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注册 > 四十四、临危受命(中)
    大宫门外头车轮辚辚,来了好几辆马车,豫亲王义道下马车的时候,大学士桂良大学士贾桢协办大学士周祖培吏部尚书全庆刑部尚书赵光兵部尚书陈孚恩等一干留守京畿的大臣都已在大宫门口候着了,义道颤颤巍巍下马的时候,全庆连忙扶住这个铁帽子王,“哎哟我的王爷,您可小心着点,照着灯笼,仔细别崴了脚!”

    义道下了马车,浑浊的眼睛扫了一遍在场的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摆手,“都是大清的重臣,别这么多礼,快请起,请起,咦,这老六呢?”

    陈孚恩笑道,“恭亲王爷怕是先进了园子,送了皇上之后,王爷就在园子里头当差没出门呢。”陈孚恩乃是肃顺的铁杆心腹,这样都留下来准备监视着京里头的事务。

    义道似乎打了个盹,对着陈孚恩皮里阳秋的话似乎没听到,“那就大家都进去吧,老六可是皇上主持抚局的掌柜,咱们原本都该听他的,是怎么个章程,也要好好商量着办。”

    “豫王说的极是,”桂良赞同义道的话,“什么个章程,还是要王爷和六爷一起商定了才是。”

    “我这个老头子,都半截身子入土了,还定什么,交给年轻人就好了嘛,”义道跺跺拐杖,率先领着众人进了圆明园,虽然年纪有些大了,可众人道健步如飞的往前走着,丝毫不见老态,“大清朝什么风浪没见过,这次大不了给洋鬼子些钱,这些不知廉耻的东西!钻钱眼里头了,就知道钱钱钱!我要是什么时候火起来,拿几万两银子砸死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陈孚恩暗骂一声老狐狸,连忙跟上,几个人进了圆明园,绕过太和保合殿,到了勤政殿。一个小太监迎了上来,将众人迎到勤政殿的正殿,桂良微微疑惑,“怎么到了这地儿?不是该去值房议事?”

    陈孚恩心里顿觉微微不妙,这可不是该是臣子议事的地方,“豫王,你陈孚恩悄声问义道。

    义道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却还是颤颤巍巍地不动声色大声嚷嚷,“哪里不是议事的地儿。咱们都进去,怕个鸟毛!”

    陈孚恩原本是想着转身就出园子,可众人都簇拥着义道进了正殿,陈孚恩瞧见那假山树下阴影婆娑,似乎有伏兵千万,那个小太监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冷冷盯着自己,陈孚恩更是不敢独自转身离开,跺跺脚,咬牙进了内殿。

    殿内灯火点的恍如白昼。陈孚恩跨进勤政殿,见到恭亲王垂着手朝着皇帝的御座背对着众人,见到众人进来,转过身子,朝着义道等人点点头,从袖子里头拿出来了一个黄皮的折子,平托在手里。环视众人,"有谕旨,众大臣接旨。"

    "且慢!"陈孚恩开口喝道,对着恭亲王不卑不亢,"皇上虽然给王爷全权办理抚局之权,可毕竟上午的时候在座的诸王大臣都是一起听命的。圣上的意思大家伙都听的清清楚楚的,旨意早就下了,哪里来的,又突然来了这个一个旨意?"

    "是什么旨意,你听了再理论。"恭亲王不欲和他多说废话,径直摊开折子,"着令恭亲王会同留守大臣办理军务。以御洋夷,九门提督顺天府协助。"

    几句话刚刚说完,就在众人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连眯着眼睛似乎快要睡着的义道都睁大的眼睛,盯着恭亲王不放眼,桂良目瞪口呆,脑后的孔雀花翎都挂到胸前了都r恍然不知,刚刚不甘不愿跪下听旨的陈孚恩唰的跳了起来,浑身发抖,手指直指着恭亲王喝道:"奕?!你这是什么旨意!干的是什么军务!当的什么差!你想干什么!圣上去了热河,你难道想做景泰皇帝不成?这可不是前明,告诉你可别会错了意!"

