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中外震惊(一)
    陈孚恩已经从昨个得知皇后出京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今个在恭亲王府里头议事,最近这些日子,大家基本上都在恭亲王府里议事,今个义道已经叫了小厮来传话,说是昨个高兴了些,多饮了几杯酒,今个早起闹肚子,就不来议事了,所以只有桂良曹毓瑛等几个人在,陈孚恩正和桂良说了几句话,外头就传来了“王爷回府了”的声音,陈孚恩站了起来,一个箭步迫不及待地冲出了花厅,桂良暗暗好笑,却也没多说什么,大学士贾桢协办大学士周祖培吏部尚书全庆刑部尚书赵光几个人只是跟着陈孚恩出了花厅.

    恭亲王在王府门前下马,对着自己恭敬行礼的陈孚恩等人,连忙挥手,“各位请起,岳父请起,”曹毓瑛细细打量,恭亲王脸上有志得意满凯旋归来的飞扬神色,却也有着隐隐忧色,因是在大门口,曹毓瑛也不方便问些什么,到了花厅各自分主宾坐下,恭亲王连忙叫管家:“你让福晋速速进宫,皇后娘娘得了风寒,宫里没有什么得力的人,她去伺候皇后娘娘几日。”

    “皇后娘娘病了?”全庆奇道。

    恭亲王点点头,喝了口茶,“皇后在阵前慷慨激昂说了好些话,随即又在后方等着前线消息,在破庙里等了许久,”恭亲王略微有些不自然,咳嗽了一声,把皇后去永通桥的情况说了一遍,“等到胜了的消息传来才返京,路上受了凉,刚到宫门前就已经咳嗽不止了。”

    “皇后实乃坚毅之人也,圣明至此!”桂良赞了一声,“皇后凤驾亲临阵前鼓舞士气,实在是罕见,所幸这一仗到底是胜了!”

    陈孚恩也点头,随即开口问道:“前线传来军报,只是说逆夷兵败了,未知王爷可有最近的战报。”

    “逆夷确实败了,之前两方打的难舍难分,咱们的军队士兵个个好汉,”恭亲王虽未亲临前线,也听到禀告联想到那情景,心绪还是澎湃不已,“士兵们唱着皇后唱过的曲子,如同潮水般悍不畏死朝着英法逆夷军队扑去,之后僧王的重骑出现,攻击洋人侧翼,逆夷这才大败亏输了。”

    “法国贼酋葛罗已经被生擒了!”恭亲王意气奋发,“之前的杀敌赏金令确实是极好的计谋!那葛罗所部被人用药翻了,全军一体擒拿,今个晚上估摸着就能进京了,赵尚书,”恭亲王对着刑部尚书赵光说到,赵光起身听命,“刑部的大牢要预备妥当,如今可是有源源不断的俘虏要进京了!这可是大事,皇上没有圣命之前,不许让他们死了!”

    “全庆,之前的赐官一定要即刻执行,义民为了官位可是豁出去了,不然这葛罗焉能束手就擒?之前皇后谕旨里头的赏格也一定要发下去,这武官的事儿和兵部协同着办,”陈孚恩连忙点头,“还有该发的赏银,叫户部也尽数发放,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童叟无欺,这才公平嘛。”

    花厅内的人都笑了,这会已然知道胜了,加官进爵是锦上添花皆大欢喜的事儿,没人不乐意去做,花厅内洋溢着愉快的氛围,连素来冷面的贾桢也扯动了下嘴角笑了起来。

    没人会不笑,这样的情景,皇帝北狩,弃京师军民不顾,京畿危急,人心慌乱,不要说那些早就逃难的富户了,就连不少官员,也以这样那样的名义告假,缺勤不见了。恭亲王虽然有些振作,也怕人言可畏,把景泰皇帝的帽子扣在他头上,所以很多事没名没分,有心无力,不敢去做。皇后一介女流,不去热河,却留了下来,出圆明园,返回宫中安定人心,召集留守大臣,布置防御军队,更是亲临阵前,鼓舞军心士气,更是在几场惨败之后扭转乾坤,这才取得了这样的大胜,这样的胜事,这样的人物,谁不会心悦诚服,谁不会兴高采烈?

    “好了,”恭亲王也笑了一会,随即放下茶盏说话道,众人停了笑声,“毕竟未尽全功,英国贼酋还未擒获,大家不可掉以轻心,陈尚书,你叫兵部好好料理好大军所需,既然在大清国的地面儿放肆,”恭亲王眼睛眯了起来,“那就休想有什么好果子吃,想必这会子很多人都瞧着额尔金的眼睛发红了呢,皇后娘娘的朝珠可是不多见!拿来传家就是极好。等扫清陆地上的洋鬼子之后,咱们再说话!”

    王府外响起了阵阵欢呼声,又有鞭炮声接二连三响起,震耳欲聋。(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