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四十七、永通桥战(六)
    “和洋人的遭遇战花不了多久的,六爷,拉锯战只会在两个斗志相等,实力相近的对手之间出现,”恭亲王抬头旧挺立的红色背影,皇后身上的那些山海云纹都用金线米珠绣成,眼睛就花了起来,似乎皇后大拉翅垂下的珊瑚在不停地抖动,可见这个镇定无比的皇后内心其实是起伏不定的,“成败就在今天,”杏贞耳朵似乎听到了远处的枪炮声厮杀声叫喊声,“若是败了,京师一马平川,再也无军队可以抵挡,六爷你就真心去办抚局便好,只要是人还在,些许银子,些许土地不算什么!真的,到时候真的有不忍言之事,除了忍让,学着勾践卧薪尝胆,再也没什么可抵抗的了!”杏贞站了起来,活动了下手脚,走到恭亲王身后,恭亲王站了起来,杏贞扶着门框朝着东边这时候太阳朝着西边落下去,已经是下午两三点的时刻,东边的晚霞云雾之间,还是断断续续传来了炮声,“老天爷啊!我既然来了这个时代,不做些什么,不改变些什么事,那还算个屁穿越!我还辛辛苦苦变成了一个女人!”杏贞心里不停地咒骂,“还要让圆明园被烧掉?如果今天让洋人惨胜,他们恼怒起来,怕是紫禁城都要保不住!到那个时候就算皇帝再要保自己,有着肃顺在绕舌头,我难逃一死,你妹妹的,要是这样死掉,可真是丢脸到极点了!”杏贞长长的护甲在门框上抓出了吱吱的声音,恭亲王知道皇后心里挂念战事.吩咐侍卫:“叫人去打探消息,半个时辰报一次!”安德海送上来了点心饽饽,杏贞虽然心里不耐烦地紧,表面上却没表露,拿了一个玫瑰卷,吃了一口,正准备说什么,不远处一匹健马朝着西边奔来,杏贞连忙咽下,听到那个骑士下马高声禀告的事情。杏贞脸色大变。手里的玫瑰卷拿不住,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阿克图尔是察哈尔蒙古骑兵里头的一个骑兵,今年三十岁,正是草原男子最好的年级。肩膀和山峦一样坚实。胸膛像火把一下滚烫火热。双眸锐利地像天上的雄鹰,双臂握住的弯刀像是野狼的牙齿,尖锐而且致命。

    阿克图尔最近这几年才跟着僧王南下剿匪的。以往都是在科尔沁草原上,近些年得了军功,僧王又是极为体恤下属的,在京城里置办了一套三进的宅子,日后就准备在京城常住了,不过阿克图尔对着汉话都不甚懂,只能听得懂一般的,皇后娘娘的话听得一知半解,也不如别的同袍那样这么激动,只是觉得皇后娘娘唱的曲子极为痛快,在后头待命的时候,阿克图尔边用绒布擦着自己的弯刀,边哼起了皇后娘娘唱过的调子,虽然那里头的话唱不对,但是调子还是拿捏极准的,边上的几个成日在京里头的蒙古骑兵听到阿克图尔唱着曲子,不由开口笑道,“没瞧出来,你这个大老粗倒是有个好嗓子,这瞧着嗓子,去戏园子票一把倒是就好,”边笑着边跟着阿克图尔唱了起来,蒙古人向来都是能歌善舞的,对着音乐极具敏感性,几个人跟着唱了起来,传令官来报“察哈尔骑兵全军出击!”阿克图尔翻身上马,嘴里全是没有停下来,依旧自在地唱着,越来越多的人一起唱了起来,不仅仅察哈尔骑兵的战士们唱了起来,马步官兵的人,健锐营的骑兵都唱了起来,就连后头忙着给大伙蒸馒头的火头兵也连忙唱了起来,击鼓吹号的士兵连忙跟上了大家的节奏,越来越多的士兵唱了起来,冲锋在前面的火枪兵也唱了起来,“有生之日责当尽,寸土怎能够属他人,”

