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一、宫车晏驾(二)
    当然是肃顺首先发言,“上头的病,比外面所知道的要厉害得多!”他说,“一句话,‘灯尽油干’,说完就完。()这一倒下来,整个儿的千斤重担,都在咱们身上。趁上头还有口气,咱们该让他说些什么!”

    “还不就是派顾命大臣这一档子事吗?”载垣搭腔,“反正总不能把恭老六搁在里面。”

    “还有,不能把皇后拉进来!”

    “继园,”肃顺翰说:“你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大家听听。”

    杜翰到底是读过几句书的,想了一会,慢条斯理地说:“顾命大臣,多出亲命,从无臣下拟呈之例,倘或冒昧进言,惹起反感,偏偏不如所期,岂非弄巧成拙?”

    “这不会。”肃顺极肯定地说,“我有把握。”

    “好吧,那咱们就想名字吧!”端华用他那为鼻烟染得黑黑的手指,指点着说,“你他我,还有他。这里就四个了。”

    “军机大臣全班。”

    “不,不!”肃顺纠正载垣的话,“怎么说是全班?文博川不在内。”肃顺怎么可能让文祥进顾命的班子。

    “那么就是四位。穆杜匡焦,加上咱们哥儿三,一共七位。够了,够了!”

    “还应该添一个。”肃顺说了这一句,望着杜翰又问:“你懂我的意思吗?”

    “中堂的意思我懂。”杜翰点点头。

    不仅杜翰,就是载垣端华,稍微想一想,也都懂了肃顺的用意。大清朝的家法,对于“亲亲尊贤”四个字,重,选派顾命大臣,辅保幼主,更不能有违这两个规矩,但“尊贤”的贤,只凭宸断,“亲亲”的亲,却是丝毫不能假借的,至亲莫如手足,皇帝又曾受孝静太后的抚养,这样说来,亲中之亲,莫如恭王,所以顾命大臣的名单中,如果要排挤掉恭王,就必须有一个适当的人,作为代替。

    景寿是额驸,皇帝的嫡亲姐夫,年龄较长,而且以御前大臣兼着照料大阿哥上书房的事务,派为顾命大臣,不失“亲亲”之义,这样,用此一位沉默寡言的老好人来抵制恭王,甚至来抵制远在北京之中的皇后,勉强也可以杜塞悠悠之口。

    说到皇后,杜翰又问:“眼局势不妙,皇后,要不要请过来?”

    “不能请!”肃顺斩钉截铁地说道,因为是在密室商议,所以肃顺说话也就直爽了许多,“皇后最爱干涉政事,若是她来了,虽然本朝没垂帘的故事,但是说不得要在皇上边上吹耳边风,之前我想着快让她来行在,免得是在京中势大,做一些不妥当的事儿,如今木已成舟,那就不能再让她来行在了,就算皇帝要她来,我也是决不能同意的!”

    顾命八大臣算是有了。接着又拟定了“恭办丧仪大臣”的名单,这是一项荣衔,也是一项优差,只要列名在上,等大丧告一段落之后,照例有恩赏作为酬庸。肃顺对于这些无关大计的名单,并无一定的成见,所以恭王亦是内定的人选之一。但是他定下一个原则,在京的“恭办丧仪大臣”,一律不必赴行在,只在京里当差好了。当然,这也是抵制恭王。

    当然这是皇帝身后之事,一纸上谕可了,此时不必亟亟。倒是专办宫廷红白喜事的内务府的官员,这几天又要象皇帝万寿以前那段日子一样,大大地忙一阵了。

    预办后事,不能象万寿大婚的盛典那样,喜气洋洋地敞开来干。所以肃顺召集了一个秘密会议,预先检点准备,第一当然是要钱,不在话下。但还有两样东西,比钱更重要,在京城里是现成的,叱嗟立办,而在热河却必须早早张罗。

    一样是皇帝的棺木,天气太热,一倒下来就得入殓。皇帝的棺木称为“金匮”,材料早已有了,是一副阴沉木的板,其色黝黑,扣击着渊渊作金石之声,据说尸体装在里面,千年不坏。这种稀世奇材,出在云南山中,内务府办这副板,光是运费就报销了四十万两银子。材料存在京里“皇木厂”,肃顺下令:火速运来,要快,而且要秘密。

    还有一项是白布。等皇帝一入“金匮”,幼主成服,宫内宫外,妃嫔宫眷文武百官,统通要换白布孝服,许多地方还要换上白布孝幔,这大部分要内务府供应。在京里,只要把几名“祥”字号的绸缎庄掌柜传了来,要多少,有多少,在热河却不得不预作准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1860年的今天,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铭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