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二、中外震惊(二)
    “谁许你们放鞭炮的?”肃顺铁青着脸,对着如意洲边上的几个太监宫女厉声喝问道,小径的边上全是爆竹纸屑,硫磺硝石的刺鼻味道还未消散,几个太监宫女瑟瑟发抖,“是听到了京城大胜的消息,原本极担心家里人情况,如今都放心了,所以几个人在这里放几串炮竹庆祝一番。()”

    “在宫禁之中,最忌讳这些鞭炮纸钱之事,要是万一走水了,你们有几个脑袋可以砍!”肃顺怒道,“再者皇上正在歇息,惊扰到皇上你们也是死罪!”

    几个太监宫女扑通跪下,连忙磕头求饶,“奴婢再也不敢了!”

    “就到慎刑司去服苦役吧,”肃顺冷然开口,丝毫不为太监宫女们的哀求所动,还是载垣在边上,瞧着不过眼,这老六也太浮躁了,怎么对着这些奴才发起火了来了,“行了行了,皇上也是高兴的紧,大好的日子就别见血了,小惩大诫便是。”

    肃顺听到载垣开口也不好回绝,“罢了,太监下去领十个板子,宫女掌嘴十下,再有违犯宫规的,定杀不饶。”发作完几个倒霉鬼,肃顺就和载垣端华等人沿着如意洲的小径一路走向皇帝的烟波致爽殿,载垣和端华两个人处的湖水,再望望远山苍翠,间或有几株红枫红的似火,跳跃在隐隐碧色之中,或有白鹭齐飞,好一派盎然秋意,端华满意地点点头,“这样的秋色在京师里头是见不到的。只有木兰秋狝,轮到在热河,才能见到一二啊。”载垣点头称是,见到肃顺不发一言,也不游山知道肃顺烦恼什么,不由得笑道,“老六,且心放宽些,无非是京师胜了而已。咱们横竖没什么损失。原先我还担心那几家当铺,要是被洋人抢了那就可够心疼一阵子了,如今倒好,洋人连四九城的城墙都没摸到。就被打败了。这下我就踏实了。”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肃顺转过头,严肃的华载垣两个人,“咱们大清能胜了洋人。无论是谁的功劳,我都只有高兴的份儿,不会有着不乐意的意思,可如今,我担心的是皇后!”

    “你担心她作甚?她又没上前线,定然无妨的,没瞧见皇上都自顾自取饮宴吗?”端华不以为然,还打趣肃顺起来。

    “皇后若是再在京中呆久了,怕有别的变卦啊,”肃顺眉头紧锁,神色之中暴怒隐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忧色,“皇后可是能指挥军队的,你也瞧见了,她狐假虎威,皇上赐了她一个印玺,这就让她这么声势摆了出来!完全不顾体统,还给那些泥腿子官位,越过了宗人府,还封了一个野丫头乡君的爵位!”

    “大哥,怡王,如今皇帝春秋鼎盛,”肃顺对着端华载垣说道,“有些事是杞人忧天,但也要提防着些了,日后万一旭日再升,皇后这样的人物,我们谁防得住拦得住?”

    载垣悚然而惊,他之前就是道光皇帝即位时候的顾命大臣,虽然自身才干有限,追求也不大,自己的富贵生活继续下去就好,反正铁帽子王么,也没什么追求了,可自己是亲眼前四十年前仁宗皇帝骤然驾崩在热河,未留下遗诏,还在京中的孝和皇后直接就传下懿旨,命令不是自己亲子的宣宗皇帝即位,懿旨一下,无人敢反驳,连孝和皇后的两个亲子都多说什么,可谓是一言定邦,所以终道光一朝,直到道光二十九年孝和皇后薨逝,孝和皇太后一直是六宫中最具权威的女人,宣宗皇帝最爱的孝全皇后如今咸丰皇帝的生母死的不明不白,宫中传闻是孝全皇后被孝和皇太后抓住了把柄,宣宗皇帝无奈之下只能是忍痛割爱。这还只是皇帝的养母,而不是生母,如今皇帝春秋虽然鼎盛,可毕竟膝下才大阿哥一个嫡子,若是再过了十来年,皇帝再无所出,大阿哥这储君的位置可是雷打不动了!那到时候,还指挥得动军队,结交外臣深得民心的皇后,可就是自己眼前的大敌了……

    载垣想到这里,神色肃穆了起来,收起了手里的鼻烟壶,对着端华说道,“老六说的对,不谋万世者,必谋于一时,这事咱们要好好合计合计,别忘了前车之鉴!”

    “皇上这会子在哪里?”

    “在大戏台哪儿听戏,昨个晚上几乎闹了个通宵,”端华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皇上的兴致实在是高,心情也是极愉快的,昨个晚上先是听戏,,又叫人拿南阳进贡的烟花来放,那烟花放起来,射中了松鹤斋,险些点着了。皇上也是拍手叫好,喝了一夜的酒,最后到了丑时末,才招了个答应侍寝,我这瞧着都累,今个用了午膳,又开了戏在听了,皇上的兴致真是好。”

    “皇上这样子,喜极了,”载垣有些担心,转向肃顺,“这咱们可不能逆着皇上的心意来。”

    “眼下我也没什么好法子,第一条,总要皇后来热河才好,”肃顺说道,“天高皇帝远,她在京中怎么折腾都没人管得了她,到了热河,既要料理六宫,抚养子嗣,又要照顾皇帝,她也就拿不出什么精力来多管闲事了。”

    “那就这么着吧,老四,”载垣叫着端华,“既然在热河,皇上用惯了宫廷大宴,你去瞧瞧,左近找些可口清新的小菜给皇上下酒,总要皇上开心才是。”

    “行,”端华打着哈欠,“军机的事儿我就不去了,老六你盯着些,我出山庄瞧瞧,随便松松筋骨,怡王你去吗?”

    载垣摇摇头,“皇上叫我安排好秋狝的事儿,大概是想去打打猎,也不知要不要宣召蒙古诸部,这些章程关防要先定好,理藩院的人在外头等着我,听皇上昨个的口气,还要把洋人押到热河来献俘!这要是献俘,又是极琐碎的事儿,正烦着呢,我就不去了。”

    “那老六是更不得空了。”

    肃顺点点头,“我去瞧瞧皇上。”帝的精神头怎么样。(未完待续……)

    ps:加更原则:当天有月票就加更一章,要是当日月票超过五张,再加更一张,谢谢大家的支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