    "想要使唤九门提督,先过了我这个兵部尚书这一关,"陈孚恩威风凛凛,须发俱张,"除非你踏了我的尸体出去!否则休想!"

    "这确是谕旨。"恭亲王的脸剧烈地抖动了一番,平静的动的陈孚恩说。

    "是谁的旨意?是你老六的旨意吧?在这里的可都是大清的忠臣,轮不到你发这些悖逆的东西,"陈孚恩亲王微微语塞,心里不由得得意了起来,嘴上越发咄咄逼人,"你说,这是谁的旨意!"

    "是本宫的旨意,"东暖阁里头传出来了一个清晰坚定的声音,众人偏头只见一个小太监卷起帘子,里头走出来了穿着吉服的大妆女子,陈孚恩只觉得从脚后跟一直凉到了心里,心里暗叫一声苦,不知高低。

    出来的正是皇后叶赫那拉氏,杏贞朝着恭亲王点点头,朝着皇帝的宝座走去,坐到了日常自己批折子的红木椅子上,这才环视众人,款款说道,"这是本宫的旨意,怎么,有何不妥当的地方?"

    陈孚恩壮着胆子低着头回话道:"娘娘的懿旨怕是管不到外朝,何况,外朝抚局的事儿皇上已经议定,就算是娘娘想改了圣意,"陈孚恩抬起头,后似笑非笑得盯着自己忙垂下头,"那总要皇上下旨才行。"

    "陈尚书毕竟是老刑部,凡事都讲究法理两字,"杏贞点头赞许了陈孚恩一句,陈孚恩反而被搞的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的时候,只听的皇后接着说道,"本宫和皇上夫妻一体,不过皇上抚育万民,本宫只是管这六宫而已,往日里自然不敢对着前朝指手画脚,不过今日么,"杏贞从袖子里头拿出来了同道堂印章,展示给众大臣,"你等且是什么?!"

    恭亲王率先跪下,喝道:"这是皇上赐给皇后娘娘的同道堂之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耶连忙跪下,不过神色还是有所游离,杏贞见状微微一笑,"六爷请将印章给众大臣皇上的起居注和上谕的存档都说了此印。"

    桂良陈孚恩等人细细章,陈孚恩这才知道前些日子皇帝莫名其妙的发了一个同道堂印章的谕旨,昭告了同道堂之印的效力,"权同上谕!"原来皇后早有准备要留下来图谋甚大!肃顺啊肃顺,你怎么敌得过皇后?

    且不说陈孚恩心里浮想联翩,众大臣验了印章,恭亲王双手奉给皇后,率群臣跪拜山呼万岁。

    杏贞受了礼,把印章复又放进袖子里,点点头,"请起,陈尚书,这下可知六爷并非矫诏了?"

    陈孚恩唯唯,"是是是,有了旨意,有了印章,皇后自然有权处置洋人之事,微臣听候娘娘差遣!"

    杏贞对着陈孚恩的识时务十分地满意,点点头,对着义道笑着说道:"豫王爷,论辈分,你可是皇上的堂哥,怎么个章程,您说句话吧?"

    自从皇后出来,义道又恢复了合着眼睛打瞌睡的样子,听到杏贞发问,义道连忙躬身说道:“奴才哪里懂这些,原本皇上就是让六王爷办着抚局的事儿,是战是和是皇上和娘娘说了算,奴才不过是仗着年长些,在这里点个卯,应应景罢了,凡事娘娘做主便是,娘娘有了皇上给的印,谁还敢推三阻四,奴才的拐杖第一个就要敲破他的脑袋!”

    “豫王说的什么客气话,年轻人干事往前冲,到底也要您这样德高望重的人儿把总着,这京里头的事儿就交给您了,有您坐镇,些许宵小翻不了什么大风浪。”杏贞环视众人,“内阁六部各有差遣,本宫放不得这些洋人平安离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感谢昨天的月票。今天的呢?嘻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