝寝殿准备告状的肃顺也是想着同一个问题。

    “皇后,留在京中,是为了干什么事儿?”(未完待续……)

    ps:谢谢嘉卑厄尔的两张月票,当然还有别的人月票!接下来只要每天都有月票,我都坚持更新两章!绝对要做到!

    还有一个贴吧的吧友,太有才了,一首现代诗。

    振翅的凤啊,不要停下!

    燃烧的火焰,不会熄灭!

    庙堂依旧,谁为我画这三千里江山?

    且赫那拉杏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