    持着番号大旗朝着英军冲锋的火枪兵旗手高声唱着,大步朝着前面走去,扑的一声,右腿被英军的流弹打中了,那旗手闷哼一声,却也没有跪下,瘸着腿,一拐一拐地朝着前面奔去,自己不能倒!火枪营的番号在自己的手上!旗手继续朝着前面疾行而去,一个法军朝着旗手瞄准了半响,砰地一声,旗手的小腹炸开了一朵血花,旗手痛苦地把左手按住小腹,停下了脚步,左手指间不停地渗出鲜血,边上的一个火枪兵拉住了旗手,那个旗手左手一把推开,“快去!我这里没事!”强忍着疼痛举起了大旗,“有生之日责当尽,寸土怎能够属他人!”那旗手继续就唱着,火枪兵不忍离开,挡在旗手的前头,朝着对面的英军射击,英军们手在这边,不停地朝着这边围攻而来,旗手袍们停下了进攻的脚步,围在自己身边企图帮着自己抵抗,连忙跺脚,又瘸着脚朝前进行,火枪兵们又朝着红色衣服的英军进攻了,那个旗手忍着痛继续前行,像是一头负伤的野狼,战场上他也听不清身后的士兵唱到那一段了,他就按照自己唱着,前进着,似乎这样唱着,身上能不痛,小腹流出的血也不在意了,“番邦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的兵!”

    几个英军朝着旗手射击过来,前面的清军纷纷倒下,终于这一块区域内只剩下了旗手一个人了,那个旗手舞动着大旗朝前走着,砰砰砰几声响,旗手的前胸左腰肩膀炸开了几朵血花,那个旗手坚持不住,就要倒地的时候,把大旗朝着地上猛地一插,不让旗帜倒下,嘴角流出血液,脸上虽然流露出痛苦的表情,却还是裂开嘴坚定唱到:“番邦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的兵!”

    “我一剑能挡百万的”最后一句还没唱完,英军的一个炮弹落在了旗手的身畔,轰隆一声,那个旗手被炸地粉碎,之后那破旧染着鲜血,燃烧的火枪营旗帜依旧还在耸立着,飘动着,存在着!天地之间还回荡着他生前最后的歌声,“番邦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的兵!”

    不,这不仅仅是他回荡的歌声,还是数以万计的中国士兵共同发出的歌声!张树声个旗帜不停地抹泪,咬牙,“是个男子汉,老子佩服这个火枪营的,火炮营别给淮军丢份子,给老子打!就算炸膛也给老子往死了打!”

    一个火枪手扑了上去,把那个破旧的旗帜拔了起来,用力地挥动着,继续唱着歌,旗帜还在!火枪营永远还在!火枪营的士兵一阵欢呼,怒视洋人继续朝着英军阵营冲锋,对着敌人发射出自己愤怒的子弹。

    “呜呜呜”,歌声之中夹杂着号角声,马蹄声如同闷雷般响起,在两翼,无数斗志昂扬地骑兵们唱着曲子出列,马匹慢慢的加速,慢慢地加快了速度,像是黑色的沙尘涌向了阵地,冒着枪林弹雨抽出了雪白的弯刀,对着英法联军露出了自己狰狞的牙齿,大战,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

    武云迪身先士卒,抽出了腰刀,朝天高喝,“番邦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的兵!兄弟们,”身后的健锐营将领士兵欢声雷动,“该是咱们精忠报国的时候了!”武云迪一夹马肚子,箭簇一般奔向了战场。

    “有生之日责当尽,寸土怎能够属他人,番邦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的兵!洋鬼子们,来尝尝你爷爷的刀快不快!”(未完待续……)

    ps:码字虽易,写好不易,订阅上涨更是难上加难,且行且珍惜。么么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