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八、阿哥进学(上)
    贞贵妃听着有些刺耳,却也不能发作,两个主子谈得开心,于是双喜使个眼色,几名宫女悄悄地退了出去,只远远的在廊下伺候。()

    “你也坐嘛!”

    “嗯。”贞贵妃挣脱了手,拉过一个锦墩来,坐在皇帝身旁,从茶几上的大冰盘里取了个苹果,用一把牙柄的小洋刀,聚精会神地削着皮。

    那低垂的杏儿眼和葱管儿似的纤纤十指,皇帝忽有感触,微喟着念道:“唉,不幸生在帝王家。”

    贞贵妃抬头,不敢流露眼中的忧郁,笑着问道,“那儿来的这么句牢骚?”

    “牢骚?我的牢骚可多着哪!不提也罢。”

    口中不提,心里却忍不住向往那种贵介公子的境界。皇帝最羡慕的是门第清华的红翰林,文采风流,名动公卿,家资也不必如何豪富,只要日子过得宽裕,在倦于携酒选色征歌时,关起门来,百事不管,伴着皇后这样大方贤惠的娇妻,丽妃那样善解人意的美妾,再加上一个温柔敦厚的贞贵妃,这才是人生在世无上的际遇。

    这样想着,口中问道:“你可知道我最羡慕的是谁?”

    贵妃微感诧异,一面把削好的一个苹果递给皇帝,一面调侃地说:“俗语说得好,‘做了皇帝想做神仙’,只怕就是皇上了。”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做神仙有什么味道?”

    “那么,皇上想做什么呢?”

    皇帝安闲地咬了口苹果,徐徐说道:“前明的正德,自己封自己做‘总兵’,以前我觉得他是异想天开,这两年我算是摸着他的心境了!如果说京内外大小衙门,能让我挑一个,我一定挑翰林院或是詹事府。”

    “亏皇上怎么想来的?”贞贵妃笑道,“翰林,倒是又清闲。又贵重,可就是‘大考’的滋味不好受!”

    “‘大考’才三年一次……。”

    正说到这里,双喜在门外拉开一条极清脆的嗓子奏报:“启奏万岁爷,内奏事处进黄匣子。”

    “当”一声,皇帝把才咬了两口的苹果,扔向银痰盂里,“你他向贞贵妃说,“连个水果都不让好生吃!”说着。吃力地站了起来,步出皇后的小书房。

    内奏事处此时进黄匣子,必是专差飞递的军报。一,是两江总督曾国藩从雨花台大营上奏,说曾国荃攻湖州的大军,反被包围,而各路清军,皆受牵制,无法抽调赴援。曾国藩决定从雨花台大营移驻溧水,亲自督师,挽救危局。这是军事上的一番大更张,皇帝背着手在走廊上沉思,静悄悄地没有一个人敢高声说话,唯一的例外是八岁的皇子。

    跑着跳着叫着的大阿哥,一见皇帝。立刻变了个样子,收起嬉笑,跪下请安,用满洲话叫声父亲:“阿玛!”

    “嗯,乖!好好玩儿去吧。别摔着!”

    大阿哥站起来,先退后两步。才悄悄溜走,这都是“谙达”调教好了的。但“谙达”究竟不能算做传道解惑的“师傅”,皇帝此刻阿哥,想起一件存在心中已久,早要跟和群臣商议的大事。于是,把曾国藩的奏折发交军机处,等明天早晨再作商量。自己重又回到了贞贵妃的小书房。

    他要跟贞贵妃商量的是,大阿哥该上书房了。历来的规矩,皇子六岁入学,早在去年,皇帝就已降旨,命“大臣择保儒臣堪膺授读之任者”,其中大学士彭蕴章所荐的一个李鸿藻,简在帝心,这时不妨问问贞贵妃的意思。

    贞贵妃不知道李鸿藻其人,对于皇帝的征询,内心是有些忐忑的。

    但贞贵妃素性谨慎,对于此等大事,向来不愿作过分肯定的表示,所以这样答道:“光是口才好也不行,不知道可有真才实学?人品怎么样?”

    “翰林的底子,学问差不到那儿去。至于人品,他这三年在河南‘学政’任上,名声挺不错,那也就可想而知。”

    “这一说,再好不过了。”贞贵妃欣然答说。

    “我想就是他吧!”皇帝略带感慨地说,“大阿哥典学,原该隆重些,我本来想回了京再办,现在不能再耽误了!”

    “那就让钦天监挑日子开书房吧。”

    “不用,我自己来挑。”

    皇帝平时读书,涉猎甚广,纤纬星命之学,亦颇有所知。当时从双喜手里接过时宪书,选中四月初七入学。日子挑好了又商量派人照料书房,这个差使落到御前大臣景寿身上。景寿尚宣宗第六女寿恩固伦公主,是皇帝的姐夫,宫中都称他“六额驸”,秉性沉默寡言,不喜是非,由他以懿亲之尊,坐镇书房,既不会无端干预师傅的职权,又可叫大阿哥心生忌惮,不敢淘气,是个很适当的人眩于是第二天早晨,皇帝驾到御书房,先写好一张朱谕放着,然后召见军机。

    军机大臣由怡亲王载垣为首,手捧黄匣,焦祐瀛打帘子,依次进殿行礼,未等他们有所陈奏,皇帝先把一道朱谕交了给侍立在旁的肃顺。

    这道朱谕,连肃顺事先都不知道,接在手里,先略略遍,随即往御书案旁一站,双手捧起,等军机大臣都跪好了,才高声宣旨:“大阿哥于四月初七日入学读书。

    着李鸿藻充大阿哥师傅。钦此!”

    念完了把朱谕放入黄匣,捧交怡亲王,好由军机处转移内阁,“明发上谕”……

    杏贞儿把带到行在的东西检阅了一番,神色有些恹恹,帆儿直起了身子,见到皇后的神色,便指挥着太监把送到行在的东西搬出去,走到杏贞的旁边,“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大阿哥都进学了,”杏贞有些落寞,“我这个做母亲的倒是没见到。”

    “娘娘担心什么,过些日子就回銮了,到时候大阿哥不是也要日日来娘娘面前尽孝?”帆儿宽慰皇后,“到时候娘娘有着皇上大阿哥常伴左右,这日子就舒坦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有月票就有加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