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三、以胜求和(五)
    皇帝显得心情十分的好,在他皇后把抚局料理的极好,如今洋人眼巴巴上赶着要跟中国议和了,又是极识趣,丝毫不会揽权,如今战事稍平就已经巴巴地把印玺送回来了,虽然自己也能下诏收回同道堂章,或者是把这个印玺的效力给否定掉,自己是天下之主么,可这样难免和皇后心里生了嫌隙,这可就不妙了,许久不批折子,这些日子都要自己批折子,实在是难熬,日后少不了要多麻烦皇后的,皇后这举实在是对了皇帝的心意,皇帝的眼角眉尖都透着一股子喜气儿,这下自己的左膀右臂和皇后总不会再发生矛盾了,“皇后既然身子不爽利,那就不必来行在了,等身子大好了再来吧,天气寒了,”皇帝对着肃顺说道,“皇后最怕冷,吉林将军进贡的雪貂皮拿几件进京里去,就叫老七派人,长白山的山参也拿些回宫。”

    “是,”肃顺无奈应下,眼中却是有些不甘,低下头想了一会,肃顺突然想到一个由头,“可毕竟这冬至日眼要到了,内廷还少一个主事的人呢,皇上您

    “这事好办,朕已经想好了,”皇帝挥手让杨庆喜拿出来了一卷圣旨,交给肃顺,肃顺连忙接过,“贞妃伺候朕多年,谦和聪慧,秀外慧中,素来照拂大阿哥也是勤勉,借着大胜的喜气儿,封为贵妃,主持这次冬祭。”一群人不明所以,就知道贞妃,不,贞贵妃是皇帝潜邸的老人,虽然没有子嗣(好像这六宫之中很多人有子嗣一样的),也值得一个贵妃的位份吗,纷纷点头称是,肃顺也只能应下,皇帝又问了下南边的战事,曾国藩有条不紊地围攻金陵的发逆,荣禄攻破苏州,江南的发逆就龟缩在金陵一带,皇帝心里甚是欢悦,叫肃顺准备好一干人等的加官进爵,以激励军心,说了一会子话,估摸着还不到半个时辰,皇帝就有些乏了,打了个哈欠,“好了,剩下的事儿你们自己瞧着办吧,朕去大戏台听戏,怡王老郑,同去吧?”

    “皇后真的不能再让她如此了,不能再留了!”肃顺阴着脸回到值房里头,端华载垣早就陪着皇帝听戏了,只剩下焦祐瀛和杜翰匡源在边上,肃顺刚刚坐下,就抛出了这么一句话,杜翰手一抖,整个茶碗的水都盖在了身上,哎哟一声,却也来不及说烫,连忙起身,出了值房把外头的章京们全部赶走,匡源瞪大了眼睛,对着肃顺毫不留情面,低声喝道:“老六,你今个是喝醉酒了?我昏头了!这样悖逆的话都是随便说说的?”

    肃顺一惊,才知道自己有些失言了,边上的焦祐瀛早就一脸惧色,连忙开口,“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时候杜翰进了值房,“不能再让皇后干涉外朝的事儿了,瞧见了没有!”肃顺瞧着匡源一脸不以为然,“那个人会嫌弃自己手里的权力太小的?只有皇后,敢把吃进肚子的肉吐出来,还这么主动的吐出来,了不得啊,”肃顺脸上是叹服和不甘交织的神色,“以前我以为叶赫那拉氏不过是一个在后宫寂寞,忍不住想出来过把瘾的女人,没想到啊没想到,她的心机如此之深,完全不是一个深宫妇人,”肃顺焦躁地在值房里头走来走去,“这一下子拿出了印玺,连皇上都无话可说了,也只好让她继续在京中装病!”

    “可皇后没了印玺,就在京中无法干涉政事了,原本在皇上跟前,皇后是要批折子的,如今连折子都没的批了,又能翻起什么大波浪来。”匡源说道。

    “话不是如此说,就瞧着这恭亲王对着皇后百依百顺,就知道皇后不用印玺也能在京中把办抚局的人指挥的有如臂指,”杜翰回来,他倒是想得深远,一句话说的众人茅塞顿开,“列位瞧见了没,这开赏格杀洋人,指挥健锐营察哈尔僧王等部,去前线劳军,没有恭亲王的跟随,她就算再厉害,还能这么顺当地办这些事儿?我杜翰疑惑地开口,“在下倒是有些疑惑,这和洋人议和的事儿,莫非也是皇后的主意?”

    “皇后之前闯御前会议的时候,可是一力主战的。”

    “不,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我也说要退一步才是,可如今”肃顺摇摇头,“老杜说的极是,这议和怕不是恭亲王的注意,他,”肃顺冷哼,“不是我瞧不起他,按照他的才情,只能当一个太平宰相,循规蹈矩,萧规曹随是没问题,可他想不出什么新鲜玩意。这事儿也怕是皇后捣的鬼,若是议和,那不是又要放了那些洋鬼子?万万不行!”

    “给贵妃娘娘贺喜了!”杨庆喜合上圣旨,对着贞贵妃一脸谄笑,“皇上说了,请贵妃娘娘帮着料理行在嫔妃们的事宜,并主持冬至日的祭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有月票就加更了。恩,是这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