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重生之我是慈禧 > 十二、顾命大臣(完)
    避暑山庄的一个小角落几间抱厦,原本是预备给修建行宫的工匠的住所,皇帝大行之后,修缮行宫的计划就此作废,工匠们也出了山庄,不许惊扰了新帝和太妃们。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个地方还有森严的侍卫把守着。

    不远处过来了一行人,为首的正是肃顺,肃顺走到跟前,为首的侍卫跪下请安,“给中堂大人请安。”

    “里头那人说什么了?”肃顺倨傲地发问。

    “没说什么,嘴巴硬的很,奴才想着,只有用刑才能撬开他的嘴了。”

    “糊涂!”肃顺喝道,“不能用刑,我进去瞧瞧。”肃顺抬脚进了被层层侍卫包围着的抱厦,里头一个胖胖的身影蜷缩在炕上,听到脚步声,翻过身子见到肃顺,连忙站了起来,跪下请安,“奴才杨庆喜给中堂大人请安。”

    居然是失踪几日的养心殿大总管杨庆喜,居然被人关在了这个地方,肃顺也不理会杨庆喜的请安,“老杨,你想清楚了没有?”

    “还请中堂大人示下,”杨庆喜笑眯眯地回答道,丝毫不为自己身陷囹圄而担心,“奴才到底犯了什么错事,就算死也要做个明白鬼不是?”

    “还给我装糊涂!”肃顺毫不客气地呵斥道,“大行皇帝和皇后在牡丹台悄悄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我可是听见了,你这个老货,在大行皇帝耳边嘀咕什么‘皇后娘娘的话可算说对了,’别以为我是睁眼瞎,”肃顺真是烦透了,大行皇帝的身边全是皇后的人,丽妃云嫔贵妃全是,就是这些死太监也是皇后的人!那些太妃太嫔自己不能动手脚,就连这些死太监还不成吗?!

    “中堂大人,这是大行皇帝的事儿,”杨庆喜依旧带着笑脸,“我这种奴才,可不敢泄露主子的行踪话语,虽然大行皇帝宾天了,可他吩咐的事儿,交代的话儿,奴才我是半句不敢不听的,中堂大人,您是皇上最信任的大臣,您也该知道这点。”

    “好好好,”肃顺被杨庆喜气坏了,怒极反笑,“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中堂大人杀奴才就像碾死一只臭虫,奴才只有领死的份儿,万万生不起别的心思的,”杨庆喜依旧笑眯眯的,“只不过大行皇帝宾天才几日,奴才这个御前大总管要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奴才想着这行宫里总是会有人议论的不是?何况奴才虽然微贱,可俗话说打狗还需面,奴才到底也是伺候大行皇帝多年的,除了皇太后和皇上,别的人处置奴才倒是逾矩了,再者,”杨庆喜依旧是卑微的很,只不过说的话在肃顺耳里实在是刺耳之极,“若是中堂大人杀了奴才,别人不知,奴才断定皇太后必然会给奴才报仇的!”

    肃顺眯着眼盯着杨庆喜,“这宫里宫外的,无论是谁,只要跟着皇后,这嘴巴就是多了一条舌头,没想到你杨庆喜也是这般的牙尖嘴利,你说的极是,这时候处置了你,平白不知道多了多少口舌,先放你一马,出去给老子好好呆着,不要上蹿下跳,等到回銮京师,再有你的好处!”……

    肃顺疾步走回到烟波致爽殿顾命大臣的议事房里头,气闷地喝着茶不提,端华刚好举哀的轮班结束,也回来准备小憩一会,见到肃顺阴郁的样子,“老六,你这是怎么了?”

    因和端华是兄弟,肃顺就把杨庆喜的话说了,端华挑了挑眉毛,“你胆子也真够大的,就把一个大总管拘了起来。”

    “死奴才而已,”肃顺啐了一口,“还是属鸭子的,嘴硬,且忍过这几日,我好好料理了他。”

    “也是,无非是个奴才,弄死也成,不过可要低调些,”端华不在乎地说道,两个人说了会子闲话,外头帘子一卷,杜瀚又进了来,见到庐内没有别人,就对着肃顺把这几日都盘旋在心间的疑惑问了出来,“中堂,我有件事儿实在弄不清楚,大行皇帝把同道堂的印玺交给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肃顺淡然摆手,“继园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是怕皇后,哦,皇太后日后干涉咱们顾命大臣的事儿,我告诉你,她做不到,一个冷冰冰的印章能成什么事儿?”肃顺不屑一顾,“也别想以前那样能把手伸到外朝来,她若是安分点,我自然会客客气气地让她在慈宁宫安心念佛吃斋的。”

    “可印玺毕竟在他手里了,大行皇帝遗命,皇上亲政之前不用玉玺了!”杜瀚继续忧虑地说道。

    “那也是一样,大行皇帝遗命,说让顾命大臣秉政的,可没说要垂帘!”肃顺断然开口,“大行皇帝在的时候,我也问过,大行皇帝说不垂帘,这些无须担心,如今皇上的旨意都要让咱们拟制,她怎么垂帘?怎么来干涉政事,不理她几次,她自然也就偃旗息鼓了。”

    “老六说的不错。”端华点头。

    “说到这里,我倒是想了起来,还是继园提醒的好,”肃顺继续说道,眼中露出了谨慎的神色,“既然亲政之前不用玉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返回首页