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玄幻小说 > 五分六合 > 七、歌舞升平(下)
    醇郡王赶到烟波致爽殿的时候,差不多的重臣都已经到了,只不过大部分的人脸上都没有忧色,是啊,皇帝的身子骨向来不好,以前在京中就时常有昏厥的症状,文祥朝着醇郡王遥遥施礼,醇郡王施了半礼,“中堂,皇上如何了?”

    “已经醒了过来,原不敢宣召太医,太医就在殿外守着,刚刚皇上醒了,请了旨意,才让太医进去候着的。”

    “哟,那我进去瞧瞧。”醇郡王自持是皇帝的弟弟,也不忌讳这时候了,一掀开帘子就进了东暖阁。

    东暖阁,在重帷之后,醇郡王悄悄见皇帝躺在软靠椅上,正伸出一只手来,让跪着的太医诊脉。

    这人头戴暗蓝顶子,是恩赏四品京堂衔的太医院院使栾太。只挺挺地跪在地上,眼观鼻鼻观心,一脸的肃穆诚敬,但额上见汗,搭在皇帝手腕上的右手三指,亦在微微发抖。这使得醇郡王好生不安,如果不是脉象不妙,栾太不必如此惶恐。

    除了皇帝自己以外,侍立在旁的御前大臣,侍卫和太监们,差不多也都栾太的神色,而且怀着与醇郡王同样的感觉。因此,殿中的空气显得异样,每一个人皆是连口大气都不敢喘,静得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紧张的沉默终于打破了,栾太免冠碰了个响头:“皇上万安!”

    这四个字就如春风飘拂,可使冰河解冻,殿中微闻袍褂牵动的声响,首先是肃顺走了过来,望着栾太说道:“皇上今儿见红,到底是什么缘故?你要言不烦地,奏禀皇上,也好放心。”

    于是,栾太一板一眼地念道:“如今使节,地中阳升。则溢血。细诊圣脉,左右皆大,金匮云:‘男子脉大为劳’,烦劳伤气,皆因皇上朝乾夕惕,烦剧过甚之故。”

    “那么,该怎么治呢?”

    “不妨事。不过自然是静养为先……。”

    “静养,静养!”皇帝忽然发怒。“我会说这两个字!”

    栾太不知说错了什么,吓得不敢开口,唯有伏身在地,不断碰头。

    天威不测,皇帝常发毫无来由的脾气,臣子也常受莫名其妙的申斥,在这时就必须有人来说句话,才不致造成僵局,所以肃顺喝道:“退下去吧!赶快拟方进呈。”

    有了这句话。栾太才有个下场,跪安退出,已是汗湿重衣。还得匆匆赶到内务府,略定一定神,提笔写了脉案,拟了药方,另有官员恭楷誊正。装入黄匣,随即送交内奏事处,径呈御前。

    醇郡王瞅着这个空档,行了一礼,皇帝点点头,勉强开口笑道:“老七来了。这会子倒是让你们都进宫来,实在是惊扰过甚了。”

    “皇上的身子骨,奴才是最关心的,”醇郡王见到肃顺在边上,也不能多说什么,“如今这时节尚未春暖,行宫又多风。奴才以为,不如回銮才好,紫禁城里头暖和些。”

    “也不碍事,这里头暖和的紧,”皇帝笑道,“朕又不出去围猎,只是在这山庄里面呆着,什么风都吹不到我,何况这避暑山庄自朕登极以来,这次还是第一次来,既然来了,就好好逛逛,等到天暖和些,再回去也不迟,”咸丰又朝着肃顺等人点头,“军机处的人得力,朕也松快不少,唔,老七你也成家立业了,堂堂的郡王,不当差也不妥当,你就去管着外火器营吧,先练练手,等熟稔了,咱们再挑大梁。”

    醇郡王原本极为担忧的心情被这天上掉下来的饼子给乐晕了,连忙再次跪下谢恩。

    咸丰十一年三月。

    贞贵妃慢慢用完早膳,喝了茶,照例要到廊上庭前去“绕弯儿”。一绕绕到后园,只见紫白丁香,烂漫可爱,桃花灼灼,灿若云霞,白石花坛上的几本名种牡丹,将到盛开,尤其娇艳。她深深惊异,三日未到,不想花事已如此热闹了。

    花儿热闹,人儿悄悄,满眼芳菲,陡然挑动了寂寞春心,贞贵妃忽然想起两句不知何时记下,也不知何人所作的词,轻轻念道:“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念了一遍又一遍,叹口气懒懒地移动脚步,回身一瞥,恰好馨在回廊上出现,知道他有话要说,便站住了等他。

    “奴婢刚打前边来。皇上刚刚才传漱口水!”小安子躬身低声,秘密报告。

    “这么晚才起来吗?”

    “听‘坐更’的人告诉奴才,皇上到三更天才歇下。叽叽咕咕,絮絮叨叨,跟丽妃整聊了半夜。”

    “喔!”贞贵妃装得不在意地问,“那儿来这么多话聊呀?”

    “谁知道呢?据说,就听见丽妃小声儿的笑个没完!”

    贞贵妃脸上顿时变了颜色,但她不愿让下人微微冷笑一声,走得远远的,对花悄立,不言不语。

    “皇上也是!”梅馨跟过来,在她身后以略带埋怨的语气说,“怎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呢!”

    不错!贞贵妃在心里想,这是句很冠冕正大的话,到那里都能说的。于是,她从容地转过身来,刚走,就一个小太监来招呼,“贵妃娘娘,皇上说要来您这儿!”梅馨连忙应下,贞贵妃一面走,一面问:“什么时候了?”

    跟在后面的梅馨,赶紧从荷包里掏出一只打簧金表来,只见短针和长针,指在外国字的八和三上,便朗声答道:“辰正一刻。”

    四名小太监抬着明黄软轿,已到殿前,贞贵妃迎了进来,见过了礼,皇帝起身说道:“到你那间小书房坐吧!那儿静些。”

    贞贵妃的小书房也是个套间,窗明几净,十分素雅。皇帝摘下冬帽,往软椅上颓然一靠,皇后赶紧取了个锦枕垫在他脑后。

    “嗳,好累!”

    “那能不累啊?”贞贵妃接口说道,“白天晚上都忙。”

    话中原是意存讽劝,但出于贞贵妃之口,无论语气声调,都摸不出一点点棱角,所以效果正好相反,听来竟是句极体贴的话。皇帝露出森森白牙,十分欣慰地笑了,同时伸出一只瘦得成了皮包骨的手,亲热地向贞贵妃的手一握。“如今你也和皇后一般的贤德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