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网址 > 四十四、临危受命(中下)
    “那叫他进来吧,”咸丰皇帝点点头,对着前来禀告肃顺求见的杨庆喜说道,皇帝放下了毛巾,挥手叫伺候进膳太监把桌上的东西撤掉,闭着眼睛养神起来,听到耳边响起了脚步声,皇帝这才睁开眼,对着跪在地上的肃顺点点头,“起来吧,什么事儿?”

    “皇上,奴才刚刚去皇后寝殿请安,”肃顺站直身子,“没想到皇后不在行宫!打听了皇后殿里的宫女,说是皇后娘娘还在京中,”肃顺抬起头窥,“是否要奴才派人去将皇后娘娘接来?毕竟皇上离不得皇后娘娘。”

    皇帝漠然说道:“皇后在京里还有事要料理,先帝留下来的太妃太嫔们总要有人照顾着,这么多人一起来热河也是不便,一个个身子都不好,所以留了皇后在京里。”

    肃顺咬牙,“可皇后在京中,恭亲王也是在京中办着抚局,寻常百姓人家年轻叔嫂都要避嫌,这”肃顺话虽然没有说完,可话里的挑拨意味皇帝已然听出来了。

    皇帝的眉毛微微一紧,眼里透着不悦,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眼神平静了下来,“朕心里有数,等京中抚局办的差不多了,再把皇后接过来吧,眼下么,先不急。”皇帝意味深长地摸着下巴顺,“有雨亭你料理着政事便是极好,到了热河也该给你加担子了,庆喜,传旨,肃顺进军机处行走!”

    肃顺大喜,“圣恩浩荡!”

    桂良疾步跟在恭亲王身后走出了圆明园,两人一同坐上马车,上了马车,恭亲王也不同往日一般闭目养神,拿着在勤政殿众人商议好的条陈翻来覆去的良略微担忧地亲王几眼,忍不住开口劝道:“恭王,这皇后娘娘出来视事,虽然有着皇上御赐的印玺。可我这心里总是有些疙瘩,这皇后娘娘”不会是扩大了事权吧?

    桂良虽未明说,可恭亲王毕竟是听明白了,恭亲王收起了脸上意气奋发的笑容,变得淡淡的,收起了条陈,“我怎么不知。怕是皇上给皇后这个印玺,就是要对着军务。如今她得了印玺,皇上又没有下明旨,咱们这么稀里糊涂地听着皇后的意思,岳父大人这或许也不是坏事儿,”恭亲王淡然说道,“抚局之事,我思来想去,实在难为,正如皇后所说。成者天下赞誉,得享清名;败则身败名裂,万人唾弃。若是成了,怕是皇上,”恭亲王叹了一口气,“皇上更是要般不爽了。”

    桂良感同身受,继续劝道:“可皇上说过。‘若实在不支,即全身而退,速赴行在’,大不了这里头事情办不成,咱们去热河便是,这烂摊子丢给肃顺岂不是更好。”

    恭亲王摇摇头。“热河,我是不会去的。”

    桂良似有所悟,“是因为肃顺一伙子在哪里?”

    “正是,皇上偏爱肃顺端华载垣等人,肃顺倒也罢了,虽然得罪了这许多人,毕竟还是有才干的。可载垣端华什么玩意,两个八旗的酒囊饭袋,还是铁帽子王!嘿嘿,载垣穆荫等人办理抚局不善,倒是免了钦差大臣了,可又随御驾去热河了,这算什么事儿!”

    车轮辚辚,驾车的健马在前头健步如飞,恭亲王抱怨完了,终于有了点天潢贵胄天子亲弟该有的,指点江山的气势,“我是大清国的亲王,与大清王朝休戚与共,一定要争取和洋人要个说话,议和也罢,开战也罢,保住祖宗的江山社稷,岳父这是最最紧要的!”

    “若是我就这么差事没办好,去热河也是靠边站!皇上身边围了那起子人,是水泼不进,针戳不进,皇上不仅不会理我,我更是要受制端华肃顺等人,我是成皇帝的六子,这些宗室想着压制我,想也休想,”说到这里,恭亲王脸色暗淡了下来,“岳父大人,若是我去了热河,把逆夷们引到那里去,我就万事难辞其咎了!皇上老五老七老八都在那头,我这里死不足惜,若是成皇帝的膝下一网打尽,我死了都没脸面见先帝爷去!”

    桂良叹道:“恭王用心良苦啊,希望皇上会懂得恭王的心意。”

    “何况皇后在京中,”恭亲王恢复了一个官僚的狡黠智慧,“天塌下来总有高个子去顶着,凡是我只是遵旨便是,印玺在她手里呢!若是一个男子,我却是有些担心,怕这国本不稳,皇后一介女流,也是无妨,皇后要战,我遵旨便是,何况皇上的上谕里头说的明明白白,‘若抚仍不成,即在军营后督剿;’皇后的旨意和上谕并非违背,大不了咱们先剿么,何况,”恭亲王若有所思,“皇上肯让皇后留下来,这说明皇上心中对着洋人还是恼怒之极,所以勤政殿里谁都明白了,若是皇后成了,自然是皇上运筹帷幄,区区洋人连一女子都比不上,若是没成,自然皇后也不是奉旨行事,所以肃顺的铁杆,陈孚恩不是也偃旗息鼓,俯首称臣了?”

    “恭王说的是,”桂良连忙点头,“那我该做些什么?”

    “自然要全力配合,皇上不在京中,中枢重臣却是大部都在,这日常的政事,处置好了报送热河行在,有些事,就不必报送了,”恭亲王话里有话,“明白了吗?”

    桂良点头,心领神会,“这是自然的,豫王吏部尚书坐镇京中,这些琐事只好让咱们这些跑腿的人来办了,以往肃顺在户部,什么手都伸不进去,如今山中无老虎,我这个老猴子也去称称大王罢了!”

    “岳父自便就是,”恭亲王微笑,“横竖咱们都是遵旨办事,不怕别人说三道四,到时候出了些许篓子,皇后娘娘瞧在大敌当前的份上,自然不会计较的。”

    两个人说了一会子闲话,大车停了下来,马车夫恭敬地在外头禀告:“王爷,中堂,前头的巷子乱糟糟的,过不去了,是否绕道?”

    “怎么回事?”

    “瞧样子,几个没跟着御驾去行在的京官们闹哄哄地搬家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嘉卑厄尔。太感谢了!又一张月票!感恩,月底请给力好吗,月票再来一张,今天还有一章更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