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六、寒风瑟瑟(下)
    皇帝凝神一演的是帝王戏,不是自己最爱的生旦合演风情戏,心里便是有些不爽快,不过到底是顾着大臣们都在楼下一起瞧着,也不便即刻撤了,只能耐着性子先瞧瞧如何.

    原来这出戏演的是《未央宫》,讲的是刘邦即位后,命陈豨出征。陈豨求计韩信,韩信劝同反,并作内应。陈豨反后,刘邦亲往征讨,并捉住下书人,搜得韩信反书,降旨委吕后处之。吕后与萧何定计,诓韩信入未央宫,斩之。

    倒是出新戏,只是那个刘邦萧何倒是忠臣仁君的模样,青衣饰演的吕后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

    “为陈豨思谋反行为不正,我主爷去平叛统领三军。

    每日里与萧何商议朝政,平内忧除外患共享太平。”

    萧何屡次劝阻吕后不要杀韩信,将他贬为平民就是了,吕后均是不肯,最后还恼怒了起来,芊芊玉指一指老生的萧何,“呀呀啐!这大汉天下,什么时候轮的到你来做主,就算圣上不出门儿,这朝廷我也能当一半的家!”

    皇帝听到这里,原本平淡的脸上骤然阴了下来,韩信临时前无奈唱到,“说什么忠良死得苦,道什么忠臣死得屈。似这样汗马的功劳前功尽弃,难道我今天要学伍子胥,也要身首离!”又怒视吕后,念白道“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今日我死不足惜,奈何这锦绣江山,就要给这妇人糟蹋了!”又唱道,“牝鸡司晨国之大忌,韩信我原是死不足惜,奈何妇人干政滑天下之大稽,国朝就要分崩离析!圣上啊,春秋老去如何能制?”便被几个武士拉了下去。

    丽妃到底单纯些,只是津有味的,一干资历老些的嫔妃面如土色,原本极为随和的气氛变得僵硬了起来,贞贵妃担忧地瞧了瞧皇帝,又瞧了瞧站在楼下袖手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的肃顺,也不多说话,到底是云嫔眼,用着比平时大好几倍的声音对着边上的丽妃说道,“这出戏可真不咋的,丽妃姐姐您瞧瞧,这不是瞎编吗,升平署的人都是吃什么当差的!”

    《西汉演义》里头说:高祖伪游云梦,擒楚王韩信,降封淮阴侯。废置咸阳,赫赫功勋,付诸流水。无怪韩信之郁郁不乐,而羞与降灌为伍也。陈豨奉高祖命,平代州番寇,往辞韩信。韩信动以利害,嗾其起反,且约为内应。陈豨至代州,遂自立为王。高祖亲征之,委托吕后及丞相萧何监国。临行犹再三谆嘱,注意韩信之举动。韩信与陈豨两处,均有函札往来。家仆谢公箸,醉后漏言,韩信欲杀未果。谢公著迳至丞相府告变,吕后即与萧何定计,伪称高祖已杀陈豨,诱韩信入贺。至未央宫前。突出武士数十人,缚见吕后,宣以反状,证以家仆,斩于长乐殿钟楼之下,并夷其三族。这故事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云嫔说瞎编的倒是也没错,皇帝虽然知道这事,但是到底是触动了别的情肠,听到云嫔的话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眼神闪烁了一下,云嫔拉了拉丽妃的袖子,悄悄指了指皇帝,丽妃见到皇帝阴着脸,突然也明白了什么,连忙站了起来,对着皇帝说道,“皇上,这会子大阿哥和大格格都该醒了,臣妾去带过来给皇上请安。”

    皇帝点点头,“让他们自己玩就是了,朕这里也不多了,就这样散了吧。”众女站了起来,低头行福礼,先送了皇帝下楼,一阵楼梯响之后,地下的大臣也俯身恭送皇帝,一群嫔妃默默无言,只是相互,丽妃瞧着皇帝远去了,对着贞贵妃抱怨道:“姐姐,肃顺这个人这样编戏曲儿来含沙射影皇后娘娘,您也不说句话儿?万岁都不乐意了。”

    贞贵妃摇摇头,“我倒是想说什么呢,又被妹妹你岔了话头去了,”丽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手里还拧着帕子,“不过瞧着皇上到底也没在意,皇上和皇后娘娘夫妻同体,怎么会为了一出戏而置气呢,外头那些人到底是白用了心机了,”贞贵妃吩咐梅馨,“你去把升平署的首领太监叫过来,好好说他一通!”梅馨领命而下,丽妃又连忙开口,“叫他谨慎些,有些戏就不必拿上来演了!”

    肃顺跟着皇帝到了烟波致爽殿,见皇帝兴致不佳,肃顺也不似往日一样开解皇帝,只是淡淡站着,一个太监拿了一封折子上来,“皇上,皇后娘娘的折子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