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一、宫车晏驾(五)
    六宫嫔妃们也知道不好,顾不得男女大防,由贞贵妃带着头,一齐跪在烟波致爽殿外的汉白玉地砖上,众女也不敢高声痛苦,只是拿着帕子流泪,是啊,才二十多岁的光景,怎么不能伤心呢,这以后所托何人?

    到了晚间掌灯时分,皇帝能够转侧张眼,开口说话,“我不行了!”他的声音极低,转脸顺说,“你找人来吧!大阿哥宗令军机诸王!”

    “是!”肃顺跪着回奏,“皇上千万宽心,先让御医请脉。”

    说着,向外做了个手势。

    站在门口的栾太李德立和杨春,急忙上前跪安,栾太诊了脉,磕头说道:“六脉平和,皇上大喜!”

    “该进点儿什么了吧?”肃顺问道。

    “只要皇上喜爱,什么都能进。”

    “倒是有点儿饿了。”皇帝的神气似乎又清爽得多了,“有鸭丁粥没有?”

    “早给万岁爷预备了!”敬事房首领陈胜文,跪着说道:“还有贞贵妃进的冰糖燕窝粥,丽妃进的奶卷……。”

    “奶卷太腻了吧?”肃顺问栾太。

    “不妨!不妨!只要皇上喜爱。”

    “那就传膳吧!”肃顺吩咐。

    摆上膳桌,依旧是食前方丈,肃顺亲自动手,带着太监把皇帝扶了起来,但望一望膳桌,便摇摇头,什么都不想吃。御前大臣和御医苦苦相劝,算是勉强喝了几口燕窝粥,倒是玫瑰山楂卤子加蜂蜜调开的甜汤,似乎颇能疗治皇帝口中的苦渴,喝了不少。

    就这一起一坐,可又把皇帝累着了,睡下来闭着眼,只张着嘴喘气。这时要召见的人,除掉大阿哥据说因为从睡梦中被唤醒,大不乐意,哭着闹着,正在想办法安抚以外,其余的都已到齐。但的情形,皇帝还没有精神来应付,所以肃顺一方面请醇王去向大家说明情况,一方面把栾太找到僻静的地方去悄悄密议。

    “你上这样子,到底还能拖多久?”肃顺率直地说,“你实话实说,不必怕忌讳。”

    “今晚上我可以保,一定不要紧。”

    “可是这个样子怎么成呢?”肃顺忧心忡忡地,“有多少大事,都得等皇上吩咐。起码总得让人有说几句话的精神嘛!”

    “这个……,”栾太慢吞吞地说,“也许有办法。”

    “有办法就行。你快想办法吧!”

    于是栾太又开了药方,并且亲自到御药房去检了药,亲手放入药罐,浓浓地煎了一小碗,由肃顺亲自捧到御榻面前供皇帝服用。

    果然,这付药极有效验,萎靡僵卧的皇帝,眼中有了光采,示意左右,把他扶了起来,靠床坐着,吩咐肃顺宣召亲王及军机大臣进见。

    以惠亲王绵愉为首,一个个悄悄地进了东暖阁,排好班次,磕头请安,发言的却仍是唯一奉旨免去跪拜的惠亲王,用没有表情的声音说道:“皇上请宽心静养!”

    “五叔!”皇帝吃力地说,“我怕就是这两天了。”

    一句话未完,跪在地下的人,已有发出哭声的。皇帝枯疲的脸上,也掉落两滴晶莹的泪珠,这一下欷歔之声越发此起彼落,殿外也响起了嫔妃们的哭声,肃顺厉声喝道:“好了,这是什么时候,还惹皇上伤心?”

    这一喝,欷歔之声,慢慢止祝肃顺便膝行向前一步,磕头说道:“请皇上早定大计,以安人心。人心一安,圣虑自宽,这样慢慢调养,一定可以康复。”

    皇帝点点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宗社大计,早定为宜。本朝虽无立储之制,现在情形不同,大阿哥可以先立为皇太子。”

    此是必然之势,惠亲王代表所有承命的人,复诵一遍,表示奉诏:“是!大阿哥为皇太子。”

    “大阿哥年纪还小,你们务必尽心匡助。现在,我再特委派几个人,专责辅弼。”

    这到了最紧要的一刻了,所有的亲王和军机大臣都凝神息气,用心听着,深怕听错了一个字。

    “载垣端华。”皇帝念到这里,停了下来,好久未再作声。

    每一个人都在猜测着,皇帝所念的下一个名字,大概是奕䜣!甚至连肃顺都以为皇帝的迟疑,可能是临时变卦,在考虑恭王的名字了。

    然而他们都猜错了,皇帝继续宣示名单,是:“景寿肃顺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

    这一下喜坏了肃顺一党。但自然不便形诸颜色,载垣端华和肃顺,磕一个头,结结巴巴地说:“臣等仰承恩命,只恐才具不足以负重任。只有竭尽犬马,尽心辅助,倘有异心,天诛地灭,请皇上放心。”

    这番话虽不甚得体,总也算交代了,皇帝点点头,又问:“大阿哥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