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五、游击战法(一)
    冯婉贞喘着粗气拉着自己的父亲冯三保,另外一边是一个年轻人支撑着冯三保,冯三保半个脑袋包扎着绷带,里头隐隐渗出了鲜血,嘴唇发白,陷入了昏迷。那个极壮的年轻人和冯婉贞拉着冯三保到了一个山坡后头放了下来,身后跟着的一群残兵败将呼啦瘫倒在地上,再也不肯多动了。

    那个拉着冯三保的年轻人,瞧着众人的颓废样子,擦擦汗,担忧地对冯婉贞说道:“婉贞妹子,眼下这可不行,大家都被洋狗子追赶的累极了,好不容易把洋狗子抛开一段路,怕是又要追上了,你想个法子出来吧,三保叔也该找个正经大富好好瞧瞧,我脑子不好使,这事就靠着你了。”

    冯婉贞掏出腰间的水壶,细细的给父亲倒了一口水,把水壶递给了一个嘴巴干得都裂出血了的青壮,摇摇头。“着谈何容易,洋鬼子追的咱们太紧了,咱们的马都丢了,火枪的火药也打完了,靠着我们这些猎户的刀枪,怕是不顶用,”冯婉贞咬咬牙,“说不得只好拼死了!”

    “可恶那些无耻的官府老爷,问着他们要些粮食,居然不肯给,更别说要枪炮马匹了!”那个粗脑子的年轻人也十分恼怒,“不肯给咱们,等到洋人来了。好么,除了自尽还能做什么?还不如发给咱们,咱们也不至于被追的四处乱窜,还能帮着他们守住一时半会!如今倒好,都便宜洋人了。”

    “那些人也是不敢的,给了咱们刀枪,咱们造反怎么办,”冯婉贞帮着一个折了手腕的人,正了骨头,叹气说道,脸上的污痕一直来不及擦掉,“官府怕咱们比怕洋鬼子多了去了,你也别说了。去瞧瞧那里有水,有水赶紧咱们喝一点,吃干粮马上就上路,那些洋鬼子气急了咱们杀了他们的头目,不把咱们抓住怕是不甘心。”

    那个年轻人极为听从冯婉贞的话,收拾好手里的长枪,跳出山坡就去找水源。冯婉贞帮着父亲擦了下脸,脸中的忧色丝毫不减。这样的日子……怕是维持不了多久,若是洋人再来攻击,这些原本是因为家仇聚在一起的人怕是要胆战心惊,就此散去了……

    那个年轻人唰的一声窜了出来,手里的红缨枪都忍不住瑟瑟发抖,脸上青白一片,哆嗦断断续续得说道:“洋鬼子的骑兵来了!”

    冯婉贞未来及说话,闷雷般的马蹄声响起,从远处瞬间就近到耳边。冯婉贞宛如云雀般的跳起来,招呼众人迎战,“兄弟们,洋人来了,咱们别丢了通州人的脸面,站了起来,死也要站着死!”

    众人喘着粗气拿起手里的刀枪准备迎战。冯婉贞朝着几个人招手,正想爬上山坡瞧个端地,一队骑兵唰的从山坡后越了出来,把冯婉贞等人包围住了,那个极壮的年轻人一声怒吼,正想用一招“横扫千军”朝着抱住自己的骑兵们扫去。婉贞连忙拦住,“慌什么!是咱们的官军!”

    那些骑着马的骑兵是蒙古人,围着冯婉贞等人也不说话,胯下的战马朝着那个极壮的年轻人打了个喷嚏,那个年轻人怒目圆瞪,朝着那匹马对视了起来。

    山坡后缓缓出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武官身披黑袍。剑眉轩昂,神情骄傲,蜂腰猿臂,懒洋洋得跨在一匹五花马上头,眼神朝着冯婉贞等人扫来,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冯婉贞见到那个青年武官的眼神己,脸红了半边,低头忍不住心里砰砰直跳,“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心跳的这样的快,他的眼神好厉害!”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正是武云迪。

    “你又是什么人!”那个极壮的年轻人反问了过去。

    “二哥!”冯婉贞喝住了这个愣头青,朝着武云迪一抱拳,“启禀大人,我们是通州谢庄团练。之前因是洋人肆虐了我们村子,所以组团结社反抗洋人,杀了不少洋人,洋人的骑兵恼怒了起来,这才对着我们紧紧相逼,我们损失了些人马,不得已退到此地,洋人的骑兵眼见着就要来了,还请大人速速退兵!”

    “退兵?”武云迪笑了起来,“本将来此地就不是为了退兵的!你说,”武云迪来了兴致,目光炯炯得盯着冯婉贞,“洋人有多少人马?”

    冯婉贞觉得自己在这个青年武官的眼神之下无所遁形,耳根都红了,强忍着羞回道:“大约在二十匹马之数。”

    “二十匹?好,”武云迪点点头,对着跟在自己身后从未说话的一个圆脸小眼睛络腮胡的中年男子笑着说道:“才二十个人,不如就交给唐叔叔的察哈尔骑兵如何?总要全歼才是,不然大军来到通州的消息,可要泄露出去了!”

    察哈尔骑兵都统唐布拉吉冷哼一声,对着身边的传令兵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蒙古语,那个传令兵领命而去,不多会,山坡后响起了闷雷般的马蹄声,唐布拉吉眯着眼对武云迪说道:“小武,虽然僧王让我跟着你打仗,自然我该听你的派遣,可你不许污蔑我们蒙古人的骄傲,这二十骑兵,你若是旗下的那些小崽子不在一顿饭的时间解决掉,那我就抽死他们!”

    武云迪哈哈一笑,对着唐布拉吉的桀骜不驯毫不在意,以前两人在僧王大军之中平叛的时候,交往颇深,如今的恶声恶气不过也是因为僧王在通州大败,他心里不舒服而已,武云迪怎么会放在心上。对着站在地上的少女饶有兴趣,“怎么,听你的意思是杀了不少洋鬼子?”

    “是,我们一共杀了十多人,其中大概有两个头目,”冯婉贞挥手让人从一个牛皮袋子里头拿出来了两个石灰腌的人头,那头发一个深红,一个淡金,明显不是中国之人,“所以洋人对着我们穷追不舍。”

    “哦?”武云迪验头,叫冯婉贞收起来,“这是难得的功勋!你叫什么名字?”

    “她是我们婉贞妹子!这两个洋人都是我三保叔和婉贞妹子杀的!”那个粗壮的少年瓮声瓮气地说道,冯婉贞闹了个大红脸,低着头不说话了,突然想到自己的父亲,又连忙抬起头来,“启禀大人,小女的父亲被洋人砍伤,还请大人给我们一些药材!”

    “何须如此麻烦,你等且跟着我们吧!”武云迪大手一挥,“你们也是杀了不少洋鬼子,又是通州的地头蛇,皇后娘娘要本将剿灭洋人,少不了你们帮忙,先跟着大军,做好向导,养好身子,本将还要你们出力呢,也甭担心,皇后娘娘有了旨意,下诏说凡直隶军民者,杀敌擒敌均有重赏!你们就等着赏赐吧!”说到这里,远处又有一群骑兵奔来,为首的几个人马上挂着一串的人头,武云迪眉毛一跳,对着唐布拉吉笑道:“唐叔叔手下的兄弟在八里桥到底是没耽误,这手艺半点不输洋鬼子,这可不到一顿饭的时间!”

    “武大人过奖了。”唐布拉吉摇摇头,语气里有些不满足,“一对一,什么洋人都打不过咱们,就是阵战的时候总是不及敌人,真是难以解释,幸好皇后娘娘出了好计策,不然就靠着死打,一味的死拼,就是全死光了,也是无用!”

    “正是!”军需官指令着冯婉贞等人到一边去休息,冯婉贞偷偷地气风发的武云迪,“就按照之前练好的,咱们依计行事!”

    咸丰十年九月十八,武云迪从八里桥出发到通州郊外,围歼一小股英军骑兵,拉开了八里桥战役的序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总之是要月票,月底月票不投就过期了呢。么么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